Case 房地征收与补偿
说明: 导读:在房价一直居高不下的上海,家庭中无论是涉及房产继承、房屋拆迁还是房屋征收,总是伴随着家庭成员之间的财产纠纷,即便是血浓于水的父母子女或是同胞兄弟姐妹也不例外。本案中,甲去世后留下一套房产,期间曾被翻修,其后被相关部门征收后获得一笔不少的补偿款,其妻子与子女就此次征收补偿款签署了家庭协议。后来崔某的大女儿觉得自己分得的补偿太少,并且对该家庭协议的效力存有异议,那么该家庭协议的效力到底如何呢?案情介绍:甲(已故)与乙育有丙、丁、戊、己4名子女。丁1系丁与张某之女、丁2之母,戊1系戊与李某之子、戊2之父,王某是己的丈夫。1963年,甲购得位于上海市云南路的X房屋,1974年甲去世。土地使用户名为乙等人,申报登记表中使用权来源及共有情况一栏载明:此房我夫于1963年买进,后于1966年翻修,有执照为证。有二子二女。1997年,因系争房屋被确定为危房,房屋管理部门发出《私有危险房屋督修通知》。1998年,乙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翻建为两层。拆迁前,除己外其他被告户籍均在册。2014年1 月16日,丙、丁、  戊、己与乙签署《家庭协议》,确认此次房屋征收经家庭相关人员协商,达成以下方案:1、原告获货币补偿款31万元(资金来源为基地可发款200629.51元、丁支付109370.49元,支付期限为基地发款之日止)。2、己获货币补偿款537334.67元。3、丁获货币补偿款2121711.36元。4、戊获货币补偿款2240192.5元,合计补偿总价5209238.53元。以上分配方案由签约人自愿达成,不得反悔,并愿承担法律和经济责任,达成方案后自行选购房源,互结差价,互不干涉。2014年1月20日,甲方上海市闸北区某单位与乙方丙、丁、戊、己、乙签署《上海市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明确系争房屋建筑面积为64平方米,照顾建筑面积81.76平方米。房屋价值补偿款为436...
说明: 案情介绍:杨某与陈某是夫妻关系,生育一女杨某某。杨某、杨某六、杨某二、杨某五、杨某四、杨某三是同胞兄弟姐妹关系,杨某一是其六人的父亲。位于上海市闸北区北某路250弄205号亭子间及前、后三层阁A房屋是杨某一承租的公房。2007年上述房屋动迁,安置人口为以上九个人,其中杨某四、杨某三是计入人口。同年8月30,杨某一(乙方)委托杨某六与上海市某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上海市某土地发展中心(甲方)签订一份《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该份协议载明甲方应补偿乙方货币补偿款计907830元,搬家补助费561.84元,面积补贴46820元,甲方安置乙方某路1206弄103号B室房屋(以下简称B室房屋)、某路1206弄136号C室房屋(以下简称C室房屋)、某路1206弄256号D室房屋(以下简称D室房屋),总价1003825元等内容。2007年10月20日,杨某六代杨某一领取了相关动迁安置款,其中包括货币补偿款907830元、面积补贴46820元、搬家费561.84元、一次性补偿1359728.16元及特困补偿165060元,共计2480000元,扣除三套安置房屋折价款计1003825元,实际领取金额为1476175元。后杨某六给付杨某、陈某、杨某某630000,给付杨某一100000元,现余款均在杨某六处。后杨某一家三口要求分割动迁款未果。另外,杨某二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而且至今没有结婚。依据B室房屋的出售合同载明:购房方为杨某五,总房价款为317545元。依据C室房屋的出售合同载明:购房方为杨某一,总房价款为332120元。依据D室房屋的出售合同载明:购房方为杨某六、杨某二、总房价款为354160元。法律解读: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依据本案系争房屋所涉及的拆迁安置协议、住房调配单等拆迁资料表明,杨某一家三口均为系争房屋拆迁安置对象,因此原告杨某一家三口要求分割系争房屋拆迁...
