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公房纠纷
说明: 导读:人世间最无私的爱莫过于父母对子女的爱。女儿两岁,夫妻离婚,女儿跟随母亲生活。后丈夫房屋动迁,却未将属于女儿的份额交给妻子,纷争一触即发。是丈夫看重金钱多过女儿,不愿意支付安置款?还是另有隐情?请看下文介绍。案情介绍:谢某和林某2003年步入婚姻殿堂,2005年生育女儿谢小某。然而这段婚姻却仅仅维持了三年。2006年,由于性格严重不合,二人签订了离婚协议书,2007年7月正式办理离婚手续。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婚生子谢小某由女方林某抚养,谢某需一次性支付给林某五万元抚养费用于女儿生活至其18周岁止。离婚后,谢小某的户口仍登记在谢某处,地址为A路X号。2010年,A路房屋纳入动迁范围,谢某、谢某大(谢某父亲)、谢小某均是安置补偿对象。此次拆迁,共获得拆迁补偿安置费共计150余万元。根据动迁政策,安置款中有25万元为谢小某所有。由于谢某向林某隐瞒了拆迁协议内容,2011年3月林某始知拆迁事宜,不禁为谢某的行为感到愤怒。谢小某是谢某的亲生女儿,谢某却连本属于女儿的25万元安置费都不愿意支付。于是林某请求法院冻结了谢某的账户。这时,谢某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其实,谢某作为谢小某的亲生父亲,也是十分疼爱女儿的。他担心女儿现在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会随意支配自己交付的安置款,不将安置款用于女儿的学习生活,因此不愿意将女儿的安置款交给前妻。而林某也出于同样的考虑,担心谢某侵吞本属于女儿的份额,她想为女儿争取更多的保障。不言而喻,双方均是出于对女儿的维护才针锋相对。最终,经过纠纷各方的积极调解,达成了一致协议:一、林某同意前往Y区人民法院对动迁款解除保全,并将谢小某的户口迁至B村Z房屋。谢某承诺为谢小某在银行开立个人账户,在户口迁出当日,谢某将谢小某的二十万元动迁款汇入设立账户,并将银行卡交由林某保管。二、以上二十万元林某必须承诺将其专门用于谢小某以及她的成长生活,其中七万元必须用于给谢小某购...
说明: 导读:因受旧家庭传统观念的影响,在承租的公有房屋上以丈夫之名为户主,房屋来源于自己单位的分配。丈夫去世后,一直空挂户口的继孙女次要求分割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项。案情介绍:张先生与王女士再婚夫妻,2004年5月张先生去世。张小甲是张先生之子,张小乙系张小甲之女。1980年,上海市和谐路A弄B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由王女士单位(原上海纱布厂)分配给张先生户,原由张先生承租,后承租人变更为王女士。涉案房屋有张小乙、王女士等4人户籍在册。2015年6月21日,征收人(甲方)与王女士(乙方)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明确C区人民政府于2015年5月8日对幸福苑地块项目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认定涉案房屋建筑面积为12.782平方米,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条件。房屋价值补偿款为839345.77元、装潢补偿3834.6元。其他补贴奖励合计667702.72元,其中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偿3万元、搬家费800元、家用设施移转费2500元、居住协议签约奖18万元、早签多得益奖3万元、全货币方式奖励40万元、签约搬迁利息24402.72元。《幸福苑地块计算单》载明:居住提前搬迁加奖10万元、临时安置费9000元、居住搬迁奖励2万元、自行搬场费1000元。2015年9月26日,王女士女儿陈小妹领取了2.1万元。根据1985年,《职工住房调配通知单》载明:受配人张小甲夫妇和张小乙,现住房为本市永定路87弄31号,配房地址为本市X七村94号302室,调配原因为该户三代居住困难,故增配张小甲一家三口人居住。后,张小甲购买了该房屋售后产权,建筑面积为31.97平方米。2012年,张小甲夫妇购买了本市X七村N号M室房屋,建筑面积60.8平方米。2013年7月5日,拆迁人与王二、张小乙夫妇就本市某村5组XX号房屋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核准面积180平方米,安置房源为...
