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个人房产
说明: 导读:父母去世后总会给孩子们留下一笔遗产,因为大部分人都没有立遗嘱的意识,这就使得子女在继承遗产时会产生纠纷。为了尽可能的避免和解决纠纷,法律规定了相应的继承顺序和原则,这就让人们在产生继承纠纷时,有法可依,有据可循。那么,正确的继承顺序应当是什么?什么人可以多分得遗产?什么人应当少分?什么人没有资格继承?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李大是李二、李三、李四的父亲,李大的妻子张某去世多年,李大在妻子去世之后没有再娶。大儿子李二是二级残疾,一直由小儿子李三监护照顾。女儿李四早年去世,留下一个儿子王某。小儿子李三的妻子是邓某,两人有一个女儿李小。两年前李大所有的一套房产A动迁,李大、李二、李三、李小和邓某作为安置对象,每人可获得安置费20万元,大家商量后决定再选购基地的安置房两套,一套房产B由李大和李小出资购买,另一套房产C由李三和邓某出资购买。因为李大和李小的安置款不足以购买房产B,所以决定从李二和李三的安置款中分别拿出10万和19万用作房产B的购置。李大生前一直是由李三照顾,在他们共同生活的期间,李大曾多次脑梗住院,2008年李大因脑溢血留下后遗症,下半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一切均由李三悉心照料直至去世,丧葬事宜也全部由李三负责操办。王某在母亲李四去世后就未曾与李大来往过,也没有对李大尽过赡养义务。现李大去世,留下一份《遗产委托书》,表明其房产归李三继承,但对于拆迁获得的20万元安置费尚未确定继承份额,因此李二、李三将王某、邓某和李小起诉至法院,要求明晰各方财产。法律解读:按照《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在本案中,李大留下了《遗产委托书》,表明房产由李三继承,故《遗产委托书》实为李大所立的遗嘱。因为当有遗嘱的时候,遗嘱继承是应当优先于法定继承的,所以本案中,可以优先适用李大《遗产委托书》...
说明: 导读:婚姻的开始会引起一系列的法律关系的变化,同样婚姻的结束也会引起法律关系的变更。夫妻在婚前的财产婚后如何认定?夫妻婚后的财产是否都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财产分割有什么原则?离婚时未分割的财产是否可以重新分配?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叶某和邓某于1999年登记结婚,2010年协议离婚,但是有一套房产A尚未分割。离婚后,叶某一直居住在房产A中,邓某则住在娘家。2012年4月,叶某的儿子叶小与叶某商量,想将房产A卖出换一套更大点的房子以便结婚。作为父亲的叶某是愿意帮助儿子的,但是由于卖了房子就要将户口迁出,家中亲戚劝叶某不要卖房子,因为担心叶小将房子卖了后把钱拿走,不再管父亲叶某。于是叶某和叶小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叶小将房子卖出拿到钱款后,要给叶某40万元。可是至今叶小没有给叶某一分钱,也为再来看过叶某。另外,房产A曾在2009年转让给邓某的同学吴某,但是该转让只是一种形式,吴某未支付钱款,叶某一家也未将户口迁走,叶某和叶小还是一直居住在房产A中,直到2012年,儿子叶小将房屋卖出。因为原房产是叶某和邓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如果起诉叶小,可能会被认为房产不是叶小的,叶小也可以辩称没拿到钱款。因此叶某以该房产是离婚时未分割的财产为由,将邓某诉法院。法律解读:共有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同一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用益物权或者担保物权。共有又分为共同共有和按份共有。共同共有是指各共有人之间不分份额地共同对同一财产享有所有权并承担相应的义务。共同共有的最基本特征是基于特定的共有关系才成立的,如家庭关系、婚姻关系和共同继承关系等,在特定情形下当事人也可以通过约定的方式设立共同共有关系。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  在本案中,叶某和邓某对于涉诉房屋是享有共有权的,因为共有人之间...
