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公房纠纷
说明: 导读:身为一介女流,当面对亡夫家人争夺房产继承权时,怎样才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权益。此时,律师的介入与帮助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你的权益。案情介绍: 现居上海的M女士命途多舛,生活不易。早在2002年3月,其丈夫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因为身体不好,没有谋生能力的M女士只能继续住在当初和丈夫一起居住的房内。2013年,M女士的亡夫父母将M女士告上法院,称其居住的房屋应当归父母所有,同时称M女士已经在丈夫去世时拿到了钱财,因此不能够继承房屋,也无权居住。但是,此时的M女士依旧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在丈夫过世时拿过任何钱财,面对二老的诉讼,万分无奈下,M女士只能找到律师事务所,希望求得帮助,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法律解读:我国继承法规定,父母、配偶、子女都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因此在本案中,M女士完全有权利继承亡夫的房产。但是,当二老谎称M女士已经拿到相应的钱财时,M女士要保障自己的权利,就必须坚持自己的立场和没有拿到任何补偿这一观点。在这个过程中,律师充分分析了案情,并在法庭上为M女士据理力争,维护M女士的最大权益。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M女士保住了自己在房屋上的继承权,同时拥有了继续使用居住该房屋的权利。
说明: 导读:甲方与乙方于2011年12月11日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由于合同并未明确约定付款方式,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了付款纠纷。二人各执一词,争论不休,遂诉至法院。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该如何确定义务的履行方式,且看本文解读。案情介绍:甲方与乙方于2011年12月11日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合同约定由甲方把自有房屋以700000元转让给乙方,并约双方在2012年1月31日之前向房地产交易中心申请办理转让过户手续,该房地产风险责任自该房地产权利转移之日起由乙方负担。然而合同中对于房屋交接、款项支付、违约责任等均未作出约定。2012年2月10日,甲、乙双方前往上海市房地产交易中心签署《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申请书》并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可是直到2014年5月乙方仍有108000元房款没有支付给甲方,并且乙方要求分期支付。双方协商不成于是甲方诉至法院。案件结果:本案经法院判决如下:一、被告乙方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甲方108,000元。二、被告乙方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甲方逾期付款损失:其中以6,000元为基数,自2014年5月30日起至2014年9月16日止;以108,000元为基数,自2014年5月30日起至被告乙方实际支付之日止,均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三、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为1,350元,财产保全费为1,120元(原告甲方已预缴),均由被告乙方负担。法律解读:本案当中,甲乙双方签订的合同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都具有法律约束力。甲、乙就系争房屋签订的《上海市房屋买卖合同》约定了甲、乙之间的权利义务,现房屋产权已变更至乙方名下且实际控制该房屋。甲方要求乙方支付剩余房款是合理合法的要求,乙方应该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乙方要求分期支付款项并没有任何事实法律上的依据, 合同中亦未约定。关于乙方逾期付款损失,甲、乙双方签订的合同中对此并未有相...
说明: 案情介绍:杜某某与叔侄杜青某、叔嫂周某某关于《A区B路XX弄XX号XX室房屋使用权纠纷》案例2010年6月13日,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陈明律师接受杜某某委托,作为其与叔侄杜青某、叔嫂周某某关于A区B路XX弄XX号XX室房屋使用权纠纷一案的一审被告诉讼代理人。接手案件后,陈明律师到被告住处了解实情,发现委托人杜某某长期患有精神弱智疾病,系智障人士,在法律上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杜某某是原国有工厂职工,现已退休,离婚育一患有精神疾病女儿,生活来源基本靠退休金,收入非常微薄,且家庭其他成员经济条件也不佳,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赡养,是典型的社会弱势群体。案件解读:知道实情后,陈明律师主动免去了该当事人的全部律师服务费,委托人家属十分感动,使得原本还准备四处借钱打官司的他们一下子从失落又重燃希望。陈明律师在详细研究案卷材料的基础上,主动到原被告双方住所地居委、原户籍地居委调查案情,特别是针对原告杜青某举证的,由C村街道B路XX弄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原告杜青某、周某某在2002年从湖北来沪居住在被告房屋内,原告杜青某同年到部队服役和原告周某某被迫搬出被告房屋为内容的证据。陈明律师多次走访该居委会,以真实的事实为依据和居委会据理力争,终于取得了相同居委会后期出具的以前份说辞为否定内容的书面证据,以证明两原告并非一直居住在被告的房屋内,并且凭借此有利证据在庭上针锋相对的驳斥了原告的举证内容。可谓此诉画龙点睛之笔。同时陈明律师还对上海市政府关于知青子女户口落实的政策、知青人员动拆迁分配政策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了深入研究,为法庭上己方法律的适用和反驳对方的立场提供了充分的依据。在陈明律师的努力下被告杜大广最终获得了宝山区法院的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全部被驳回。事后委托人准备摆家宴邀请承办律师庆贺成功,但陈律师在委婉推辞的同时劝说委托人家属,家庭纠纷最好的处理方式无疑是淡化矛盾。如今家庭成员已...
