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财产协议
说明: 导言:人类作为自然万物中的一员,不可避免的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一自然流程。而每一个人都希望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时,为后代留下一笔遗产供其享用。而伴随着这份沉甸甸的遗产,各种纠纷亦扑面而来,这时我们应该怎么办?案情介绍:林四与林三系姐妹。上海市某某路128弄某房屋为林三、林四等四子女共有的财产。2008年4月下旬,林三、林四等共同协商将系争房屋出售。后通过中介居间介绍,林三、林四将系争房出售给案外人,刘某、李某,房屋出售价为73万元,其中33万元林三、林四已经作了分割,剩余40万元由林四领取,但其拒绝给付林三应得房款20万元。林四称,系争房产为父母林某,潘某的遗产。2002年,林氏夫妇立遗嘱,指定系争房屋由林三、林四等儿女共同继承。2008年12月21日,林三、林四及已故姐姐林二的丈夫三人签署一份名为《约定》的文件并经各方协商对如下内容进行约定:系争房应归林氏夫妇的四位子女或其后人共同继承;两位老人生病期间各子女在体恤照顾老人方面有所差别,故分割房产时应有所侧重平衡;根据系争房最终出让价,经各方协商作如下比例分割,即假设系争房屋总价为70万元,分配比例按林大10万元,林二10万元,林三17万元,林四33万元;如系争房屋最终出让价格不足70万元,则仍按此比例分割;如高于70万元,则多余部分归林三所有。但林四对此称系案外人在家中吵闹被迫所签,要求法院撤销该《约定》。父母生前及住院期间由林四照顾赡养、病故后丧葬事宜由林四料理,相关费用均由林四垫付。林三在父母生前并未尽到子女的职责,遗弃父母,其遗产分配份额应予减少。林四应获得系争房大部分产权份额,林三只能获得少部分份额,林四已经给付了林三应得的房款,其所垫付的父母生活费、医疗费、丧葬费、住院期间生活用品及营养费等共计20.5万元应从遗产中扣除。林三请求法院判令林四立即向其给付房价款20万元,林四拒绝支付。双方各执己见,为此诉至法院。法律解...
说明: 导读:协议约定以货币补偿的方式分割房屋,因房价上涨,一方要求重新计算分割份额。法律是否支持?案情介绍:李某和张某是夫妻,育有李大、李二、李三、李四、李五,五个女儿。位于上海市某区某路40号105室的系争房屋A为夫妻双方共同财产。2007年张某去世,其余五人按法定继承规则继承了张某的房产份额(按当时的市价计算,房屋总价42万元,每人分得3.5万元)。2010年1月,为了妥善安排父亲李某的晚年生活,李大等五个女儿协商一致,协议约定: 1.女儿李大承担父亲李某今后的生活、医疗等所有日常起居和丧葬等一切费用;2.其余四个女儿在父亲去世后,协助李英将系争房屋过户至李英名下;3.李珍和李凤同意将母亲去世后分得的3.5万元份额赠与父亲看病所用;4.四个女儿明确表示在李英不违反协议,精心照顾父亲的,同意放弃父亲的财产份额;5.李大保管父母的财产余额21576元和工资卡。2013年6月李某去世,李大在全面履行赡养等约定事宜后,要求将房屋过户,但遭其余四个女儿的反对,不将相关证件交给李大,未配合李大办理相关手续,导致李大不能实现应有权益。其他四个女儿要求:1.按照市价(父亲李某去世后房屋总价90万元)计算母亲去世时所应分得的份额;2.要求分割协议签订时李大保管的父母亲财产余额21576元;3.分割父亲名下的工资财产。李大与其余四个女儿争执不下,故诉至法院,请求确定房屋产权归属和遗产处理。法律解读:本案案情较简单,争议焦点在于①原被告于2010年1月签订的协议书是否真实有效?②遗产的界定问题。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对合同无效情形的规定,结合案情分析如下:1.《协议》是在原被告双方意思表示真实、自愿的情况下签订的,不存在欺诈、胁迫等违背当事人真实意思的情形;2.原被告协商一致由李大照顾父亲李某的生老病死等一切事宜,在此期间,李某亦未提出异议(虽李某年高欠缺思维能力,但有基本的反应能力),能够证明...