说明: 导读:本案中,甲名下有一套集资房,但并未取得该房的产权。在甲将房屋出租给乙居住时,乙的女友丙因使用液化气不当,导致房屋发生火灾,并造成多户邻居财产损失。此时财产遭受损失的邻居是该向侵权人丙请求赔偿,还是该向房屋所有权人甲请求赔偿呢?案情介绍:上海市松江区某镇A房屋,建筑面积为86平方米的商品房,是甲在1993年时以58562元的价格购买的。现在甲名下有2处住房,其中一套A房屋是集资房,甲没有产权证;另一套B房屋是乡下的老房子,甲有土地使用证。甲现在59岁,马上就要退休,其妻子已经退休,现在由于身体原因常年在家休养。甲名下的A房屋,从1994年至2005年一直用于自己居住,后来用于出租。在2006年到2008年期间租给了一个浙江温州人,2009年到2010年1月期间租给了一对年轻夫妇,后来因为甲嫌弃他们把房屋内的卫生环境搞得太差,所以在2010年1月结束了和他们的租房合同。后来甲又在网上招租,是一家叫做上海某房产中介公司的一名叫丁的人打电话给甲,说要租他的房子。丁是本地人,甲原先也认识他,随后,甲的儿子与丁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该合同是2010年2月20日签订,合同中载明出租方为甲的儿子,承租方为乙,租赁标的是A房屋,租金是每月1200元,3个月一付,租赁期限是自2010年2月22日至2011年2月21日。丁是乙的朋友,从事房屋中介,房屋租赁合同是由丁代乙与甲的儿子签订,丁事后未向乙收取中介费。出租该房屋时甲提供电话和宽带,双人床3个,空调2个,电热水器一台,脱水机一台,没有提供厨房设备和用品。首次是以现金在丁处收取了3个月房租和1000元押金,之后的租金都是乙以3个月一次把租金打到甲的儿子的某银行卡上。乙在租住期间又分租了两户,原先甲也知道这个事情,当时也同意了,只是说明不要群租和租给乱七八糟的人就可以。分租的两家都是乙在操作,甲并未与他们接触过。房屋租赁合同中约定201...
说明: 导读:谁才是公有房屋的承租人?谁才是房屋的共同居住人?当涉及自身权益时,和睦的一家人也可能对簿公堂。 案情介绍:上海市和谐路A弄B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系公房,原承租人为刘大宝(2004年已死亡),居住面积为8.3平方米。2015年5月8日,涉案房屋被纳入沪闸府房证(2015)001号房屋征收决定确定的征收范围内。此时,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为刘太太;该处户籍登记为1户,在册人口为4人,即户主刘太太、俞小宝、继孙女俞小贝及俞小贝的女儿张小妹。涉案房屋经上海ABC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评估,估计单价为每平米建筑面积28835元。2015年3月9日,刘太太出具委托书,委托陈太太处理有关涉案房屋补偿方案的洽谈、签约、领款、交房等事宜。同年6月15日,E房管局认定刘太太、俞小贝、张小妹符合居住困难保障补贴申请对象的条件。该月21日,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上海市E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以下简称E一征所)代表E房管局与刘太太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为:E房管局为甲方,刘太太为乙方;涉案房屋类型为旧里,性质为公房,用途为居住,租赁凭证记载的居住面积为8。3平方米,认定建筑面积为12.7820平方米;涉案房屋的评估单价为每平米建筑面积28835元,评估单价低于评估均价的,按照评估进价计算涉案房屋的评估价格;涉案房屋的评估价格、价格补贴、套型面积补贴合计.77元;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户的条件;根据基地征收补偿方案,涉案房屋的装潢补偿款为3834.60元;乙方选择货币补偿;乙方可得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贴30000元、搬家补贴800元、家用设施移装费用补贴2500元、居住协议签约奖励为180000元、早签多得益奖为30000元、居住全货币方式奖励400000元、签约搬迁利息24402.72元;本协议生效后,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同...