案例名称: 动迁纠纷
说明: 案情介绍:刘某某与刘某一系父子,刘某一与刘某二系兄弟,刘某二与王某某系夫妻。宝山区A镇某村某号房屋的宅基地使用证登记在刘某某名下,该证登记记载主房占地66平方米。1996年刘某某经批准加层66平方米。2002年刘某某仍以平方66平方米的基础上加层54平方米(加为二层)。2003年,A镇政府又批准刘某某在老房面积66平方米的基础上加层54平方米(加为二层)。刘某一于2001年12月10日将其户籍从B镇某村某号迁入上址房屋。2005年6月2日,原上海市C现代生活园区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取得宝建房拆许字(2005)第40号房屋拆迁许可证,获准拆迁刘某某名下的房屋,拆迁期限经延长至2008年11月30日。2007年9月8日,刘某二受刘某某委托与C公司签订了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二份,约定C公司拆除刘某某名下的房屋建筑面积240平方米的房屋,货币补偿约为52万元,安置该户期房二套,建筑面积共计138.8平方米,C公司应支付奖励费、过渡费等费用,各项费用折扣后C公司应支付刘某某户补偿款约10万元。协议签订后,该笔补偿已支付,房屋已拆除。刘某一称刘某某与其系父子,其与刘某二系兄弟,刘某二与王某某系夫妻。宝山区A镇某村某号房屋的宅基地使用证登记在刘某某名下,房屋建筑面积240平方米,其中81平方米房屋为刘某一建造。刘某一为家庭成员,户口也在该房处。2007年该房被动迁,刘某一理应为安置对象。刘某一为宅基地的使用权人。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是以户为单位。根据《土地管理法》第62条“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刘某一为家庭成员,依法享有宅基地使用权。根据A镇人民政府宝府(2001)56号文件《重申关于宝山区A镇农村个人建房的实施细则》第十条规定,农村个人建二层楼房或加层时须符合下列条件:农业户口,在申请加层时必须严格控制在人均建筑面积50平方米内;非农户口40平方内...
说明: 案情介绍:王某甲是上海市某路1226弄23号A房屋承租人,王某与王某乙是该户户籍人口,王某是王某甲的儿子,周某是王某的妻子,王某乙是王某的儿子。该房屋于2005年8月2日被列入“上海世博会场馆、环境及配套设施区土地前期开发”项目拆迁范围,拆迁人为上海世博土地储备中心,上海X动迁安置有限公司是拆迁实施单位。因王某甲(户)与拆迁单位无法达成拆迁安置协议,2006年原上海市某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作出对王某甲(户)的黄房地拆(2006)XXX号房屋拆迁裁决,王某甲(户)随后被强迁。2009年,王某与周某向上海X动拆迁有限公司递交《申请书》,表示认可世博拆迁政策,要求协调化解王某、陶莹玉、王某乙的拆迁安置问题。经向相关政府部门请示并经相关部门批准,拆迁人与拆迁实施单位于2009年11月8日与王某、及周某就王某、陶莹玉、王某乙的拆迁安置化解问题签订了《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 王某一家三口应得拆迁安置补偿款为414,816元,王某回购本市某路132弄5号B室房屋。同时,双方达成口头协议,拆迁人对王某与周某、王某乙按250,000元每人的安置标准共计给予拆迁安置补偿款750,000元(含上述合同金额414,816元),因王某回购的本市某路132弄5号B室房屋作价约为五十余万元,故余下拆迁安置补偿款250,000元以货币形式发放。随后,王某与周某、王某乙办理本市某路132弄5号B室房屋进户手续。2009年12月9日,王某至某路街道办事处领取以帮困救助形式发放的拆迁安置补偿款250,000元。法律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并受法律保护。王某所在的王某甲(户)已经房地部门裁决安置。在相关政府部门协调化解王某一家三口的拆迁安置工作中,拆迁双方签署了《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作出口头约定,对协议及口头约定...