说明: 导读:婚姻的开始总是伴随着幸福,但是当一段婚姻走到尽头,就不得不面对财产分割、抚养权纠纷这样残酷的现实。作为离婚的双方主体,总是想争得最大的利益,那么在离婚案件中,法律对于财产的分割又有着怎样的规定呢?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钱某和孙某是中专同学,两人于2005年登记结婚。女方孙某从结婚前至今一直无固定工作 ,婚前一直叫男方钱某购买新房作为结婚婚房,但由于男方没有能力购买新房,女方一直很介意。2005年3月,两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5月,在酒店举办了婚礼。由于孙某自从毕业以后就几乎不上班,所以所有结婚费用全部是男方及男方家长承担,婚后居住在男方父母以男方名义出资购买的房产A中。孙某在结婚后一直以身体不好为由几乎没有正常上班,家里就靠钱某一个人一千多元的工资支撑着。结婚后虽然未采取避孕措施,但是孙某一直没有怀孕。2007年孙某的父亲一直在出差,所以孙某提出回娘家居住,以便照顾母亲,并将房产A用于出租,租金每月三千元,都打入孙某的银行卡上,钱某和孙某从2007年起就一直在孙某娘家居住。2010年8月初,孙某被查出患白血病,经钱某托关系购买了格列卫药物。当时孙某刚刚通过试用期的单位组织了十万元左右的捐款,钱某父母也当即拿出了八万元为孙某治病,孙某父母为其投保的保险赔付十万元。钱某每周都坚持带孙某去看中医,为其调理身体,由于孙某在患病期间没有工作,医疗保险无法正常使用,至今所有检查治疗费用全部为钱某一人承担。2012年孙某为了了却自己的汽车梦提出来购买汽车,钱某虽然经济能力有限,但是考虑到孙某重病在身不易受刺激,就将父母所赠与的钱款及自身全部钱款都用于买车,且车主为孙某的名字。至今汽车的保养费用都是钱某在负担,因为钱某经济能力有限,在孙某病情得到控制,最终完全康复后,就提出将车卖出,但是孙某始终不肯答应。而且孙某在此期间多次催促钱某购买新房,钱某的父母见儿子为此事烦心,于是就将新...
说明: 导读:丈夫婚前房产,离婚后,妻子作为房屋使用人能否得到拆迁补偿?案情介绍:张某和李某为夫妻,两人于1983年登记结婚,1984年育有一女。一家三口一直居住在位于上海市某区某街90号的系争房屋A内,三人户口也一直在此房屋。房屋A为私房,是李某在结婚之前所建,产权人为李某,该房的土地使用权证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发(1989年颁发)。婚后因李某赌博,影响夫妻感情,1992年李某因赌博被劳教1年半,1995年又因赌博而盗窃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夫妻因此感情破裂,1999年,张某起诉离婚。在离婚诉讼中,庭审记录显示,张某同意位于上海市某区某街90号的系争房屋A归李某。在判决书中也表明在判决生效后张某携女儿迁出房屋A。但在判决生效后,张某和女儿并未搬离系争房屋A,户口也未迁出,李某也同意两人继续居住于房屋A。李某2000年服刑结束后,也在该屋内居住。2010年8月,系争房屋A纳入动迁范围,动迁时张某、李某、女儿三人均为房屋A的实际使用人,三人户口也在房屋A。2012年3月,产权人李某与上海某动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公司)签订协议,就房屋A达成拆迁补偿协议。协议主要内容是:①公司提供动迁配套房二套,总价850431元;②安置补偿款项743175.46元,总计1593606元。在协商过程中,李某考虑张某和女儿为房屋使用人,同意其中一套动迁商品房的产权为妻子张某和女儿所有。现妻子张某主张:自己和女儿的户口一直放在房屋A,离婚后也未迁出仍居住于此。张某认为该房屋为夫妻共有财产,张某也是房屋A的共同所有人,要求获得拆迁补偿款中属于自己的份额,并和女儿共同主张1000000元的拆迁补偿款项。法律解读:本案争议焦点为房屋A是否为夫妻共有财产?非产权人是否可以基于户口存放和实际居住为由主张权利?通过此案,需要明确,处理夫妻共有纠纷的关键在于厘清夫妻共同财产和婚前人个财产的划界。本案中,只要明确系争房屋A是...
说明: 导读:房屋买卖中,买受方明知卖方代签他人姓名而未提异议,事后因房屋买卖未达成是否也应当负责。案情介绍:2015年12月17日,卖方赵某与买方钱某通过上海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居间协商签订《上海市房屋买卖合同》。由赵某向孙某出售位于A路B室的房屋及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在签订该买卖合同过程中,只有赵某与钱某在《上海市房屋买卖合同》上签字。钱某明知该房屋为赵某和其妻子孙某二人共同共有,仍然在未征求孙某的同意并且孙某不在场的情况下与赵某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孙某在房屋买卖合同签订时并不知情,而且孙某快要毕业,并且准备毕业后在上海工作,所以肯定是不愿意出售房屋的。孙某事后得知该情况,称房屋自己是房屋产权人,未经他的同意房屋买卖合同是无效的。于是将赵某和钱某诉至法院。法律解读:首先,赵某和孙某作为该房屋的共同共有人,根据《物权法》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应当经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在本案中,该房屋是赵某、孙某夫妻二人共同共有的财产,在出售时,赵某作为共同共有人,擅自处分共同共有房屋,不经孙某同意且在孙某事后不予追认的情况下,该房屋买卖合同虽然有效,能够产生债权法上的效果,但不会发生物权变动的效果。其次,买受人钱某在明知该房屋为夫妻二人共同共有的情况下,未征求孙某的同意而与赵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钱某的行为不符合善意第三人的构成要件。即钱某受让该不动产时不是善意的。依照《物权法》第九条之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动产物权的变动,经登记发生效力。如果第三人尚未获得变更登记,则不能使用善意取得制度。本案中,即使钱某是善意的,且支付了合理的对价,由于没有完成登记,不符合善意取得制度的构成要件,双方也不能发生善意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没有相关的依据和理由相信出卖人赵某享有代理权。其一,钱某在与赵孙夫妇一方交易时,已经对房屋权属证书上的权利人进行了必要的审查和识别。其二,签订合同时,卖...