说明: 导读:继孙女一直空挂户口,常年居住在国外,现房屋被征收,孙女要求分配拆迁补偿款,一纸诉状将继祖母告上法庭,要求分割房屋征收补偿款。案情介绍:刘先生与刘太太系再婚夫妻,刘宝宝系刘先生孙女。1980年10月28日,上海纱布厂将上海市闸北区AB路C弄D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分配给刘先生户,承租人为刘先生,刘先生与刘太太共同居住在涉案房屋内。2002年7月4日刘宝宝的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内,2004年5月14日刘先生死亡,2004年11月28日,刘太太的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内。2005年1月6日,刘太太作为申请人申请变更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公有居住房屋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载明本处有户口的为刘先生与刘太太夫妻二人,共同居住人同意签章处签有刘先生与刘太太的名字,还加盖了上海市闸北区南站街道南高寿里居民委员会的公章。嗣后,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变更为刘太太。2015年5月8日,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发布房屋征收决定,涉案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围。刘太太已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并于同年8月办理了退房手续,涉案房屋内部已被拆除。刘宝宝称涉案房屋是公房,承租人原为其祖父刘先生;刘先生于2004年5月11日去世后,涉案房屋内仅有刘宝宝自己作为户主户籍在册;刘太太与刘先生系再婚夫妇,其户籍原在上海市虹口区幸福路N弄M号房屋内;在享受幸福路房屋的拆迁安置后,刘太太于2004年11月28日将户籍迁回涉案房屋内;2015年3月,涉案房屋所在地块的旧改征收工作开始实施,刘宝宝发现刘太太作为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与征收单位协商签约;经了解,刘太太在未与刘宝宝协商的情况下于2005年1月6日擅自申请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的签名并不是刘宝宝自己本人所签;上海南站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没有尽审核义务,将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变更为不符合同住人条件的刘太太,且刘太太已在其他处享受过动迁安置。刘宝宝称其从2001年工作开始在涉案房屋内,直至2005年出...
说明: 导读:承租人一直拖欠租金拒不给付且一直霸占承租房屋,态度极其恶劣,甚至使用暴力。无奈之下只能诉诸法律,经过多方努力,双方当事人在自愿友好的前提下达成一致约定,最终取得了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案情介绍:刘大大与张小小系夫妻关系,张小小是上海美丽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上海美丽美容美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在上海市A路B号。2008年2月15日,刘大大向王小甲租借A路B号门面房用于开美容美发店。双方之间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租赁合同》约定:租期三年,自2008年2月15日起至2011年2月14日止;第三年年租金为伍万陆仟元整;如果租期期限届满,需要续租,提前一个月双方协商,协商不成,刘大大自动退出,否则超期一天,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500元。2011年2月15日至2011年2月14日一年的租金伍万陆仟元整,刘大大实际上只支付了五万元,还剩下六千元租金,王小甲多次向刘大大催收,刘大大与张小小均以各种理由抵赖,一直都没有支付。2010年年底王小甲和刘大大与张小小对于续租的问题进行协商,但是对于租金协商没有达成一致约定,王小甲鉴于之前二人没有按时支付租金,现对于续租问题又不能达成一致约定,就不愿意将房屋继续出租给夫妻二人。2011年2月15日租赁期满后,王小甲多次要求其夫妻二人搬离所租房屋,并且要求支付拖欠的租金,并要求按照合同的约定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王小甲曾为了本着友好协商的诚意,虑到夫妻二人开店经营不容易,甚至答应对于夫妻二人剩余的6000元租金只要他们及时支付,可以免掉一半即只需要他们支付3000元。但是刘大大夫妻二人不但不履行相应的义务,态度极其恶劣,甚至对王小甲及其家人打大出手。现刘大大与张小小夫妻二人即不支付剩余拖欠的租金,又不搬离承租的房屋,继续占用。王小甲万般无奈只能寻求法律的帮助。刘大大与张小小夫妻二人称,租赁期届满前王小甲曾经同意续租,为了开设美丽美容美发店投入了大量的资...
