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房地征收与补偿
说明: 案情介绍:甲与乙为夫妻关系,丁、丙是夫妻二人的儿子。戊系丙之女,己系丁与李某之女。位于上海市徐家汇X房屋是个人私房,土地使用者登记为甲,用地面积为42平方米,其中甲、丁、乙、丙、戊、李某、己七人户籍均在册。2001年9月29日,甲提出申请,因房子失修多年,雨天屋内进水,房梁断裂,居住人口太多(共三代人)。目前为了改进住房条件,想翻建三层楼房(原有基础)。希望街道给予批准。当地居委会在申请书上盖章。2001年10月13日,甲(A方)与王某(B方)签订《造房协议》,约定上述房屋由B方出资翻建成三层楼房,大约5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翻建后A方拥有一、二层,三层及以上归B方。1、新翻建三层楼房,三层产权归B方,一、二层产权归A方……4、上二层至三层建造外楼梯门窗。5、新房建成后,办理产权证、买卖税收等费用均由B方负责等。2001年12月28日,甲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规模为三层总面积96平方米。审批表中载明,原屋建筑面积64.58平方米,特申请翻建三层楼,翻建后总建筑面积126平方米。2003年8月5日,甲(A方)与王某(B方)又签订了《私房联建协议》,明确经多次协商,对上述房屋进行翻建,达成协议:1、A方同意B方对上述房屋翻建至三层,翻建费用由B方承担,翻建后A方得一至二层,B方得三至四层。2、翻建后,所有执照、税费、过户费均由B方承担。在协议首部,甲姓名、地址一栏被划去,书写为“张XX”,落款处A方仍是甲签名。甲表示,其不认识张XX。王某表示,私房联建协议签订后,王某与张XX约定将王某的权益转让给张XX。而张XX则表示,2003年因王某缺钱将上述房屋三、四层转让给张XX,转让价为18万元。转让后,三、四层由张XX及家人居住直至拆迁。为了变更产权,张XX曾多次与甲协商,但未果。因对《私房联建协议》上的签名有异议,甲申请笔迹鉴定。某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
说明: 导读:本案中,系争房屋为同胞兄弟姐妹四人的共有财产,房屋被征收之时,其中儿子甲持其他三兄弟姐妹三人的委托书与相关单位签订了征收补偿协议。但上述委托书并没有相关人员的签字,只有印章,此种情况下该委托书是否有效,甲与相关单位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又该如何认定呢?案情介绍:位于上海市X村的A房屋为私房,建筑面积为46.4平方米。2009年3月,该房屋曾经某法院调解确认甲对该房屋享有二分之一产权,乙、丙、丁各享有六分之一产权。该房屋户籍在册人员共有8人,分别是户主甲、李某、丙、甲1、乙1、丁等。其中甲、乙、丙、丁系同胞兄弟姐妹,李某是甲的妻子,甲1是甲的女儿,乙1是乙的儿子。2012年10月10日,上海市某区人民政府作出了某号房屋征收决定,将该房屋列入了征收范围。2013年1月4日,经闸北相关单位公示,截止2012年12月31日,该房所在街坊征收地块签约率达85.4%,符合该基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签约率达到85%的生效条件,故该征收地块已签约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自2012年12月31日正式生效。征收中,甲向闸北相关单位出具了委托人加盖有乙、丙、丁印章的共有产权人代表委托书,共同委托甲作为该户的征收补偿代理人,代表该户在房屋征收过程中办理与征收补偿有关的所有事项。2013年4月10日,闸北相关单位与甲签订了《征收补偿协议》,其中协议中约定:上述房屋认定建筑面积46.4平方米,签约期内签约照顾建筑面积7.62平方米;该房屋经上海某公司评估,其房地产市场评估单价为20280元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经评估公司计算,房屋征收范围内被征收居住房屋评估均价为20336元每平方米(建筑面积);被征收居住房屋评估单价低于评估均价的,按照评估均价计算被征收房屋评估总价;根据上海市某区人民政府认定政府确定,征收基地价格补贴系数为0.3,套型面积补贴为建筑面积15平方米,计算认定居住困难户货币补贴的折算...