说明: 导读:人类作为自然万物中的一员,不可避免的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一自然流程。而每一个人都希望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时,为后代留下一笔遗产供其享用。而伴随着这份沉甸甸的遗产,各种纠纷亦扑面而来,这时我们应该怎么办?案情介绍:林四与林三系姐妹。上海市某某路128弄某房屋为林三、林四等四子女共有的财产。2008年4月下旬,林三、林四等共同协商将系争房屋出售。后通过中介居间介绍,林三、林四将系争房出售给案外人,刘某、李某,房屋出售价为73万元,其中33万元林三、林四已经作了分割,剩余40万元由林四领取,但其拒绝给付林三应得房款20万元。林四称,系争房产为父母林某,潘某的遗产。2002年,林氏夫妇立遗嘱,指定系争房屋由林三、林四等儿女共同继承。2008年12月21日,林三、林四及已故姐姐林二的丈夫三人签署一份名为《约定》的文件并经各方协商对如下内容进行约定:系争房应归林氏夫妇的四位子女或其后人共同继承;两位老人生病期间各子女在体恤照顾老人方面有所差别,故分割房产时应有所侧重平衡;根据系争房最终出让价,经各方协商作如下比例分割,即假设系争房屋总价为70万元,分配比例按林大10万元,林二10万元,林三17万元,林四33万元;如系争房屋最终出让价格不足70万元,则仍按此比例分割;如高于70万元,则多余部分归林三所有。但林四对此称系案外人在家中吵闹被迫所签,要求法院撤销该《约定》。父母生前及住院期间由林四照顾赡养、病故后丧葬事宜由林四料理,相关费用均由林四垫付。林三在父母生前并未尽到子女的职责,遗弃父母,其遗产分配份额应予减少。林四应获得系争房大部分产权份额,林三只能获得少部分份额,林四已经给付了林三应得的房款,其所垫付的父母生活费、医疗费、丧葬费、住院期间生活用品及营养费等共计20.5万元应从遗产中扣除。林三请求法院判令林四立即向其给付房价款20万元,林四拒绝支付。双方各执己见,为此诉至法院。法律解...
说明: 导读:父母去世后,生前立下遗嘱,并经过公证,事后子女间自行协商,签订一份关于父母遗产的协议,其中一个子女以当时被迫签下协议,只以遗嘱行使自己权利履行义务,其余子女能否主张自身权利?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潘先生与廖女士系夫妻,生有四个儿女,大女儿潘大,二儿子潘二,三女儿潘三,小女儿潘小。潘二于1986年去世;潘三与戴先生系夫妻,生有一女戴某,潘三于1987年6月23日报死亡,两位先于父母去世。潘先生与廖女士有一处私房,位于上海市某路A室(以下简称系争房屋),从2003年起生病住院期间都是由小女儿潘小进行照顾,廖女士为了让家里不要因为遗产而弄不愉快,因此在去世前清醒时立下遗嘱:在廖女士去世后,坐落于上海市的A室由女儿潘大和潘小共同继承。并经过公证。在2006年8月潘先生去世,两年后,廖女士也因病去世了。两位老人去世后,潘大和潘小双方协商,准备将系争房屋出售。事后于2008年10月21日,戴先生、潘大、潘小及其他家庭众亲友就系争房屋分割进行协商后,共同在书面《约定》上签名,该《约定》内容如下:潘大、潘二、潘三、潘小系已去世潘先生、廖女士之子女,两位老人去世后遗留了一套系争房屋。为免日后四子女为该房产权益起纷争,在众亲友都在场的情况下,本着公开、公正立场,对该房产做如下分割:1、该房产归属四位子女或其后人共同继承;2、老人生病期间,各子女照顾老人方面有所差别,分割该房产时有所平衡侧重;3、根据该房产最终出让总价,经各方协商现作如下比例分割:假设该房产总价为60万元,分配比例按潘二10万元,潘三10万元,潘大15万元,潘小25万元。如该房产最终出让价高于60万元,则多余部分归潘大所有。2008年11月5日,潘大、潘小与案外人达成系争房屋的买卖协议,约定以63万元的价格将系争房屋转让给案外人。该63万元中13.5万元在潘大处,其余款项均在潘小手中。之后,潘大向潘小要其余的4.5万元,...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