说明: 导读:平等、自愿、等价有偿是民事活动中的基本原则,民事活动主体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法律的框架下自由的签订合同,且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和享受权利。案情介绍:2008年2月1日上海A实业有限公司(乙方)与B物业公司(甲方)签订《上海C公寓住宅小区智能化安防系统改建工程协议》一份,其中约定,由甲方委托乙方改建C公寓小区楼宇对讲系统,工程地点为C路某弄C公寓,承包范围小区楼宇对讲系统,开工日期为2008年2月25日,竣工日期为2008年4月24日,质量标注:《民用建筑电气设计规范》、《中国电气装置安装工程施工及验收规范》、《安全防范的工程程序与要求》、《安全防范系列通用图形符号》、《民用闭路监控电视系统工程技术规范》、《电力工程电缆设计规范》。工程部分价款和总价款:(1)小区楼宇对讲系统119163元;(2)税金4766.52元;(3)总价款为123929.52元。工程质量:工(1)程质量应达到协议书约定的额质量标准,质量标准的评定以国家或者行业的质量检验评定标准为依据;(2)双方对工程质量有争议,由双方同意的工程质量检测机构鉴定,所需费用及因此造成的损失,由责任方承担,双方均有责任,由双方根据其责任分别承担;(3)工程质量达不到约定标准的部分,甲方有权要求拆除和重新施工,直到符合约定标准。因乙方原因达不到约定标准,由乙方承担拆除和重新施工的费用;(4)因甲方指令失误或其他非乙方原因发生的追加合同价款,由甲方承担。合同价款与支付:(1)本小区楼宇对讲系统项目价格由甲乙双方在协议书内约定;(2)任何一方不得擅自改变;(3)可调价格合同中合同价款的调整因素包括: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政策变化影响合同假乱;工程造价管理部门公布的价格调整;一周内非乙方原因停水、停电、停气造成停工累计超过8小时;甲方需要增加或变更最初双方所定的材料、产品、配件和安装方案;(4)本合同中所签订的工程部分...
说明: 导读:耄耋之年的夫妻二人,丈夫身患重病卧床不起,妻子年老,常年体弱多病,儿子一家三口不但不承担起赡养二老的义务,还将二老赶出原本属于他们的房屋。身为父母的夫妻二人,是该容忍儿子的所做所为,还是抛开亲情,去寻求法律帮助?案情介绍:甲乙为夫妻关系,丁是甲乙的大儿子,丙是甲乙的二儿子,戊是丙的妻子,己是丙的女儿。儿子丙40多岁了,对二老一直未尽赡养义务,而且丙一家三口一直吃住在二老家。房子是二老在2001年买下的产权房,儿子丙和孙女有户口在里面,儿媳妇戊没有户口。1956年甲、乙由单位分房获得了上海市闸北区某路某村某号某室的使用权。2001年二老将该房屋的所有权买下,并获取了该房屋的产权证,丙没对房子做过任何贡献,甲退休前曾是上海某单位的员工,单位将房子分配给甲的时候,丙还没有出生。2001年,丙用自己的工龄买下了房子的产权,之后他把老伴乙的名字加到了产权证上。丙出生后确实一直居住在这间房子里,但是这并不是因为房子是儿子的,而是因为在儿子成年之前,甲乙二老要抚养儿子,这是为人父母需要尽到的基本责任。丙成年后,作为一个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人,完全是有能力解决自己的住房问题,但是甲并没有要求儿子搬出去,甲想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年纪大了也需要身边有个子女可以有个照顾。但是,事与愿违,甲乙二老含辛茹苦的把丙养大,但是夫妻二人老了之后儿子不但不尽赡养义务,还经常打骂二老。为此夫妻二人十分寒心和失望,对于如此不孝的儿子,二老觉得也没有必要再让其居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甲的这套房子只有39.2平方米,甲和老伴搬出去之前,同时挤了5个成年人,这使得二老感觉十分不适,再加上二老年事已高体弱多病,需要人照顾,儿子丙的种种行为令二老十分的反感,二老实在忍受不了才从房子里搬了出去。可以想象,二老都是80多岁的老人了,如果不是实在忍受不了儿子的行为,又怎么会从自己住了50多年的房子中搬出去,去外面租房子住...
