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宅基地房屋纠纷
说明: 儿子私吞动迁利益后如何收场?2015年的某一天,有一个80多岁的老人在2个女儿的陪同下,来律师事务所找我,他告诉我,他的房子被他的儿子和儿媳妇给骗了。怎么回事呢?他有一套私房,是他的爸爸妈妈留给他的,他是老大,他下面有弟弟妹妹,现在也七八十岁了,他作为老大来享受这个房子的继承。这个房子在2014年时,国家进行旧房改造,动拆迁了。这个老先生,他的老爱人很早就去世,他有一个大女儿,一个儿子,一个小女儿。老先生跟儿子一起居住。根据中国人的传统,女儿嫁出去,然后就跟儿子一起生活。动迁组进来以后,动迁组根据这户人家的情况,他们是分配2套房子,当时老先生和儿子约定好一套房子给老人,一套房子给儿子。当时老先生来找我时已经有85岁了,到今天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大概已经有89岁了。但今天讲这个故事给我带来还是非常新鲜的感受,也给我带来很大的感触,至今仍是印象深刻。房子拆了以后,老人和儿子、儿媳妇、孙女一起居住,房子还没有分配下来,所以他们到其他地方借房子住。到其他地方借房子住以后,两个女儿也时常到那里关心爸爸的情况。然后,过了一年之后,2个女儿看爸爸时,经常看到儿子、媳妇不在一起,但家具还在里面,被子、碗筷都在里面,只剩老人一个在里面,小女儿就问爸爸:“阿哥呢?”爸爸说:“阿哥有时候过来,有时候不过来。”现在基本上儿媳妇不来过夜,白天过来露个脸。小女儿当时也没有太大的留意,但这个情况时间长了,小女儿、大女儿去看爸爸的时候,儿子经常不在里面过夜了。这就引起他们的怀疑了,老爸一个人怎么过日子啊,这么大年纪了,万一有个事情要有人在旁边的。但是爸爸的伙食哥哥还是照顾的。白天给爸爸饭菜都烧好的,晚上就有事不过来了。以前一直都是爸爸和哥哥一家四个人住在里面的,这就引起了小女儿的怀疑,我跟她接触下来也发现她还是比较灵活的。起了疑心之后,她就把这个情况跟她姐姐说了,姐妹2个人关系很好,经常出去旅游。妹妹和姐姐2...
说明: 导读:王大一与母亲郭某住在现有房屋前后长达60年之久,期间对房屋进行占有、使用、维护,并无任何人对此提出异议。但在2010年房屋拆迁时,王二突然提出房屋属于自己所有,王大一系非法侵占其房产。事实究竟是什么,且看下文解读。案情介绍:王某有三个儿子,分别是王大、王二、王三,女儿王甲、王乙、王丙。王大在成年后承嗣给了王季氏家,后与郭某结婚,育有一子叫王大一。约1957年,王大去世;1970年,王大一与钱某结婚。王二于1951年将户口从老家迁往上海。王三在1961年参军离家。1950年8月10日,王某名下登记有八间瓦房,现位于张家港市某街道22组,当时家庭成员有10人。该房东邻为王季氏名下的两件半房屋,该房中当时家庭成员为一人。八间房屋的分布情况为:朝南正房三间、正房北朝东厢房三间、正房南朝南厢房两间。约1949年左右,王某对上述八间房屋进行了分割。1960年,王某去世。因没有书面分割协议,王某的子孙们对房产分割发生了争议。王二与王三认为:八间房屋中王二分得了东面两件朝南正房及正房南朝东厢房两间;王三分得了西面一间朝南正房及正房北朝东厢房三间,王大因已经承嗣给王季氏,因此王大没有分得王某名下的房屋。王某的孙子即王大一认为:八间房屋中,王大分得了东面两间朝南正房、王二分得了西面一间朝南正房及正房南朝东厢房两间、王三分得了正房北朝东厢房三间。分割八间房屋后,王某在1959年拆除了正房南朝东厢房两间。之后西面正房一间、正房北朝东三间厢房均被陆续拆除。东面的两间朝南正房(以下简称争议房屋)则一直由王大家的妻子郭某、儿子王大一使用。郭某居住在争议房屋中至2008年去世。90年代初郭某取得的争议房屋所涉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1998年王大一取得了争议房屋的村镇房屋所有权证,其中登记为平房两间。2010年3月20日因争议房屋拆迁,王大一作为争议房屋的所有人与拆迁部门签订了拆迁协议,根据拆迁协议王大...