说明: 导读 :父母房产,动迁获得安置房,两老去世,子女三人就房屋继承发生纠纷。案情介绍:老吴与王某是夫妻关系,共同生育大哥吴一,二姐吴二,三弟吴三。1985年5月,王某逝世。吴一单身。吴二出嫁,1992年育有一子徐某。吴三与钱某结婚,1996年共同生育一女小吴。1999年8月,吴二逝世。位于上海某处的私房房产曾是老吴与王某的共同财产,于2009年10月拆迁。2014年11月,老吴逝世。已逝的王某、老吴、吴二均无立下遗嘱,于是乎各个继承人之间产生了继承纠纷。法律解读:暂定认为除上述人物外,王某、老吴、吴二均无其他在世亲戚。如果还有他们还有其他在世亲戚,且是法律规定的法定继承人,则这个继承纠纷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Q:对于所涉私房房产未拆迁之前,以及拆迁之后,各个法定继承人各自的继承份额是多少?(此安置补偿仅指所涉房产产权人所应获得的补偿额)A:王某、老吴、吴二三人的死亡时间,分别发生三个不同的继承时间节点。按照三者的死亡时间顺序,分析如下:1、 王某死亡之后发生的继承:所涉私房为老吴与王某的夫妻共有财产,则作为王某的遗产部分系该私房房产的1/2份额。就王某的遗产法定继承人为老吴,吴一、吴二和吴三,他们四人平分王某的遗产,各自继承1/2该房产的1/4。王某逝世后,他们对所涉私房房产各自的份额为:老吴5/8(原对所涉房产拥有1/2份额,加上继承1/8所涉房产份额),吴一、吴二和吴三分均为1/8。2、吴二死亡之后发生的继承:由于王某作为被继承人死亡后,其遗产并没有分割,故而由老吴及吴二的儿子小徐,二位分别转继承吴二应继承的所涉私房房产1/8份额。(转继承,指被继承人死亡后,法定继承人或者遗嘱继承人没有放弃继承,或者受遗赠人已经接受遗赠,但在遗产分割前,法定继承人、遗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死亡,则他们应当分得的被继承人的遗产,作为他们自己的遗产,由他们的继承人予以继承的制度。)故吴二死亡之后...
说明: 导读:定金是在合同订立或在履行之前支付的一定数额的金钱作为担保的担保方式。给付定金的一方称为定金给付方,接受定金的一方称为定金接受方。在定金合同签订前后,常常会因为意见未达成一致而产生纠纷,如何避免和解决纠纷?本文将通过案例进行解答,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黄某于2014年9月在某中介公司的带领下实地查看了涉案房屋A,该房屋的产权人是王某、吕某。后来黄某与王某自行协商洽谈,就涉诉房屋的成交价格达成一致。2014年10月5日,黄某、王某和中介公司三方共同签订了《二手房买卖服务协议》,同日黄某和王某就该房地产买卖一事签订了《定金合同》,王某为出卖人,黄某为买受人。《定金合同》约定,涉诉房屋成交价格为300万元,定金为15万元。黄某已经按约定当日即将定金通过农行转账至王某的妻子吕某的账号,但是并没有王某的亲笔签字的收款收据做凭证。王某出售涉诉房屋是想改善居住条件,另购置面积更大的房屋。但是,直至约定的网签之日,王某却不与黄某办理网签手续。期间,黄某曾多次通过电话短信联系王某,请求对方如约履行。黄某也给王某寄送过《履行协议催告函》,函告其及时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但至发函之日,王某仍然未与黄某办理涉诉房屋的网签版《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2014年12月15日,黄某致电王某,请求他继续履行合同,但王某并不打算继续履行,而是决定违约。经过黄某与王某夫妻二人多次协商洽谈,依旧无果的情形下,黄某将王某诉至法院。法律解读:黄某与王某所签订的《二手房买卖服务协议》是自愿、合法、有效的,且协议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该《协议》约定全面、及时履行自己的义务。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0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或者其他违约行为,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可以适用定金罚则。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因此,实践中如果当事人一方延迟履行合同...