说明: 导读:在房价一直居高不下的上海,家庭中无论是涉及房产继承、房屋拆迁还是房屋征收,总是伴随着家庭成员之间的财产纠纷,即便是血浓于水的父母子女或是同胞兄弟姐妹也不例外。本案中,甲去世后留下一套房产,期间曾被翻修,其后被相关部门征收后获得一笔不少的补偿款,其妻子与子女就此次征收补偿款签署了家庭协议。后来崔某的大女儿觉得自己分得的补偿太少,并且对该家庭协议的效力存有异议,那么该家庭协议的效力到底如何呢?案情介绍:甲(已故)与乙育有丙、丁、戊、己4名子女。丁1系丁与张某之女、丁2之母,戊1系戊与李某之子、戊2之父,王某是己的丈夫。1963年,甲购得位于上海市云南路的X房屋,1974年甲去世。土地使用户名为乙等人,申报登记表中使用权来源及共有情况一栏载明:此房我夫于1963年买进,后于1966年翻修,有执照为证。有二子二女。1997年,因系争房屋被确定为危房,房屋管理部门发出《私有危险房屋督修通知》。1998年,乙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翻建为两层。拆迁前,除己外其他被告户籍均在册。2014年1 月16日,丙、丁、 戊、己与乙签署《家庭协议》,确认此次房屋征收经家庭相关人员协商,达成以下方案:1、原告获货币补偿款31万元(资金来源为基地可发款200629.51元、丁支付109370.49元,支付期限为基地发款之日止)。2、己获货币补偿款537334.67元。3、丁获货币补偿款2121711.36元。4、戊获货币补偿款2240192.5元,合计补偿总价5209238.53元。以上分配方案由签约人自愿达成,不得反悔,并愿承担法律和经济责任,达成方案后自行选购房源,互结差价,互不干涉。2014年1月20日,甲方上海市闸北区某单位与乙方丙、丁、戊、己、乙签署《上海市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明确系争房屋建筑面积为64平方米,照顾建筑面积81.76平方米。房屋价值补偿款为4363...
说明: 导读:人世间最无私的爱莫过于父母对子女的爱。女儿两岁,夫妻离婚,女儿跟随母亲生活。后丈夫房屋动迁,却未将属于女儿的份额交给妻子,纷争一触即发。是丈夫看重金钱多过女儿,不愿意支付安置款?还是另有隐情?请看下文介绍。案情介绍:谢某和林某2003年步入婚姻殿堂,2005年生育女儿谢小某。然而这段婚姻却仅仅维持了三年。2006年,由于性格严重不合,二人签订了离婚协议书,2007年7月正式办理离婚手续。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婚生子谢小某由女方林某抚养,谢某需一次性支付给林某五万元抚养费用于女儿生活至其18周岁止。离婚后,谢小某的户口仍登记在谢某处,地址为A路X号。2010年,A路房屋纳入动迁范围,谢某、谢某大(谢某父亲)、谢小某均是安置补偿对象。此次拆迁,共获得拆迁补偿安置费共计150余万元。根据动迁政策,安置款中有25万元为谢小某所有。由于谢某向林某隐瞒了拆迁协议内容,2011年3月林某始知拆迁事宜,不禁为谢某的行为感到愤怒。谢小某是谢某的亲生女儿,谢某却连本属于女儿的25万元安置费都不愿意支付。于是林某请求法院冻结了谢某的账户。这时,谢某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其实,谢某作为谢小某的亲生父亲,也是十分疼爱女儿的。他担心女儿现在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会随意支配自己交付的安置款,不将安置款用于女儿的学习生活,因此不愿意将女儿的安置款交给前妻。而林某也出于同样的考虑,担心谢某侵吞本属于女儿的份额,她想为女儿争取更多的保障。不言而喻,双方均是出于对女儿的维护才针锋相对。最终,经过纠纷各方的积极调解,达成了一致协议:一、林某同意前往Y区人民法院对动迁款解除保全,并将谢小某的户口迁至B村Z房屋。谢某承诺为谢小某在银行开立个人账户,在户口迁出当日,谢某将谢小某的二十万元动迁款汇入设立账户,并将银行卡交由林某保管。二、以上二十万元林某必须承诺将其专门用于谢小某以及她的成长生活,其中七万元必须用于给谢小某购...
