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公房纠纷
说明: 导读:甲与乙离婚时签订了离婚协议,协议中约定甲放弃某系争房产的产权份额,离婚后,甲发现在与乙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还有一处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没有分割,此时的甲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案情介绍:甲与乙原系夫妻关系,丙为乙的父亲,甲乙两人于2002年11月6日登记结婚,2008年6月17日协议离婚。2003年乙参与购买浦东新区A路某弄某号某室房屋(系争房产1),该房屋于2003年8月29日取得产权,权利人为乙、丙共有;2006年乙参与购买浦东新区B路某弄某号某室房屋(系争房产2),于2006年8月14日取得产权,权利人为被告乙的父母、乙和乙的弟弟。2010年3月原告甲通过向房地产交易中心调查发现被告有上述购房行为且是上述房屋的部分产权人。上述两处房产均是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因此这两处房产都属于甲与乙的夫妻共有财产。2008年6月17日甲与乙协议离婚,并签有自愿离婚协议书,其内容为一、  双方所生一子姓名XX,05、5、23出生,现由女方抚养,每月男方付给儿子人民币柒佰元正生活费。儿子教育费、医疗费由男方各自承担50%,至儿子十八周岁止。二、  A路某弄某号某室产权系男方及男方父亲所有,男方产权份额归男方所有,女方自愿放弃上述产权份额。三、  婚后双方无债务。在此前的2008年5月28日,甲出具给乙一份离婚协议,内容为“本人放弃位于A路某弄某号某室房产一套!双方育有一子XX归母亲甲抚养,至成人18岁可以拥有动迁费23.9万元!甲个人动迁费归乙有!特此证明。”该协议书上只有甲的签名而无乙的签名,但乙确认该协议上的内容。对该协议上“甲”的签名是否甲本人所签,甲称不是。经被告乙申请,法院依法委托上海市某司法鉴定所对署期2008年5月28日的离婚协议落款处“甲”签名字迹是否甲本人所签进行笔迹鉴定,该鉴定意见分析说明中表...
说明: 导读:因好心帮助兄长儿子读书便利,让其一家入住自己承租的公有住房,在其取得公有住房的产权后出售已有的私房时,现兄长一家要求其赔偿一家人的居住权益的损失。案情介绍:张小某与王某某系母子关系,张大某系张小某的叔叔。上海市闸北区某路A弄B号N室(以下简称N室房屋)房屋系动迁取得,张大某及其父母张某、杜某作为安置人。1995年11月3日,N室房屋颁发租用公房凭证,租赁户名为张大某,附注处注明“迁入三人:张大某、张某、杜某”。2003年6月10日,张大某购买N室房屋产权,2003年6月20日,张大某经核准登记为N室房屋的房地产权利人。2008年7月14日,张大某将N室房屋出售给案外人王某,房价款为40万元,王某于2008年7月30日经核准登记为N室房屋的房地产权利人。张小某与王某某当时并不知道张大某取得了N室房屋的产权。张小某、王某某称其与张大某系叔侄、叔嫂关系。1985年王某某与张大某的哥哥张大大结婚,育有一子张小某、一女张小女。2002年7月张大大全家从湖北回沪入住N室房屋,当时的N室房屋为公有住房,承租人为张大某。2003年6月张大某买下了N室房屋的产权。2007年12月,张小某因参军注销户口。张大某趁张小某在部队服役之机,同其兄弟杜大庭将王某某及杜亚男赶出N室房屋,并将N室出售给他人,并提供了上海市闸北区某村街道某路A弄居民委员会于2010年3月31日出具的证明,内容为“王某某和儿子张小某在2007年12月到部队服兵役,母亲王某某搬到某路C弄D室居住”。2009年12月张小某从部队复员回沪,因N室房屋已出售给他人,使得张小某与王某某无处可居,流离失所,现借房屋居住。张小某与王某某认为自己系N室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依法享有居住权,现在张大某将N室房屋出售,损害了他们的居住权。张大某称张小某与王某某对N室房屋要求居住权益损失补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认为张小某与王某某不符合“同住人”...
说明: 导读:本案中,甲本应享有家庭共有房屋动迁安置补偿费用的相应份额,但婆婆乙隐瞒甲,在没有代理权限的情况下,以全权委托的名义签署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将补偿款全额交付于丈夫丙。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拆迁补偿款被侵占,但甲个人又无法获取证明自己对安置款享有权利的相关材料,在该情形下,甲该用何种途径搜集相关证据材料?又该依据哪些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案情介绍:原告甲与被告丙的儿子丁原系夫妻关系,于2008年7月16日协议离婚,双方育有一子,协议约定儿子由女方抚养,双方没有其他的债务关系。在2005年至2006年间,原告系本市黄浦区和花香路某弄某号常住居民,且户籍也在该处。2006年6月,原告与被告及其家人共同居住的本市黄浦区和花香路某弄某号房屋动迁,原告的婆婆乙最初就本着隐瞒儿媳,也早有将补偿款占为己有的念头。因此,在原告并没有授予乙签署补偿协议的代理权的前提下,乙以全权委托的名义,而且是在原告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上海某公司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协议中双方约定选择以货币的方式给予补偿,最终乙得到安置款共计1,912,000元。由安置协议及相关规定确定,被安置人为包括原告在内的8人,房屋的承租人为李某(亡),房屋动迁后,被告的妻子乙将从动迁部门领取的全部房屋安置款1,912,000元交全部都交给了丙。被告丙先后用其中65万元购买本市杨高南路某弄某号某室、本市长清路某弄某号某室和本市西营南路某弄某号某室房屋由被告及其家人居住,其余动迁款在被告处。原告系本市黄浦区和花香路某弄某号房屋动迁被安置人,对该房屋安置款应享有权利,房屋动迁后,被告的妻子乙将从动迁部门领取的全部房屋安置款1,912,000元交与被告,故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八分之一份额动迁款的请求合法有据。因此根据以上案情,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1、甲是和花香路某弄某号的权利人。本案的原告甲与丁于2002年结婚,结婚后原告将户口...