说明: 导读:周某与武某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 由周某将房屋出租给武某。然而,武某租房的目的并不是自己居住,而是非法转租给其他人,自己充当“二房东”的角色,从中牟利。周某该如何维护自身的权益,且看本文解读。案情介绍:2015年6月1日,周某与武某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由周某将房屋出租给武某。房屋的租期为五年,租金每三个月交付。自2016年1月1日到现在,武某一直没有对周某支付房租租金。于是周某前去索要房租租金,却发现该房屋是由另外一个人郑某居住着。这个时候周某才发现房屋已经被武某转租给了别人。后周某多次与武某交涉无果,于是周某将武某诉至法院。法律解读:本案中,首先认定武某的转租行为。房屋转租,是指房屋承租人将承租的房屋再次出租的行为。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房屋转租可分为合法转租和非法转租。合法转租是指承租人征得出租人的同意,将房屋转租给第三人。非法转租是指承租人未征得出租人的同意,擅自将房屋转租给第三人。周某与武某在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时并未约定是否可以转租,但根据房屋租赁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双方虽未约定租赁房屋转租事宜,武某的转租行为未经周某同意,后周某在发现武某转租行为时六个月内也提出异议,表示不同意转租。所以,武某的转租行为属于非法转租行为。其次,擅自转租房屋行为在性质上是一种无权处分他人财产且可能造成出租人损害的不合法行为。无权处分是指未经权利人同意,无处分权人擅自处分他人财产的行为。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在武某的转租行为发生后,周某不予追认且武某没有取得处分权,武某擅自转租的行为属于无权处分,周某可要求确认该转租行为无效并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另武某已拖欠周某房屋租金三个月,根据签订的租赁合同约定,承租人拖欠支付房屋租金一个星期,经催告仍未支付的,房东有权解除租赁合同并要求承租人承担未支付房租的违约责任。综上,武某擅自转租、拖欠租金行为构成根本违约。周某有权要求...
说明: 导读:每个人都要有步入衰老的一天,而中国人更是秉信落叶归根这一传统观念。那么假如有一天,你从奋斗多年的岗位上退休,准备回老家的房屋安享晚年,却发现老屋被你的亲人以你本人的名义卖掉了,那么这个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呢?案情介绍:张某与妻子黄某婚后在A村依法取得宅基地。此后,张某于1985年因经营所需到B地经营谋生,以上房产一直空闲,期间张某从其岳父母处得知该空闲房产已出租于李某使用。2010年张某返乡养老,要求李某搬离该处房产。1994年张某的岳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上盖有张某的印章,并经所在村委同意。李某遂主张该一房产地已转让为其所有。黄某虽知自己父亲将房产转让给李某这一事实却一直未向张某说明。张某于其父亲2009年病逝送丧时才知房屋已卖掉。张某遂以从未签署或委托他人签署该《契约》为由否定其真实性,认为自己1990年从A村离开后至岳父死后出葬期间从未回过A村,且买卖契约上张某的印章与本人所持印章不一致,且房屋买卖契约签订时李某尚有宅基地,不能买卖他人的宅基地。双方各执己见,协商未果,遂诉至法院。张某要求李某立即排除妨碍,迁出系争房屋;在庭审中,张某增加诉讼请求,要求确认张某岳父与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无效。法律解读:本案争议的焦点系张某与李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张某称妻子一直未对自己讲起房屋买卖一事,直至事发时方才知道。但即使由张某岳父签订涉案协议,作为张某的岳父,持有张某的印章,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协议,张某岳父虽未向李某出示委托手续,但其与张某的特殊身份关系,按照一般人的社会经验,足以使作为交易相对人的李某作出张某岳父具有代理权的判断。此外,协议签订的过程中,双方邀请了张某、李某所在地村民委员会书记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盖双方村民委员会的公章,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涉案协议的签订及履行过程中,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有理由相信张...
说明: 导读:八旬老汉与再婚妻子江某晚年结婚,张某出钱购房,江某代办相关手续,江某去世后,江某孙子李某以房屋产权人的身份要求张某搬离。案情介绍:年高八旬的张某告诉律师,他早年丧妻,为安享晚年,他又另娶一老伴江某。为了两人共同居住,老汉倾其毕生积蓄购买房子一处,在本市A村。房屋装修一新之后,老两口搬进新家,同时,江某的孙子李某也搬进来,三人同住,张某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江某2007年时身患重疾,四处求医却医治无效,终于2008年的冬天撒手人寰,留下张某独自生活。没想到两年之后的今天,张某竟会接到法院寄来的受理案件通知书,继孙子李某把老汉告上法庭,要求张某搬出A村的房子。张某似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房子,你李某有什么权利让我搬出去,居然还把我告上法庭。我所律师接受委托之后,陈佳律师四处走访,详细询问,多方调查取证,终于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原来当初买房之时,基于对老伴的信任,张某把钱交给老伴,所有手续都是老伴自己去办的,但不知何故,现在房产证上的名字却赫然写着李某。(逝者已矣,笔者不好胡乱猜测原因)同时,律师也发现,当初买房的出资没有任何纸面凭证,但是张某说,在购买A村B室产权时的《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中,作为同住成年人“张某”的签字并非张某所写,甚至原告李某自己的签名也不是他亲自书写。张某也从未同意由李某一人获得该套房屋的产权。律师还发现,在购买该套房屋产权时使用了被告41年的工龄,而此后房屋转产权时提供的《本户人员信息表》和《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也显示该房屋三人同住,因此,张某是该房屋的同住人和购房资格人。案件结果:法庭审理查明,判决如下:张某提出东安一村的房屋是他出资购买,但提不出相应的证据证实,而房屋是张某与老伴江某在婚姻存续期间购买,使用权的置换及产权的购买手续都是江某办理的,在购买房屋的过程中,又使用了张某的工龄,因此,张某的户籍虽...