说明: 导读:因受旧家庭传统观念的影响,在承租的公有房屋上以丈夫之名为户主,房屋来源于自己单位的分配。丈夫去世后,一直空挂户口的继孙女次要求分割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项。案情介绍:张先生与王女士再婚夫妻,2004年5月张先生去世。张小甲是张先生之子,张小乙系张小甲之女。1980年,上海市和谐路A弄B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由王女士单位(原上海纱布厂)分配给张先生户,原由张先生承租,后承租人变更为王女士。涉案房屋有张小乙、王女士等4人户籍在册。2015年6月21日,征收人(甲方)与王女士(乙方)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明确C区人民政府于2015年5月8日对幸福苑地块项目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认定涉案房屋建筑面积为12.782平方米,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条件。房屋价值补偿款为839345.77元、装潢补偿3834.6元。其他补贴奖励合计667702.72元,其中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偿3万元、搬家费800元、家用设施移转费2500元、居住协议签约奖18万元、早签多得益奖3万元、全货币方式奖励40万元、签约搬迁利息24402.72元。《幸福苑地块计算单》载明:居住提前搬迁加奖10万元、临时安置费9000元、居住搬迁奖励2万元、自行搬场费1000元。2015年9月26日,王女士女儿陈小妹领取了2.1万元。根据1985年,《职工住房调配通知单》载明:受配人张小甲夫妇和张小乙,现住房为本市永定路87弄31号,配房地址为本市X七村94号302室,调配原因为该户三代居住困难,故增配张小甲一家三口人居住。后,张小甲购买了该房屋售后产权,建筑面积为31.97平方米。2012年,张小甲夫妇购买了本市X七村N号M室房屋,建筑面积60.8平方米。2013年7月5日,拆迁人与王二、张小乙夫妇就本市某村5组XX号房屋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核准面积180平方米,安置房源为...
说明: 导读:谁才是公有房屋的承租人?谁才是房屋的共同居住人?当涉及自身权益时,和睦的一家人也可能对簿公堂。 案情介绍:上海市和谐路A弄B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系公房,原承租人为刘大宝(2004年已死亡),居住面积为8.3平方米。2015年5月8日,涉案房屋被纳入沪闸府房证(2015)001号房屋征收决定确定的征收范围内。此时,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为刘太太;该处户籍登记为1户,在册人口为4人,即户主刘太太、俞小宝、继孙女俞小贝及俞小贝的女儿张小妹。涉案房屋经上海ABC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评估,估计单价为每平米建筑面积28835元。2015年3月9日,刘太太出具委托书,委托陈太太处理有关涉案房屋补偿方案的洽谈、签约、领款、交房等事宜。同年6月15日,E房管局认定刘太太、俞小贝、张小妹符合居住困难保障补贴申请对象的条件。该月21日,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上海市E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以下简称E一征所)代表E房管局与刘太太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为:E房管局为甲方,刘太太为乙方;涉案房屋类型为旧里,性质为公房,用途为居住,租赁凭证记载的居住面积为8。3平方米,认定建筑面积为12.7820平方米;涉案房屋的评估单价为每平米建筑面积28835元,评估单价低于评估均价的,按照评估进价计算涉案房屋的评估价格;涉案房屋的评估价格、价格补贴、套型面积补贴合计.77元;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户的条件;根据基地征收补偿方案,涉案房屋的装潢补偿款为3834.60元;乙方选择货币补偿;乙方可得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贴30000元、搬家补贴800元、家用设施移装费用补贴2500元、居住协议签约奖励为180000元、早签多得益奖为30000元、居住全货币方式奖励400000元、签约搬迁利息24402.72元;本协议生效后,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同...