说明: 案情介绍:郑某、赵某系郑某一父母,郑某一与吴某原系夫妻,生育一子郑某二;李某一与李某二系姐弟,吴某系李某一的女儿,杨某、李某四系李某二的妻子与女儿,李某五是李某四的女儿,钱某系李某二的岳母,李某某是李某一的曾用名。1988年上海市土地管理局出具《土地使用证(临时)》载明:闸北区某街道32坊15丘,面积30平方米,使用户名为王某等。1989年2月7日颁发的《上海市土地卡》载明:闸北区某街道32坊15丘使用人为王某等,地址为某路A号房屋,面积30平方米,共用情况为王某、李某二、李某某。2013年10月2日,上海市某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甲方)与王某(亡)等(乙方)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载明:某区人民政府于2013年9月2日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上述房屋属于征收范围,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私房;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348280元,其中评估价格为2374650元、套型面积补贴为395775元、价格补贴712395元,被征收房屋装潢补偿为27000元;乙方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甲方提供给乙方的产权调换房屋计4套,X路23弄6幢西单元3号B室、X路23弄6幢西单元3号C室、Y路123弄25幢15号D室、Z路1300弄3幢4号E室, 以上房屋价格合计3948267.56元,房屋产权调换差价为465447.56元,由乙方支付;甲方另支付搬家费补贴2160元、设备移装费补贴2500元、签约奖励费100000元、早签多得奖20000元、被拆迁面积奖180000元、无未经登记建筑奖50000元、提前搬迁奖60000元、过渡奖117000元、异地户型补贴240000元,奖励补贴合计771660元。同日,《被征收居民安置及各类费用确认表》载明,上述房屋补偿总计金额为4281480元。征收时,郑某一、郑某、赵某的户籍均在上述房屋内,其中郑某一的户籍于1999年1月13日迁入;郑某、赵...
案例名称: 确认动迁额纠纷
说明: 案情介绍:徐某一、徐某二与徐某三系兄妹关系,杨某系三兄妹的母亲,徐某系三兄妹的父亲。赵某曾是三兄妹的继父。1999年3月15日,赵某与杨某结婚。2010年3月23日,赵某与杨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内容为双方婚后无子女、无共同财产、无债务。上海市杨浦区某路A房屋的承租人原先是赵某。2002年8月26日,上海市某区房屋土地管理局颁发了上述房屋所在地块的房屋拆迁许可证。2003年1月19日,上海某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甲方、拆迁人)、XX公司(代理人、房屋拆迁实施单位)与赵某户(乙方、房屋承租人)签订《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载明:乙方承租的房屋是坐落于杨浦区某路的A房屋,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公房,建筑面积14.78平方米;乙方选择货币补偿的补偿安置方式;甲方应当支付给乙方货币补偿款计55,425元,其中价格补贴11,085元;甲方按规定付给乙方搬家补助费500元;双方另约定:……本协议货币安置款归房屋承租人和房屋同住人共有。《基地动迁费用结算单》显示,拆迁户姓名赵某,地址杨浦区某路A房屋,应发放费用:搬场费500元,货币安置款55,425元;一次性补偿122,075元。结算单右下角处由“赵某”签名确认。另外,1996年12月30日,上海某海运公司(甲方)与李某(乙方)签订《分房协议》,载明甲乙双方同意,就甲方分配乙方住房,特签订如下协议:1、乙方李某,因符合分房条件,甲方分配乙方住房至杨浦区某路A房屋,居住面积为24.4平方米,换算建筑面积37.57平方米……。1999年12月15日,李某与赵某签署《分户申请书》,载明租赁户名李某,房屋地址杨浦区某路A房屋,独用部位底层南前厢,面积24.4平方米,分户原因为离婚分户。2001年1月9日,徐某二、徐某三的户籍从某路607弄B室迁入上述房屋,2003年3月19日从上述房屋迁回某路607弄B室。2002年1月8日,徐某一...