说明: 导读:由于房产在当今社会中有一个相对重要的作用,因此很多人在结婚时会就房产证上的名字进行确认。而到离婚时,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子,又会成为财产争议的焦点。本文将从一个案例切入,剖析共有房产的分割,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张某与谢某系夫妻关系,谢某与谢大、王某系父母子女关系,其中谢大是谢某的父亲,王某是谢某的母亲。2010年5月,谢某与张某结婚,结婚后夫妻二人为了房屋加名争吵不断,张某还曾经出手打伤过谢某,谢某为了息事宁人,向父母隐瞒了被抓伤的事情,最后谢大和王某为了谢某和张某的婚姻能够继续下去,于是同意张某在房屋上加名。但是该房屋首付30万元是谢大和王某付的,贷款25万元也是谢大和王某通过谢某的账户还款的。另外契税8千元,维修基金4千元,图纸费30元,有线电视初装费500元,装分时电表100元,装修房屋8万元,以及后来的张某在该房屋上的加名费750元都是谢大和王某出的。总的来说,张某对于该房屋并没有任何贡献。而谢大和王某出的这些钱,都是从退休工资中积攒省出来的,谢某这几年也没有赚钱补贴父母,谢某买房子、结婚、装修、开公司等等一系列的花销都是有父母的支持补贴。谢某和张某曾经向谢大和王某借了30万元用于开公司,这笔钱张某至今还有7万元没还给谢大和王某。涉诉房产在加上张某的名字后,系谢大、王某、谢某和张某按份共有,其中张某和谢某各占1/6,谢大与王某各占1/3。2013年9月法院判决张某与谢某离婚,判决书上说该房产因为涉及谢大和王某的利益所以没有分割。因此张某将谢某、谢大和王某诉至法院,要求分割其按份共有的房产。法律解读:一般来说,家庭成员之间的共有关系为共同共有,各共有人享有均等份额。但是,如果共有人事先约定了各共有人的份额,就构成按份共有,各共有人按照约定的份额分得财产;如果共有人不能证明按份共有,则按共同共有处理;如果按份共有中,各共有人对各自应得份额约定不明确,则按等份原...
说明: 导读:房屋动拆迁时分配房屋时并无名字,动迁后被安置人让其暂住此房屋内,现想收回房屋,能否进行回收来维护自身权益?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潘先生原有房屋一套,地址位于某某路71弄17号,建筑面积51.42㎡,潘先生和朱女士系夫妻,两人的户口都在该房屋内,婚后生有四子,大儿子潘大,二儿子潘二,三儿子潘三,四儿子潘小,原本6人均住在该房屋内。潘大于1980年和梁女士结婚,婚后生有一子潘某,因住房面积有限,所以潘大决定在该房边上另盖一间,于1983年三人便住在小间内。2008年10月17日,某某路71弄17号房屋进行拆迁,潘大作为房屋所有人潘先生委托处理动拆迁谈判及签约的全权代理人(乙方)与上海市某某区土地发展中心(甲方)及上海振沪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代理人)签订《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乙方被拆迁人为潘先生,安置人员为潘先生、朱女士、潘二潘二、潘三、潘小,乙方选购基地配套商品房3套,房款从安置补偿款项中扣除。同日,潘大填写了选购配套/优惠商品房申请书,产权人为:某某路407弄8号101室潘二;某某路407弄8号102室潘先生;某某路418弄8号201室潘三。同日,潘二作为购房人签订配套商品房供应单,确定所购房屋为101室,2009年2月4日,潘二作为买方与上海明馨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由潘二购买101室房屋。2010年4月19日,潘二登记为101室房屋的房地产权利人。动迁后,潘大一家住在101室,潘二和潘先生、朱女士住在102室,潘三和潘小则住在201室。2011年潘二与郑女士登记结婚,因为结婚所以要住回在自己名下的101室,但是潘大一家以当初拆迁时有考虑自己一间面积为由,认为补偿房屋有自己一份,并且已对该房屋进行了装修,因此不愿搬出,造成潘二的合法权益侵害。法律解读:首先,潘大并不是某某路71弄17号房屋的被安置人。在2008年10月17日签署的...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