说明: 导读:李某名下有一处农村宅基地,拥有该处宅基地的使用权。现该处宅基地面临动迁,然而李某本应享受的动迁补偿等权利受到了侵害。在这则案例中,涉及了农村宅基地以及农民私有房屋转让相关的法律问题。案情介绍:李某曾将该处宅基地上的房屋于1992年私下卖给了甲,甲又转手卖给了村集体成员胡某。现该处宅基地使用权证在胡某处。今该处宅基地面临动迁,动迁组与胡某签订了《动迁补偿安置协议》。李某认为,因其是该处宅基地的使用权人,其才是动迁安置补偿的受益者,才是与动迁组签订《动迁补偿安置协议》的主体。故而,李某将该社区办事处、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及胡某,一共三被告诉至法院。法律解读:近年来,关于农村私有房屋买卖纠纷的案件逐年增多。上述案件,就是一典型的案由系农村私有房屋买卖纠纷的案子。将该案件进行分割成两部分,一是农村宅基地之上的农民自有房屋所有权的转让,二是关于农村宅基地面临动迁相关的法律问题。对于第一部分,就甲于1992年将位之于其使用权下的宅基地之上的私有房屋私下卖给甲,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若甲为村集体成员,这一处分其自有房屋的法律行为应是有效的法律行为;若甲非村集体成员,则反之。宅基地是农村的农户或个人用作住宅基地而占有、利用本集体所有的土地。农村宅基地的所有权是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可见,村集体成员基于宅基地使用权在农村集体所有的宅基地之上可建造自有房屋。诚然上述案件中,房屋的所有权于1992年私下转卖给甲之前必是李某的,故该房屋所有权系李某原始取得。1992年之后,李某私下转卖该宅基地上的房屋,而该房屋经二次转手又转卖交付至胡某。(暂认定甲为村集体成员)胡某为村集体成员,故而这次农村住房的买卖转让应认定为有效。对于第二部分,宅基地动迁补偿应分为两部分。一为宅基地征收部分的补偿,二为位于宅基地之上的自建房屋征收部分的补偿。农民的宅基地在土地属性上属于农村集体土地,产权应当归村集体...
说明: 导读:李某名下有一处农村宅基地,拥有该处宅基地的使用权。现该处宅基地面临动迁,然而李某本应享受的动迁补偿等权利受到了侵害。在这则案例中,涉及了农村宅基地以及农民私有房屋转让相关的法律问题。案情介绍:李某曾将该处宅基地上的房屋于1992年私下卖给了甲,甲又转手卖给了村集体成员胡某。现该处宅基地使用权证在胡某处。今该处宅基地面临动迁,动迁组与胡某签订了《动迁补偿安置协议》。李某认为,因其是该处宅基地的使用权人,其才是动迁安置补偿的受益者,才是与动迁组签订《动迁补偿安置协议》的主体。故而,李某将该社区办事处、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及胡某,一共三被告诉至法院。法律解读:近年来,关于农村私有房屋买卖纠纷的案件逐年增多。上述案件,就是一典型的案由系农村私有房屋买卖纠纷的案子。将该案件进行分割成两部分,一是农村宅基地之上的农民自有房屋所有权的转让,二是关于农村宅基地面临动迁相关的法律问题。对于第一部分,就甲于1992年将位之于其使用权下的宅基地之上的私有房屋私下卖给甲,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若甲为村集体成员,这一处分其自有房屋的法律行为应是有效的法律行为;若甲非村集体成员,则反之。宅基地是农村的农户或个人用作住宅基地而占有、利用本集体所有的土地。农村宅基地的所有权是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可见,村集体成员基于宅基地使用权在农村集体所有的宅基地之上可建造自有房屋。诚然上述案件中,房屋的所有权于1992年私下转卖给甲之前必是李某的,故该房屋所有权系李某原始取得。1992年之后,李某私下转卖该宅基地上的房屋,而该房屋经二次转手又转卖交付至胡某。(暂认定甲为村集体成员)胡某为村集体成员,故而这次农村住房的买卖转让应认定为有效。对于第二部分,宅基地动迁补偿应分为两部分。一为宅基地征收部分的补偿,二为位于宅基地之上的自建房屋征收部分的补偿。农民的宅基地在土地属性上属于农村集体土地,产权应当归村集体...