说明: 导读:夫妻二人离婚,判决书中对房产进行了划分。但双方并未办理更正,产权证上仍只有前夫一人。而后房屋拆迁,前夫欲隐瞒前妻与动迁组签约,却被前妻察觉。前妻究竟能在此次房屋征收中获得何种补偿?且看下文叙述。案情介绍:金某和江某1992年相识恋爱,三年后二人领证结婚,婚后二人育有一子江小某。2004年,二人因感情不合,开始分居。两年后,二人在法院主持下签订了民事调解书,正式离婚。双方在调解书中约定:儿子江小某随江某生活,金某按月支付抚养费至江小某18周岁止,并补付江小某抚育费2000元;双方个人处的财产归个人所有;江某名下位于上海市某路A房屋中的三分之二产权归江某所有,三分之一产权归金某所有。2007年为造X路,房地局颁发9号许可证,将某路A房屋予以动迁。2008年12月25日,X路项目部在未与金某进行任何沟通及谈判下,将房屋强行拆除,使其无家可归。2009年2月,金某写了一封书信寄至上海市B区市政工程管理局和上海B动迁实业有限公司进行申诉。金某认为A房屋是独立产权且是分户居住,该房屋的动拆迁及安置补偿,其个人属于独立被安置对象,不应与其前夫在同一安置补偿协议里进行安置补偿。即便与其前夫在同一安置补偿协议中进行安置补偿,也应当安排与其一齐沟通协商。并请求B区市政工程管理局和B动迁实业有限公司暂缓与江某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同月,B区动迁实业有限公司和X路道路新建工程基寄给金某一封回信。信中言明,某路A的产权人为江某,但B区人民法院离婚调解书中确认了金某三分之一产权,因此就将二人一并安置,后根据实际情况,可以考虑对其另行安置。这封回信,让一个月薪一千多块,既要支付不菲房租,又要承担儿子抚养费的离婚母亲,看到了希望。因房屋拆迁后,金某曾多次找拆迁人协商,拆迁人要么欺瞒,要么蛮横拒绝。有了这封回信,金某信心满满的再次去找动迁组协商。可动迁组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直到2009年“五一”前...
说明: 导读:离婚十载,毫无交集。一朝动迁,纷争乍现。早年离婚,妻子携女搬离夫家,居无定所。现今夫家房产征收,前妻补偿甚微。婚姻不存,情谊消散。前妻能否赢得更多补偿?且看下文细细道来。案情介绍:王某与肃某1985年结婚,婚后一直居住在某路A房屋。1986年生育女儿肃小某,三人户口均在系争房屋内。2001年,王某和肃某离婚,王某携女儿肃小某搬出A房屋,再也没与肃某联系过。2007年9月29号上海市X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发布房屋拆迁公告,建设项目为:某广场(西二地块二期)土地储备,A房屋在该拆迁范围内。2008年,王某得知房屋动迁,由于事务繁忙,便没有去现场查看。待2009年回到A时,发现房子已经被拆了。这时,王某却联系不上肃某,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只知道他的工作单位。于是王某找上了动迁组,动迁组回应,肃某是房屋的产权人,所以就和他商谈并签订了《某路A房屋的动迁安置协议》。动迁组认为王某不属于拆迁安置协议的签约主体。同时,动迁组表示,动迁安置协议中已将王某及其女儿作为安置人员予以补偿安置。并告知王某,她们母女二人总共可以获得24万的补偿款。并且,肃某已经把24万交由动迁组保管,等待王某来领取。如果,王某对相关份额的分配问题不满意,应由家庭内部协商,拆迁人不会干涉。但王某却从另外途径得知,该房屋所在地的安置补偿为每人24万,她和女儿一共可以获得48万,肃某却只给自己24万,感到十分气愤。事实上,该房屋产权人为肃大某,其已于2000年死亡。房屋建筑面积42.7平,该户有两本户口本,其中一册人口为肃某、王某、肃小某;另一本在册人口为肃丁、林一、林二。因系争房屋的产权人已死亡,其五名子女肃某、肃甲、肃乙、肃丙、肃丁分别与市储备中心、X土发中心签订了补偿协议。根据《安置补偿协议》,约定安置人员包括王某、肃小某。同时,协议中约定五名继承人各分得8.54平方米。肃某选择货币补偿的补偿安置方式,被拆迁房屋房...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