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公房纠纷
说明: 导读:房产被他人变更登记到其名下,并且拆迁所得的补偿款也被他人侵占,还能否维护自身权益?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张某与张先生系亲兄弟,张先生一生没有娶妻生子。张某与徐某系原配夫妻,生有四个子女,大女儿张大,二女儿张二,三儿子张三,四女儿张四。妻子徐某去世后,张某又与黄某结为夫妻,并生有三个子女,五儿子张五,六儿子张六,七女儿张七。张某于1961年7月去世,黄某于1971年4月去世,张某与前妻的四个子女,张二不幸夭折,张三于1956年去世,张四于1990年去世。张三生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张阿大,二儿子张阿二,三儿子张阿三,四儿子张阿四,其中张阿大于1982年5月因病去世,张阿四因为触犯国家刑法,处于服刑期间。张某和张先生的父亲留给两个儿子11间房屋为其遗产,兄弟两人平分,每人5.5间。因为张先生一生没有妻子儿女,所以张某将自己的孩子张三过继给张先生,所谓“过继”根据《汉语词典》的解释是:把自己的儿子给没有儿子的兄弟、堂兄弟或亲戚做儿子;没有儿子的人以兄弟、堂兄弟或亲戚的儿子作为自己的儿子。所有亲戚、本人都承认这一事实,张先生和张三成立事实上收养关系。1950年7月10日土地登记中把张先生的两间半房子登记到张某的名下,并且张三在张先生去世后继承了张先生名下的余下3间房屋。在张某生前,其名下的8间房屋做了分配,因为张三过继给了张先生,所以张三并没有分得这8间房屋,由张五、张六各得4间,因为上世纪50年代初经济困难,张某拆掉了原本分给张五4间中的2间房屋作为生活补贴。张五当时到上海工作发展,在1990年的时候,宅基地使用证发证,因为张五的户口不在,人也在上海,4间中余下的2间(以下简称系争房屋)房屋借给张阿三的母亲居住,至其去世,因此当时户主登记为张阿三的母亲,在1998年,张阿三将该房屋户口变更到自己名下。2009年张五得知系争房屋拆迁的消息,回到系争房屋查看时,发现因拆迁获得的分...
说明: 导读:2009年岁末,寒冬腊月,春节将至,节日的气氛已经十分浓重。这一天,陈明律师事务所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神情黯然,激动的对接待律师说:“我已经无家可归了,求律师帮帮我,为我做主!”在外租房居住的刘女士,与丈夫共有的房屋被拆迁,但未分得补偿款。案情介绍:妇女刘某,与丈夫于2006年3月协议离婚,儿子由前夫抚养。离婚时双方就约定,前夫名下上海市某路路61号房产刘某拥有三分之一产权。离婚后,刘某搬出原来的房子,自己在外租房子住,但户籍仍在原来住处。之后刘某并未再婚,她靠着打工每月挣一千多块钱生活,但每月要支付给儿子500元生活费,还要交纳房租,日子过得十分清贫。2007年9月,房屋附近道路新建工程取得拆迁许可证,刘某与前夫共同所有的芷江西路兴宝村61号房屋也在拆迁范围。由于刘某在外面租房住,拆迁公告等通知并未看到,其前夫也不曾对其说起过。2008年12月25日,拆迁人在未与产权人之一的刘某就补偿安置进行协商的情况下,对该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迁。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刘某多次主动找到动迁组,试图与他们协商,要求动迁组对其补偿安置,但是动迁组的人对她不是欺瞒,就是蛮横拒绝。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刘某只能写信到上海市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上海市闸北区市政工程管理局、上海闸北动拆迁实业有限公司,反映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并希望能够获得合理的房产动拆迁安置补偿。泽州路道路新建工程基地很快给刘某回信,表示会重新调查具体情况,绝不会侵犯她的合法权益。得到此回复,刘某就放心了,并静心等待动迁组的人与自己联系。可是,时隔好几个月后,泽州路道路新建工程基地却不见动静,刘某的一颗心又悬起来,她再次与动迁组联系,没想到动迁组的人居然推三阻四,态度之恶劣程度较之前更甚,别说解决问题,他们连协商都毫无诚意。无奈之下,刘秀珍只能求助于律师,让律师帮忙出谋划策,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案件结果:在接受刘某的委托之后,律...
