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其他
说明: 导读:甲与乙离婚时签订了离婚协议,协议中约定甲放弃某系争房产的产权份额,离婚后,甲发现在与乙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还有一处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没有分割,此时的甲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案情介绍:甲与乙原系夫妻关系,丙为乙的父亲,甲乙两人于2002年11月6日登记结婚,2008年6月17日协议离婚。2003年乙参与购买浦东新区A路某弄某号某室房屋(系争房产1),该房屋于2003年8月29日取得产权,权利人为乙、丙共有;2006年乙参与购买浦东新区B路某弄某号某室房屋(系争房产2),于2006年8月14日取得产权,权利人为被告乙的父母、乙和乙的弟弟。2010年3月原告甲通过向房地产交易中心调查发现被告有上述购房行为且是上述房屋的部分产权人。上述两处房产均是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因此这两处房产都属于甲与乙的夫妻共有财产。2008年6月17日甲与乙协议离婚,并签有自愿离婚协议书,其内容为一、  双方所生一子姓名XX,05、5、23出生,现由女方抚养,每月男方付给儿子人民币柒佰元正生活费。儿子教育费、医疗费由男方各自承担50%,至儿子十八周岁止。二、  A路某弄某号某室产权系男方及男方父亲所有,男方产权份额归男方所有,女方自愿放弃上述产权份额。三、  婚后双方无债务。在此前的2008年5月28日,甲出具给乙一份离婚协议,内容为“本人放弃位于A路某弄某号某室房产一套!双方育有一子XX归母亲甲抚养,至成人18岁可以拥有动迁费23.9万元!甲个人动迁费归乙有!特此证明。”该协议书上只有甲的签名而无乙的签名,但乙确认该协议上的内容。对该协议上“甲”的签名是否甲本人所签,甲称不是。经被告乙申请,法院依法委托上海市某司法鉴定所对署期2008年5月28日的离婚协议落款处“甲”签名字迹是否甲本人所签进行笔迹鉴定,该鉴定意见分析说明中表...
说明: 导读:婚姻的产生和破裂都会引发一系列法律关系的改变,从而会引起一系列的纠纷。在离婚案件中,最常出现的是关于财产和抚养权的纠纷,如何界定财产的归属?究竟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个人财产?孩子该有谁来抚养?抚养费用怎么算?这些都是离婚中常会遇到的问题。那么作为当事人,我们又该如何维护自己在婚姻中的合法权益,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李某和杨某于2005年登记结婚,两人相识仅有七个月,只是因为李某怀孕双方才登记结婚,因此两人感情基础并不稳定。婚后杨某整日游手好闲,两人的孩子也主要是李某的父母在照顾。在结婚之初,杨某没有固定工作,因为经常打牌,每月都要倒贴五、六千元,李某怀孕在家休息也未上班,家中支出主要是靠父母接济。李某曾先后在两家公司做驾驶员,月收入有两千,后还在宾馆和市办公厅做过服务员,也在公交巴士上做过售票员。虽然杨某工资收入比李某高,每月有将近三千元,但因为其中一千元是孩子的教育基金,剩下的都是杨某自己花销掉了,他常用来打麻将和斗地主,吸烟也要吸很好的烟,没钱了就刷信用卡,已经透支了将近十万元。家庭的日常开销,信用卡的还款都是李某在支付。杨某从来不关心孩子,也从不去看望李某父母,家务也从来不做,李某和杨某本就是因为孩子才结婚,两人之间婚姻基础薄弱,加上婚后交流越来越少,缺乏沟通,婚姻难以维持下去,因此李某诉至法院,希望可以离婚。另外,杨某有一套从其父亲那里继承来的房产,杨某有其中四分之一的份额,李某本想将其按夫妻共同财产处理,但由于经过调解,李某放弃对房屋产权份额的利益主张,对于孩子抚养费的确认,双方未达成共识,调解不成,因此法院主要对李某和杨某的孩子的抚养权及抚养费用进行了审理。法律解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在本...