说明: 案情介绍:孙某某与王某某共生育7名子女,长女孙某一、次女孙某二、长子孙某三、三女孙某四、四女孙某五、次子孙某六、三子孙某七。上海市浦东新区某路A室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原为公房,20世纪90年代由孙某某受配取得,房屋调配报批单载明户主为孙某某、家庭成员为王某某与孙某五。1990年,孙某某去世。2001年5月份,王某某将涉案房屋购买为产权房。2001年11月份,张某某签署房屋买卖合同,约定由王某某将涉案房屋出售给张某某,上述买卖合同尾部甲方(出卖人)一栏中有“王某某”字样的签名。2001年12月份,张某某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涉案房屋现由张某某及家人居住。2016年1月份,王某某去世。孙某五称涉案房屋是自己和父亲孙某某、母亲王某某的私房拆迁安置后取得的租赁公房。孙某某于1990年死亡。2001年5月份,涉案房屋购买在王某某名下。2001年11月份,张某某与孙某六、钱某某(孙某六之妻)串通,假冒王某某的名义,签订了涉案房屋的买卖合同,将房屋出售给了张某某,王某某的户口被迁往孙某六与钱某某名下的某村B室房屋内。2016年1月份,王某某死亡。其后,孙某五才得知涉案房屋被恶意买卖,在调查此事过程中,孙某五核对了王某某在其原工作单位上海C厂的档案材料,发现涉案房屋买卖合同上王某某的签名系他人伪造。涉案房屋内的家具是王某某让孙某五取走的,但王某某并未告知涉案房屋的出售情况,取走房内家具时也未向王某某询问取走家具的原因。王某某在涉案房屋买卖合同上签字,该合同应属无效并提交了房屋调配单、房地产权证、房地产买卖合同、户籍证明、档案表格、房屋过户登记材料、居住证明等。张某某称王某某与其签订买卖合同出售涉案房屋,系王某某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涉案房屋买卖手续合法有效,现房屋买卖合同已经履行完毕。王某某在将房屋出售给自己前后,已将出售意向及出售情况告知过其子女。在购买涉案房屋之前,与王某某子女均不认...
说明: 案情介绍:位于上海市青浦区X房屋,租赁户名为甲。2015年3月11日,甲(A方、出租方)与乙(B方、承租方)签订《门面租赁合同书》,约定:A方将上述房屋租赁给B方用于经营服装、百货等;租赁期限为3年,即从2015年3月15日至2018年3月14日,租金每年为128,000元。2015年3月20日,乙书面委托,委托书中注明:本人现委托上海某贸易有限公司将上海市青浦区X房屋对外出租及管理。2015年7月10日,案外人杨某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青浦区X房屋租房定金2,000元整,双方约定2015年7月12日下午2点前签订合同(定金不退);每月房租11,800元,付二押二(未付),装修期5天;丙一次性补贴杨某房屋进场费15,000元(未付)。2015年7月12日,上海某贸易有限公司(A方、出租方)与丙(B方、承租方)签订《租赁合同书》,约定:因B方要求,A方同意将上述房屋出租给B方使用;在该物业和A方续签成的情况下,暂定2015年7月2日起至2016年7月11日(以A方和物业的合同期限为准);A、B双方约定前壹个月房租定金为26,800元,以后每月房租金为11,800元直至本合同期满;租金支付按照先付费、后使用的原则进行,B方每贰个月缴A方壹次,B方应于2015年7月12日支付38,600元(下次付款提前10日),第二次为2015年9月2日支付23,600元,以此类推;签订本合同B方须向A方支付保证金23,600元,本合同保证金为A方赔付给B方的最高赔偿金;B方按时支付A方所有费用的情况下,A方提前收回B方使用的该物业(该物业所有权人除外),A方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本合同保证金给B方;A方已告知B方该物业不得经营小吃或有油烟的项目。同日,A方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上述青浦区X房屋2015年7月12日至9月11日租金38,600元,合同期内不退(双方约定本合同的第一个月租金在任何情况下...