说明: 导读:继孙女一直空挂户口,常年居住在国外,现房屋被征收,孙女要求分配拆迁补偿款,一纸诉状将继祖母告上法庭,要求分割房屋征收补偿款。案情介绍:刘先生与刘太太系再婚夫妻,刘宝宝系刘先生孙女。1980年10月28日,上海纱布厂将上海市闸北区AB路C弄D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分配给刘先生户,承租人为刘先生,刘先生与刘太太共同居住在涉案房屋内。2002年7月4日刘宝宝的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内,2004年5月14日刘先生死亡,2004年11月28日,刘太太的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内。2005年1月6日,刘太太作为申请人申请变更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公有居住房屋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载明本处有户口的为刘先生与刘太太夫妻二人,共同居住人同意签章处签有刘先生与刘太太的名字,还加盖了上海市闸北区南站街道南高寿里居民委员会的公章。嗣后,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变更为刘太太。2015年5月8日,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发布房屋征收决定,涉案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围。刘太太已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并于同年8月办理了退房手续,涉案房屋内部已被拆除。刘宝宝称涉案房屋是公房,承租人原为其祖父刘先生;刘先生于2004年5月11日去世后,涉案房屋内仅有刘宝宝自己作为户主户籍在册;刘太太与刘先生系再婚夫妇,其户籍原在上海市虹口区幸福路N弄M号房屋内;在享受幸福路房屋的拆迁安置后,刘太太于2004年11月28日将户籍迁回涉案房屋内;2015年3月,涉案房屋所在地块的旧改征收工作开始实施,刘宝宝发现刘太太作为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与征收单位协商签约;经了解,刘太太在未与刘宝宝协商的情况下于2005年1月6日擅自申请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的签名并不是刘宝宝自己本人所签;上海南站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没有尽审核义务,将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变更为不符合同住人条件的刘太太,且刘太太已在其他处享受过动迁安置。刘宝宝称其从2001年工作开始在涉案房屋内,直至2005年出...
说明: 导读:因好心帮助兄长儿子读书便利,让其一家入住自己承租的公有住房,在其取得公有住房的产权后出售已有的私房时,现兄长一家要求其赔偿一家人的居住权益的损失。案情介绍:张小某与王某某系母子关系,张大某系张小某的叔叔。上海市闸北区某路A弄B号N室(以下简称N室房屋)房屋系动迁取得,张大某及其父母张某、杜某作为安置人。1995年11月3日,N室房屋颁发租用公房凭证,租赁户名为张大某,附注处注明“迁入三人:张大某、张某、杜某”。2003年6月10日,张大某购买N室房屋产权,2003年6月20日,张大某经核准登记为N室房屋的房地产权利人。2008年7月14日,张大某将N室房屋出售给案外人王某,房价款为40万元,王某于2008年7月30日经核准登记为N室房屋的房地产权利人。张小某与王某某当时并不知道张大某取得了N室房屋的产权。张小某、王某某称其与张大某系叔侄、叔嫂关系。1985年王某某与张大某的哥哥张大大结婚,育有一子张小某、一女张小女。2002年7月张大大全家从湖北回沪入住N室房屋,当时的N室房屋为公有住房,承租人为张大某。2003年6月张大某买下了N室房屋的产权。2007年12月,张小某因参军注销户口。张大某趁张小某在部队服役之机,同其兄弟杜大庭将王某某及杜亚男赶出N室房屋,并将N室出售给他人,并提供了上海市闸北区某村街道某路A弄居民委员会于2010年3月31日出具的证明,内容为“王某某和儿子张小某在2007年12月到部队服兵役,母亲王某某搬到某路C弄D室居住”。2009年12月张小某从部队复员回沪,因N室房屋已出售给他人,使得张小某与王某某无处可居,流离失所,现借房屋居住。张小某与王某某认为自己系N室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依法享有居住权,现在张大某将N室房屋出售,损害了他们的居住权。张大某称张小某与王某某对N室房屋要求居住权益损失补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认为张小某与王某某不符合“同住人”...