说明: 导读:婚姻的开始总是伴随着幸福,但是当一段婚姻走到尽头,就不得不面对财产分割、抚养权纠纷这样残酷的现实。作为离婚的双方主体,总是想争得最大的利益,那么在离婚案件中,法律对于财产的分割又有着怎样的规定呢?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钱某和孙某是中专同学,两人于2005年登记结婚。女方孙某从结婚前至今一直无固定工作 ,婚前一直叫男方钱某购买新房作为结婚婚房,但由于男方没有能力购买新房,女方一直很介意。2005年3月,两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5月,在酒店举办了婚礼。由于孙某自从毕业以后就几乎不上班,所以所有结婚费用全部是男方及男方家长承担,婚后居住在男方父母以男方名义出资购买的房产A中。孙某在结婚后一直以身体不好为由几乎没有正常上班,家里就靠钱某一个人一千多元的工资支撑着。结婚后虽然未采取避孕措施,但是孙某一直没有怀孕。2007年孙某的父亲一直在出差,所以孙某提出回娘家居住,以便照顾母亲,并将房产A用于出租,租金每月三千元,都打入孙某的银行卡上,钱某和孙某从2007年起就一直在孙某娘家居住。2010年8月初,孙某被查出患白血病,经钱某托关系购买了格列卫药物。当时孙某刚刚通过试用期的单位组织了十万元左右的捐款,钱某父母也当即拿出了八万元为孙某治病,孙某父母为其投保的保险赔付十万元。钱某每周都坚持带孙某去看中医,为其调理身体,由于孙某在患病期间没有工作,医疗保险无法正常使用,至今所有检查治疗费用全部为钱某一人承担。2012年孙某为了了却自己的汽车梦提出来购买汽车,钱某虽然经济能力有限,但是考虑到孙某重病在身不易受刺激,就将父母所赠与的钱款及自身全部钱款都用于买车,且车主为孙某的名字。至今汽车的保养费用都是钱某在负担,因为钱某经济能力有限,在孙某病情得到控制,最终完全康复后,就提出将车卖出,但是孙某始终不肯答应。而且孙某在此期间多次催促钱某购买新房,钱某的父母见儿子为此事烦心,于是就将新...
说明: 导读:婚前个人出资购房、婚后父母出资购房,登记在夫妻名下,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 案情介绍:孙某与何某于2008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一女。两人因无感情基础,且已长期分居,期间何某怀疑孙某与其同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并调取了开房记录加以证明。孙某辩称开房是为了看展单位团委工作需要,也收集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书面材料来证明不存在妻子何某所述与同事有不正常男女关系。因此事,夫妻争吵不断,夫妻关系确已破裂,故起诉离婚。离婚协商中,在财产分割上未达成一致意见。主要财产情况:2007年孙某个人出资购得价值55万元的房屋A(现金35万元,贷款20万元),房产证上登记为孙某和何某夫妻两人(何某要求登记为产权人才答应结婚),婚后两人共同偿还贷款。2010年为了生育二胎,将房屋A以87万元的价格卖出,所得款项的17.1万元用于还贷,用剩余款项另购得价值215万元的房屋B(现金132.5万元,贷款82.5万元),登记在夫妻两人名下。其中,何某提出所生女儿姓何,何某母亲便补贴100万元用于购房。离婚分割财产时孙某主张房屋A为其个人婚前财产,何某不能基于房屋A获得权益。即孙某要求:1.返还首套房的首付35万元及其增值部分20万元,共计55万元;2.对房屋B进行分割,房屋B市值295万元,扣除未还贷款65万元,两人可均分得115万元;3.分割在何某名下的股票、基金和共同存款。何某主张:1.房屋A应按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购买房屋B时何某母亲拿出的100万元是夫妻双方向何母的借款,应以夫妻共同债务处理;3.夫妻两人已没有共同存款,均已用于家庭生活和孩子抚养。案件结果:  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协议:1.原告孙某与被告何某离婚;2.离婚后,房屋B归何某所有,原告孙某放弃房屋B内属于孙某的份额,被告何某一次性给付原告孙某房屋B折价款80万元。3.其他在双方个人处及几人名下...