说明: 导读:房屋拆迁,周某分得动迁安置房,不在被安置人之列的周某儿子能否入住安置房内?案情介绍:周某与另外四名家属原本住在上海市某路系争房屋内,后因该房屋拆迁,便被安置到了X区某小区内居住。周小系周某儿子,但并未一同被安排到X区某小区,但其于2001年2月26日将自己的户籍迁入该系争房屋内。现周小强行居住进周某及其家属的房屋内,给周某及其家属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于是周某诉至法院,以排除妨碍为由要求周小搬离自己的房屋。法律解读:本案中的系争房屋是承租公房,指由国家以及国有企业、事业单位投资兴建、销售的住宅,在住宅未出售之前,住宅的产权(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归国家所有。目前居民租用的公有住房,按房改政策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可售公有住房,一类是不可售公有住房。上述两类房均为使用权房。根据《城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住宅用房承租人在租赁期限内死亡的,其共同居住两年以上的家庭成员可以继续承租。因此,本案中作为原告的当事人周某及其他当事人也并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及时办理更名手续,因此在发生公租房的居住纠纷时不能依据公房的承租权来主张自己的权利。所以法院以此为由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合理合法的。相关法条:建设部《城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住宅用房承租人在租赁期限内死亡的,其共同居住两年以上的家庭成员可以继续承租。《上海市公有房屋租赁管理办法(试行)实施细则》第六条规定,承租人外迁或死亡,同住亲属申请过户,处理原则如下:1.同住亲属与原承租人共同生活,并有本处常住户口,他处确无住房,要求合理的,一般可同意过户继续承租,由房管所核定,如同住亲属成员有多人的,必立具书面协议,确定过户户名后办理。
说明: 案情简介:2008年3月3日,年近八旬的老人张收到了上海市A区人民法院的传票,原来是他的继孙李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张搬出已经居住了12年的公房,并且李主张对该房屋的单一产权。但是老人家已经别无去处,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委托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陈律师作为其代理人,收集证据,整理资料,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陈律师通过多种途径,调查到以下事实,基本还原了当事人错综复杂的纠葛。1982年,李的祖母王与张结婚,当时王比较贫寒,只是一个没有工作单位的家庭主妇,生活来源基本依靠张支出。1984年,二人在上海市某小商品市场租的一摊位,生意做得不错,净赚60余万元。在获得闲置资金后,二人便歇业过上悠闲地生活,由于张有41年的工龄,得于1996年在王长子所在地的某村租住一套使用权房,居住四年后,于2000年买断产权,全部手续由王办理,张并没有过问具体过程,房屋产权人具体为谁,张并不知晓,但是买断产权时,使用了张的工龄。2006年,王去世,此时张一人居住于该房屋内,一切如常。直到2008年,接到诉状之日起,方知自己的居住12年的房子竟然所有权被安置为其他人。在收到诉状后,张同时提出反诉,主张对房屋的产权。最终,法院判决,不予支持李要求张搬出涉案房屋的诉讼请求;张主张涉案房屋由自己购买,亦不予采信。理由如下: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张对其出资购买涉案房屋无证据支持,故诉求不予支持。但涉案房屋是张在与王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使用权的置换及产权的购买手续均由王办理,而在购买过程中,又使用了张的工龄。李在取得房屋产权时,实际认可了张对涉案房屋居住的权利,而且房屋一直由王与张共同居住。同时张已年过八旬,同时无其他去处,故李诉请不予支持。法律解读:透过此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以下法律问题:1.证据的关键性。抛开其他的事实法律问题,看程序法律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
说明: 导读:婚前个人出资购房、婚后父母出资购房,登记在夫妻名下,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案情介绍:孙某与何某于2008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一女。两人因无感情基础,且已长期分居,期间何某怀疑孙某与其同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并调取了开房记录加以证明。孙某辩称开房是为了看展单位团委工作需要,也收集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书面材料来证明不存在妻子何某所述与同事有不正常男女关系。因此事,夫妻争吵不断,夫妻关系确已破裂,故起诉离婚。离婚协商中,在财产分割上未达成一致意见。