说明: 导读:每个人都要有步入衰老的一天,而中国人更是秉信落叶归根这一传统观念。那么假如有一天,你从奋斗多年的岗位上退休,准备回老家的房屋安享晚年,却发现老屋被你的亲人以你本人的名义卖掉了,那么这个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呢?案情介绍:张某与妻子黄某婚后在A村依法取得宅基地。此后,张某于1985年因经营所需到B地经营谋生,以上房产一直空闲,期间张某从其岳父母处得知该空闲房产已出租于李某使用。2010年张某返乡养老,要求李某搬离该处房产。1994年张某的岳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上盖有张某的印章,并经所在村委同意。李某遂主张该一房产地已转让为其所有。黄某虽知自己父亲将房产转让给李某这一事实却一直未向张某说明。张某于其父亲2009年病逝送丧时才知房屋已卖掉。张某遂以从未签署或委托他人签署该《契约》为由否定其真实性,认为自己1990年从A村离开后至岳父死后出葬期间从未回过A村,且买卖契约上张某的印章与本人所持印章不一致,且房屋买卖契约签订时李某尚有宅基地,不能买卖他人的宅基地。双方各执己见,协商未果,遂诉至法院。张某要求李某立即排除妨碍,迁出系争房屋;在庭审中,张某增加诉讼请求,要求确认张某岳父与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无效。法律解读:本案争议的焦点系张某与李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张某称妻子一直未对自己讲起房屋买卖一事,直至事发时方才知道。但即使由张某岳父签订涉案协议,作为张某的岳父,持有张某的印章,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协议,张某岳父虽未向李某出示委托手续,但其与张某的特殊身份关系,按照一般人的社会经验,足以使作为交易相对人的李某作出张某岳父具有代理权的判断。此外,协议签订的过程中,双方邀请了张某、李某所在地村民委员会书记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盖双方村民委员会的公章,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涉案协议的签订及履行过程中,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有理由相信张...
说明: 导读:房产被他人变更登记到其名下,并且拆迁所得的补偿款也被他人侵占,还能否维护自身权益?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张某与张先生系亲兄弟,张先生一生没有娶妻生子。张某与徐某系原配夫妻,生有四个子女,大女儿张大,二女儿张二,三儿子张三,四女儿张四。妻子徐某去世后,张某又与黄某结为夫妻,并生有三个子女,五儿子张五,六儿子张六,七女儿张七。张某于1961年7月去世,黄某于1971年4月去世,张某与前妻的四个子女,张二不幸夭折,张三于1956年去世,张四于1990年去世。张三生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张阿大,二儿子张阿二,三儿子张阿三,四儿子张阿四,其中张阿大于1982年5月因病去世,张阿四因为触犯国家刑法,处于服刑期间。张某和张先生的父亲留给两个儿子11间房屋为其遗产,兄弟两人平分,每人5.5间。因为张先生一生没有妻子儿女,所以张某将自己的孩子张三过继给张先生,所谓“过继”根据《汉语词典》的解释是:把自己的儿子给没有儿子的兄弟、堂兄弟或亲戚做儿子;没有儿子的人以兄弟、堂兄弟或亲戚的儿子作为自己的儿子。所有亲戚、本人都承认这一事实,张先生和张三成立事实上收养关系。1950年7月10日土地登记中把张先生的两间半房子登记到张某的名下,并且张三在张先生去世后继承了张先生名下的余下3间房屋。在张某生前,其名下的8间房屋做了分配,因为张三过继给了张先生,所以张三并没有分得这8间房屋,由张五、张六各得4间,因为上世纪50年代初经济困难,张某拆掉了原本分给张五4间中的2间房屋作为生活补贴。张五当时到上海工作发展,在1990年的时候,宅基地使用证发证,因为张五的户口不在,人也在上海,4间中余下的2间(以下简称系争房屋)房屋借给张阿三的母亲居住,至其去世,因此当时户主登记为张阿三的母亲,在1998年,张阿三将该房屋户口变更到自己名下。2009年张五得知系争房屋拆迁的消息,回到系争房屋查看时,发现因拆迁获得的分...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