说明: 导读:婚姻的开始总是伴随着幸福,但是当一段婚姻走到尽头,就不得不面对财产分割、抚养权纠纷这样残酷的现实。作为离婚的双方主体,总是想争得最大的利益,那么在离婚案件中,法律对于财产的分割又有着怎样的规定呢?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钱某和孙某是中专同学,两人于2005年登记结婚。女方孙某从结婚前至今一直无固定工作 ,婚前一直叫男方钱某购买新房作为结婚婚房,但由于男方没有能力购买新房,女方一直很介意。2005年3月,两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5月,在酒店举办了婚礼。由于孙某自从毕业以后就几乎不上班,所以所有结婚费用全部是男方及男方家长承担,婚后居住在男方父母以男方名义出资购买的房产A中。孙某在结婚后一直以身体不好为由几乎没有正常上班,家里就靠钱某一个人一千多元的工资支撑着。结婚后虽然未采取避孕措施,但是孙某一直没有怀孕。2007年孙某的父亲一直在出差,所以孙某提出回娘家居住,以便照顾母亲,并将房产A用于出租,租金每月三千元,都打入孙某的银行卡上,钱某和孙某从2007年起就一直在孙某娘家居住。2010年8月初,孙某被查出患白血病,经钱某托关系购买了格列卫药物。当时孙某刚刚通过试用期的单位组织了十万元左右的捐款,钱某父母也当即拿出了八万元为孙某治病,孙某父母为其投保的保险赔付十万元。钱某每周都坚持带孙某去看中医,为其调理身体,由于孙某在患病期间没有工作,医疗保险无法正常使用,至今所有检查治疗费用全部为钱某一人承担。2012年孙某为了了却自己的汽车梦提出来购买汽车,钱某虽然经济能力有限,但是考虑到孙某重病在身不易受刺激,就将父母所赠与的钱款及自身全部钱款都用于买车,且车主为孙某的名字。至今汽车的保养费用都是钱某在负担,因为钱某经济能力有限,在孙某病情得到控制,最终完全康复后,就提出将车卖出,但是孙某始终不肯答应。而且孙某在此期间多次催促钱某购买新房,钱某的父母见儿子为此事烦心,于是就将新...
说明: 导读:婚前个人出资购房、婚后父母出资购房,登记在夫妻名下,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案情介绍:孙某与何某于2008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一女。两人因无感情基础,且已长期分居,期间何某怀疑孙某与其同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并调取了开房记录加以证明。孙某辩称开房是为了看展单位团委工作需要,也收集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书面材料来证明不存在妻子何某所述与同事有不正常男女关系。因此事,夫妻争吵不断,夫妻关系确已破裂,故起诉离婚。离婚协商中,在财产分割上未达成一致意见。主要财产情况:2007年孙某个人出资购得价值55万元的房屋A(现金35万元,贷款20万元),房产证上登记为孙某和何某夫妻两人(何某要求登记为产权人才答应结婚),婚后两人共同偿还贷款。2010年为了生育二胎,将房屋A以87万元的价格卖出,所得款项的17.1万元用于还贷,用剩余款项另购得价值215万元的房屋B(现金132.5万元,贷款82.5万元),登记在夫妻两人名下。其中,何某提出所生女儿姓何,何某母亲便补贴100万元用于购房。离婚分割财产时孙某主张房屋A为其个人婚前财产,何某不能基于房屋A获得权益。即孙某要求:1.返还首套房的首付35万元及其增值部分20万元,共计55万元;2.对房屋B进行分割,房屋B市值295万元,扣除未还贷款65万元,两人可均分得115万元;3.分割在何某名下的股票、基金和共同存款。何某主张:1.房屋A应按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购买房屋B时何某母亲拿出的100万元是夫妻双方向何母的借款,应以夫妻共同债务处理;3.夫妻两人已没有共同存款,均已用于家庭生活和孩子抚养。案件结果: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协议:1.原告孙某与被告何某离婚;2.离婚后,房屋B归何某所有,原告孙某放弃房屋B内属于孙某的份额,被告何某一次性给付原告孙某房屋B折价款80万元。3.其他在双方个人处及几人名下的财产归个人所有。法律解读...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