说明: 案情介绍:甲、乙系夫妻关系,丙、丁为二人之子。王某与丁原来是夫妻关系,庚为二人所生之女。丙、李某系夫妻关系,辛为二人所生之女。杨某是甲与乙的外孙。上海市X房屋为甲名下承租的公房,使用面积为28平方米,甲、乙夫妇共生育子女四人,即长女戊、次女己及两个儿子丙、丁。戊、己婚后居住夫家,户籍也迁离涉讼房屋。丙婚后居住南间,北间由甲夫妇及丁居住。丁婚后在外租房,因居住困难,丙另行购买商品房搬出去住后,将南间房屋让给了丁居住。2007年左右,上述X房屋搭建了一间阁楼,由丁一家居住阁楼,南间由甲夫妇居住,北间作为客厅及堆放杂物。该X房屋户口分为三簿,一本户主为甲,在册人为乙、杨某;一本户主为丁,在册人为王某、庚;一本户主为丙,在册人为李某、辛。王某户籍于2001年10月10日从本市某路1401弄26号203室迁入上述房屋。王某户籍曾于1989年6月22日由安徽省某村迁至本市其祖母林某私房内,该房屋的建筑面积为7平方米。1990年12月上址房屋动迁,林某与相关单位签订《联建公助住宅代建合同》,安排林某6.75平方米的新房,在本市某路1401弄26号203室,其中7平方米原住面积按50元每平方米计算,9.25平方米新增面积按100元每平方米计算。1992年10月13日,王某与林某及林某之女的户籍从本市某地迁往本市某路1401弄26号203室。2011年6月17日,王某与丁经民政局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女儿庚由男方抚养,抚养费(含托养费、教育费、医疗费)全部由男方负责;双方目前所住房屋为男方父母所属的租赁房,双方离婚后,女方应在一定期限内(三个月)搬离原居住地,离婚后女方若无居住地,可以暂时居住在此处(但是仅限于楼顶房间);女方可以随时将户籍迁出婚前所住地,并不得将其他人员户籍迁入婚前所住地。2012年2月23日,王某与赵某结婚,2013年11月2日,双方生育一子。2013年初,上述房屋的拆迁许可...
说明: 案情介绍:丙父母甲、乙婚后生育五个子女,依次为丙、丁、戊、己、庚,辛系庚、王某夫妇之子,庚于2011年6月23日死亡。位于上海市闸北区X房屋被征收之前,土地使用户名登记为“乙等”,1987年5月26日,丁在《上海市国有土地使用权申报登记表》填写到:“上述房屋系甲解放初期向他人购买,甲去世后,房屋由乙及其子女共有”。其中乙原户口曾在丁居住处,丙为了福利分房将母亲乙户口迁入他处。后来由于高温季节,其母亲办理户口次日并发脑面瘫,住院时间丙从没照顾。由于病情恶化,兄弟姐妹商量决定让母亲住下,当时丙不同意,戊在场指责丙,母亲乙在沪不照顾好,又不同意让母亲乙回乡下住,当时两人还发生肢体冲突。当天送其母亲时,丙也不在场。后来其母亲在浙江老家所发生的经济费用皆由戊、丁、己四人支付的。而且在乙病故时,丙也不支付一分费用。因为乙户口丙享受到了两次福利分房:第一次福利分房,丁也应享受到,但未享受。第二次福利分房是乙的户口在居住地闸北区X房屋迁至某地。2014年12月9日,丁就上述房屋与第三人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协议书载明,上述房屋为私房,建筑面积24.09平方米,其征收补偿款具体组成为:房屋价值补偿款1222074.05元、装潢补偿7227元、其他各类补贴奖励608900元(搬家费补贴1000元、设备移装费补贴2500元、异地选房补贴60000元、签约奖励费100000元、早签多得益奖17400元、被拆面积奖80000元、无未经登记建筑奖50000元、提前搬迁奖60000元、过渡费78000元、异地户型补贴160000元)。协议并载明,第三人提供配套商品房二套,一套A房屋,暂测建筑面积83.56平方米,房屋总价780703.3元,预购人登记为丁、李某,其中李某是丁是妻子;一套为B房屋,暂测建筑面积72.56平方米,房屋总价676751.78元,预购人登记为王某、辛,购房款合...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