说明: 导读:房屋动迁不仅使居住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老房换新房,小房换大房,还可以获得一笔数目不菲的动迁安置补偿费用。然而,如何分割该项费用的矛盾也随之凸显出来。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陈大爷与老伴宋大妈(已于1994年去世)育有子女三个,大儿子陈老大,二女儿陈老二,三女儿陈老三。儿女们已成家,陈大爷独居于上海市某某区中兴路铁路新村某房系上世纪50年代建造的私房,2013年某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该房属于征收范围,被征收人为陈大爷,陈大爷年事已高,委托陈老大代表陈大爷与动迁组签订房屋协议,后来,分得两套房子以及30000元。经过家庭会议决定,陈老大分得一套,陈大爷分得一套,动迁款用于装修房屋。等陈大爷百年以后,把陈大爷所分房屋出售,出售款由三个子女平分。陈老大现在想独吞两套房子及动迁款,陈大爷及两个女儿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选择起诉陈老大。法律解读: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表现出强烈的城市化渴求,伴随着大规模的城市扩张和旧城区改造,上海各处房屋动拆迁项目日益增多。对上海居民来说,房屋动迁不仅使居住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老房换新房,小房换大房,还可以获得一笔数目不菲的动迁安置补偿费用。然而,如何分割该项费用的矛盾也随之凸显出来。本案中,涉及到房屋拆迁补偿纠纷问题,由于我国城市化进程与其他诸多客观因素,导致房价和地价的虚高,因此造成了诸多不能够单单用货币补偿或者产权置换解决的问题,所以就出现了货币补偿和产权置换相结合的补偿方式。本案中就是典型的货币补偿和产权置换相结合的补偿方式,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成拆迁协议后,接下来就要面临家庭内部成员之间的分配问题,在处理这类问题时,应区分两种不同的动迁情形。一是动迁房屋是公房的情形。按照公房管理以及动拆迁安置补偿的有关规定,公房动迁安置首先要确定应安置人口。所谓应安置人口是指根据《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面积标准房屋调换应安置人口认定办法》所认定的拆迁...
说明: 导读:房屋拆迁后获得安置款项该如何分配?分配不均引发的纠纷不在少数,本案中原告以未收到任何拆迁安置款项为由起诉能否予以支持?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徐某与夏某系原配夫妻,生有1儿2女,儿子徐大、大女儿徐二、小女儿徐小,后因夫妻双方情感不合离婚,大女儿和小女儿的户口仍在徐某的某某路805弄4号102室中,之后,夏某与刘某认识并再婚,双方在1998年2月5日结婚,双方户口都在上海市花衣街某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2000年1月,徐二的户籍从某某路805弄4号102室迁入系争房屋,2002年3月从系争房屋迁回某某路805弄4号102室;2001年1月,徐小的户籍也从某某路805弄4号102室迁入系争房屋。在2002年初,上海某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作为拆迁实施单位,对系争房屋进行动拆迁,在动迁期间,刘某、徐大、徐二、徐小4人的户口均在系争房屋内,原告徐二和徐小认为她们作为安置对象理应获得系争房屋的拆迁安置款项,但是被告徐某和徐大将拆迁安置款项非法占有,至今未获得任何安置款项,故要求被告返还原告系争房屋拆迁款项人民币89000元及自被告领取动迁款项之日至被告给付动迁款项之日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在动迁之前,两原告知道房屋会动迁,提出结婚需要钱,因此想把户口迁入系争房屋,拿到动迁款用以结婚,原告2人并没有实际居住进系争房屋内,仍居住在某某路805弄4号102室,与被告刘某商谈多次,最终刘某同意两原告将户口迁入系争房屋。后来动迁组明确告知房屋拆迁是看房屋面积,而非算人口,所以夏某、徐大、徐二和徐小都是没有份额的。拆迁完毕后,被告刘某因为考虑家庭关系等因素,自愿拿出12万元,于2002年2月,在某某路805弄4号102室,原告2人、被告2人、夏某以及徐某当时6人均在场,夏某为了缓解当事人关系,将12万元等额分成3份,每份4万元,徐大当场表示他的一份不要,用以补贴家用,而原告徐二和徐小收下了她们...