说明: 导读:本案中,甲本应享有家庭共有房屋动迁安置补偿费用的相应份额,但婆婆乙隐瞒甲,在没有代理权限的情况下,以全权委托的名义签署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将补偿款全额交付于丈夫丙。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拆迁补偿款被侵占,但甲个人又无法获取证明自己对安置款享有权利的相关材料,在该情形下,甲该用何种途径搜集相关证据材料?又该依据哪些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案情介绍:原告甲与被告丙的儿子丁原系夫妻关系,于2008年7月16日协议离婚,双方育有一子,协议约定儿子由女方抚养,双方没有其他的债务关系。在2005年至2006年间,原告系本市黄浦区和花香路某弄某号常住居民,且户籍也在该处。2006年6月,原告与被告及其家人共同居住的本市黄浦区和花香路某弄某号房屋动迁,原告的婆婆乙最初就本着隐瞒儿媳,也早有将补偿款占为己有的念头。因此,在原告并没有授予乙签署补偿协议的代理权的前提下,乙以全权委托的名义,而且是在原告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上海某公司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协议中双方约定选择以货币的方式给予补偿,最终乙得到安置款共计1,912,000元。由安置协议及相关规定确定,被安置人为包括原告在内的8人,房屋的承租人为李某(亡),房屋动迁后,被告的妻子乙将从动迁部门领取的全部房屋安置款1,912,000元交全部都交给了丙。被告丙先后用其中65万元购买本市杨高南路某弄某号某室、本市长清路某弄某号某室和本市西营南路某弄某号某室房屋由被告及其家人居住,其余动迁款在被告处。原告系本市黄浦区和花香路某弄某号房屋动迁被安置人,对该房屋安置款应享有权利,房屋动迁后,被告的妻子乙将从动迁部门领取的全部房屋安置款1,912,000元交与被告,故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八分之一份额动迁款的请求合法有据。因此根据以上案情,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1、甲是和花香路某弄某号的权利人。本案的原告甲与丁于2002年结婚,结婚后原告将户口...
说明: 导读:方某患有癔症性精神病,在其法定代理人未到场的情况下签署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履行完毕后,江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诸法院,诉请所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无效。案情介绍:方某与林某系夫妻,婚后育有一子,居住于上海市A区某路100号。该房屋系私房,产权人为方某甲(已死亡),产权未变更,建筑面积为80.9平方米。该户有三本户口薄,其中一本在册人口为李某、方某乙;一本在册人口为方某、林某、林某甲;还有一本在册人口为方某丙。2002年,上海B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依据拆许字(2002)第3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对上址房屋进行拆迁。2002年11月27日,方某与上海B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签订了《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被拆迁人所有的房屋A区某路100号,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私,建筑面积80.9平方米,8(平方米)×3(人)=24(平方米);被拆迁人选择货币补偿的补偿安置方式;根据A区政府规定,被拆除房屋同区域已购公房上市交易平均市场单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3150元等;拆迁人应当支付给被拆迁人货币补偿款、搬家补助费、设备迁移费等合计99620元。同日,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乙方方某居住A区某路100号,因乙方家庭困难情况特殊,经乙方申请,甲方考虑到乙方的实际情况,可作一次性照顾补贴人民币60380元。上述两份协议拆迁人合计补偿被拆迁人160000元(其中1万元是为了照顾方某是精神病人而给予的“照顾费”)另,A区某路100号房屋被拆迁时,上海B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另行与该户内李某、方某乙以及方某丙分别签订了《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上海市城市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补充协议(2份)以及《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补充协议。协议签订后的当天晚上,方某将其已与拆迁人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事实告知其丈夫林某。上述房屋于2002年列入拆迁范围...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