主要财产情况:2007年孙某个人出资购得价值55万元的房屋A(现金35万元,贷款20万元),房产证上登记为孙某和何某夫妻两人(何某要求登记为产权人才答应结婚),婚后两人共同偿还贷款。2010年为了生育二胎,将房屋A以87万元的价格卖出,所得款项的17.1万元用于还贷,用剩余款项另购得价值215万元的房屋B(现金132.5万元,贷款82.5万元),登记在夫妻两人名下。其中,何某提出所生女儿姓何,何某母亲便补贴100万元用于购房。离婚分割财产时孙某主张房屋A为其个人婚前财产,何某不能基于房屋A获得权益。即孙某要求:1.返还首套房的首付35万元及其增值部分20万元,共计55万元;2.对房屋B进行分割,房屋B市值295万元,扣除未还贷款65万元,两人可均分得115万元;3.分割在何某名下的股票、基金和共同存款。何某主张:1.房屋A应按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购买房屋B时何某母亲拿出的100万元是夫妻双方向何母的借款,应以夫妻共同债务处理;3.夫妻两人已没有共同存款,均已用于家庭生活和孩子抚养。案件结果: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协议:1.原告孙某与被告何某离婚;2.离婚后,房屋B归何某所有,原告孙某放弃房屋B内属于孙某的份额,被告何某一次性给付原告孙某房屋B折价款80万元。3.其他在双方个人处及几人名下的财产归个人所有。法律解读...
说明: 导读:身为一介女流,当面对亡夫家人争夺房产继承权时,怎样才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权益。此时,律师的介入与帮助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你的权益。案情介绍: 现居上海的M女士命途多舛,生活不易。早在2002年3月,其丈夫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因为身体不好,没有谋生能力的M女士只能继续住在当初和丈夫一起居住的房内。2013年,M女士的亡夫父母将M女士告上法院,称其居住的房屋应当归父母所有,同时称M女士已经在丈夫去世时拿到了钱财,因此不能够继承房屋,也无权居住。但是,此时的M女士依旧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在丈夫过世时拿过任何钱财,面对二老的诉讼,万分无奈下,M女士只能找到律师事务所,希望求得帮助,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法律解读:我国继承法规定,父母、配偶、子女都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因此在本案中,M女士完全有权利继承亡夫的房产。但是,当二老谎称M女士已经拿到相应的钱财时,M女士要保障自己的权利,就必须坚持自己的立场和没有拿到任何补偿这一观点。在这个过程中,律师充分分析了案情,并在法庭上为M女士据理力争,维护M女士的最大权益。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M女士保住了自己在房屋上的继承权,同时拥有了继续使用居住该房屋的权利。
说明: 案情介绍:杜某某与叔侄杜青某、叔嫂周某某关于《A区B路XX弄XX号XX室房屋使用权纠纷》案例2010年6月13日,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陈明律师接受杜某某委托,作为其与叔侄杜青某、叔嫂周某某关于A区B路XX弄XX号XX室房屋使用权纠纷一案的一审被告诉讼代理人。接手案件后,陈明律师到被告住处了解实情,发现委托人杜某某长期患有精神弱智疾病,系智障人士,在法律上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杜某某是原国有工厂职工,现已退休,离婚育一患有精神疾病女儿,生活来源基本靠退休金,收入非常微薄,且家庭其他成员经济条件也不佳,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赡养,是典型的社会弱势群体。案件解读:知道实情后,陈明律师主动免去了该当事人的全部律师服务费,委托人家属十分感动,使得原本还准备四处借钱打官司的他们一下子从失落又重燃希望。陈明律师在详细研究案卷材料的基础上,主动到原被告双方住所地居委、原户籍地居委调查案情,特别是针对原告杜青某举证的,由C村街道B路XX弄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原告杜青某、周某某在2002年从湖北来沪居住在被告房屋内,原告杜青某同年到部队服役和原告周某某被迫搬出被告房屋为内容的证据。陈明律师多次走访该居委会,以真实的事实为依据和居委会据理力争,终于取得了相同居委会后期出具的以前份说辞为否定内容的书面证据,以证明两原告并非一直居住在被告的房屋内,并且凭借此有利证据在庭上针锋相对的驳斥了原告的举证内容。可谓此诉画龙点睛之笔。同时陈明律师还对上海市政府关于知青子女户口落实的政策、知青人员动拆迁分配政策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了深入研究,为法庭上己方法律的适用和反驳对方的立场提供了充分的依据。在陈明律师的努力下被告杜大广最终获得了宝山区法院的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全部被驳回。事后委托人准备摆家宴邀请承办律师庆贺成功,但陈律师在委婉推辞的同时劝说委托人家属,家庭纠纷最好的处理方式无疑是淡化矛盾。如今家庭成员已...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