说明: 导读:为了国家发展及城市、经济的建设,同时也为了促进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促进人民住房环境的改善,我国正一步步的进行对旧房的改造、拆迁工作。但改造的过程并不顺利,随处可见的“钉子户”,被征收房屋户主反悔违约的行为屡见不鲜。那么,当政府遇见户主反悔迟迟不愿搬迁的行为时怎么办?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上海市A区某某路345号一层西间房屋(以下称被征收房屋)系私房,房屋所有权属赵某所有,建筑面积36.49平方米。被征收房屋在册户籍登记一户三人,即户主赵某、丈夫张大、儿子张二。上海市A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称,上海市A区人民政府于2012年5月27日作出了房屋征收决定。对被征收房屋范围内的房屋予以征收,同时收回相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在房屋征收过程中,赵某与A区房管局于2013年1月6日签订了《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以下简称《征收补偿协议》)。协议约定:本房屋征收基地采用征询制;被征收房屋经上海房地产估价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评估,其房地产市场评估单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人民币31560元(下币种相同);房屋征收决定范围内的被征收居住房屋评估均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31380元;根据上海市A区人民政府确定,征收基地价格补贴系数为0.4,套型面积补贴为建筑面积25平方米,计算认定居住困难户货币补贴的折算单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1600元;根据相关规定及本征地征收补偿安置方案,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2469556.2元、其他各类补贴、奖励费1085647元;赵某选择房屋产权调换,A区房管局提供给赵某产权调换房屋两套,房屋建筑面积共计174.61平方米,房屋价格合计3733161.8元;赵某应当在该协议生效后15日内搬离原址,并负责房屋同住人按期搬迁;赵某同意A区房管局所选购的基地提供的配套商品房,并在赵某所获得的货币款中扣除房款,不足部分购房差价款177958.6元由赵某另行支付。协议约...
说明: 身为一介女流,当面对亡夫家人争夺房产继承权时,怎样才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权益。此时,律师的介入与帮助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你的权益。现居上海的M女士命途多舛,生活不易。早在2002年3月,其丈夫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因为身体不好,没有谋生能力的M女士只能继续住在当初和丈夫一起居住的房内。2013年,M 女士的亡夫父母将M女士告上法院,称其居住的房屋应当归父母所有,同时称M女士已经在丈夫去世时拿到了钱财,因此不能够继承房屋,也无权居住。但是,此时 的M女士依旧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在丈夫过世时拿过任何钱财,面对二老的诉讼,万分无奈下,M女士只能找到律师事务所,希望求得帮助,维护自身的合法权 益。我 国继承法规定,父母、配偶、子女都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因此在本案中,M女士完全有权利继承亡夫的房产。但是,当二老谎称M女士已经拿到相应的钱财时,M女 士要保障自己的权利,就必须坚持自己的立场和没有拿到任何补偿这一观点。在这个过程中,律师充分分析了案情,并在法庭上为M女士据理力争,维护M女士的最 大权益。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M女士保住了自己在房屋上的继承权,同时拥有了继续使用居住该房屋的权利。
说明: 作为继承依据之一的继承协议由双方自愿约定,但其法律效力如何?当对方否认继承协议的效力时,怎样维护自身的权益?对当事人G小姐来说,今年并不是一个风顺之年,年初遭遇父亲逝世,尸骨未寒之际姐妹又开始遗产之争。其实G小姐并非不知同样作为子女,每个人都有相同的继承权益;然而,问题在于早在2010年, 姐妹五人便签订了继承协议书,协议书的大致内容是:由G小姐负责照顾父亲的晚年生活、医疗、住院护理等生养死葬一切奋勇,而父亲财产中的房产则在父亲百年 以后由当事人顾某继承。G小姐同意了这样一份协议,这些年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父亲,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其他姐妹也“遵照”协议,从协议签订时起至父亲逝世, 都未曾为父亲出过一份力。不过,G小姐觉得既然协议是自己签订的,那么,自己就应该承担对父亲的责任。然 而,在父亲逝世后,当年不怎么往来的姐妹却出来主张自己的房产继承权益。虽然当初房子约定是由G小姐继承,但是房产证等证件都是在这些姐妹那里放着的,所 以这个时候虽然顾某想要根据继承协议继承房产并过户,但是没有证件无法完成,再加上保管房产证件的姐妹想要争夺房产继承权,G小姐想要实现自己的权益无疑 是困难重重。为 了实现自己的继承权益,G小姐来到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向律师求助。陈明律师在了解事实分析案情后,分析了法律关系,并采取积极措施维护当事人权益。在律师 的支持下,G小姐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无奈下将姐妹告上法院。律师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据理力争,并出示了诸如当初继承协议等有力证据,同时将这些年G小姐几 年如一日尽心尽力地照顾父亲的事实以及证据摆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法院判定房屋由G小姐继承。在本案中,律师最大限度的维护了G小姐的权益,使 得顾某保住了自己对房屋的继承权。在继承纠纷中,房产纠纷是最为常见的种类。遇到这种纠纷,往往需要的证据众多或者法律关系复杂,但是万不可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权益,合法的权益必将得...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