说明: 导读:甲与乙系再婚夫妻,二人一直相偎相依,二人有自己的积蓄存款还有一所二人养老的温馨房屋。可是在妻子病逝不久,妻子的孙子一纸诉状将年过八旬的老人甲告上法庭,要求老人搬离与去世妻子一直居住的房屋。老人无处可去,只能寻求法律的救助。案情介绍:甲与乙于1984年再婚,当时乙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全职家庭妇女,一切的生活来源是依靠甲一人的收入支撑家庭生活。到1986年,由甲的长子小甲出面在上海市A路小商品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夫妻二人一起经营小商品,生意做得做得很好,二人也有了一定的余额存款。1990年居住的老房子动迁,夫妻二人搬到了B路房子居住,1992年搬至C路居住,因此在A路的生意也暂停。在几年的生意中,共盈利了60多万元。在此期间经济大权全由妻子乙掌握,甲从不过问金钱问题。甲的四个子女认为只要夫妻二人生活过得如意,子女们就不加干涉。1997年乙的大儿子在C村买下了某号某室的一套房屋,乙在购买此房屋时也出资了一部分。于是就把夫妻二人接到新购买的购买的房屋居住。过了三年以后,乙的儿媳说与二老居住在一起不方便也不开心,二老知道后于是决定自己出资买房居住,经过一番决定,2002年二人最后花费了12万元通过置换所得购买了位于D村的某号某室的房屋(以下称系争房屋),该房屋时使用权房,购买该房屋产权时使用了甲41年的工龄,但手续全部是由乙一人办理的。当时,甲问妻子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乙回答说让甲不要干涉,此房屋是其夫妻二人买来养老的。房屋购买以后,所有的装饰费用都是由夫妻二人出资的,费用的发票都保存完好。从《住房调配单》及房屋转产权时提供的《本户人员信息表》和《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可以知晓该房屋是由甲乙夫妻二人以及丙三人居住。根据《一九九五年出售公有住房方案实施细则》第五条 购买公有住房的对象为获得新分配住房的具有本市常住户口的职工和在住所地具有本市常住户口的公有住房承租人或年满18周岁的...
说明: 导读:方某患有癔症性精神病,在其法定代理人未到场的情况下签署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履行完毕后,江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诸法院,诉请所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无效。案情介绍:方某与林某系夫妻,婚后育有一子,居住于上海市A区某路100号。该房屋系私房,产权人为方某甲(已死亡),产权未变更,建筑面积为80.9平方米。该户有三本户口薄,其中一本在册人口为李某、方某乙;一本在册人口为方某、林某、林某甲;还有一本在册人口为方某丙。2002年,上海B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依据拆许字(2002)第3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对上址房屋进行拆迁。2002年11月27日,方某与上海B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签订了《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被拆迁人所有的房屋A区某路100号,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私,建筑面积80.9平方米,8(平方米)×3(人)=24(平方米);被拆迁人选择货币补偿的补偿安置方式;根据A区政府规定,被拆除房屋同区域已购公房上市交易平均市场单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3150元等;拆迁人应当支付给被拆迁人货币补偿款、搬家补助费、设备迁移费等合计99620元。同日,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乙方方某居住A区某路100号,因乙方家庭困难情况特殊,经乙方申请,甲方考虑到乙方的实际情况,可作一次性照顾补贴人民币60380元。上述两份协议拆迁人合计补偿被拆迁人160000元(其中1万元是为了照顾方某是精神病人而给予的“照顾费”)另,A区某路100号房屋被拆迁时,上海B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另行与该户内李某、方某乙以及方某丙分别签订了《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上海市城市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补充协议(2份)以及《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补充协议。协议签订后的当天晚上,方某将其已与拆迁人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事实告知其丈夫林某。上述房屋于2002年列入拆迁范围...
说明: 导读:在法律没有规定的前提下,该如何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民事纠纷?本案中,根据当时上海市相关政策,儿子为系争房屋的共有权人,但产权人为母亲一人,儿子希望其母亲同意将自己变更为系争房屋共有权人,但其母亲断然拒绝。作为母亲不愿将儿子变更为系争房屋的共有权人,儿子又该如何权衡亲情与法理?案情介绍:王某与李某系母子关系,李某为本案第一审的原告,王某为本案第一审的被告,系争房屋为上海市A区某房屋,该房屋曾是公有住房。1975年3月9日,李某与其父母、哥哥、姐姐五人搬到该房中居住,该房依据当时相关政策为使用权房。1986年,李某姐姐因结婚将户口从系争房屋中迁出, 1993年10月李某哥哥李某甲因去香港将户口从系争房屋中迁出,后于1996年5月27日由香港回国恢复户口。90年代初,王某依据相关法律将该房转为产权房,产权人登记为王某一人。现该房有王某、李某甲及其子和王某女儿李某乙四人户籍。李某及其妻、子和王某目前在该房屋内居住。2010年,李某得知此事后,认为系争房屋内有四名同住人,李某也是其一。作为同住人,依法对上海市系争房屋享有相关权利,因此李某与其母亲协商关于分割产权事宜,但是其母亲断然拒绝。1996年9月,李某工作单位分给其本人及其妻子位于上海市B区某室,居住面积为二层南间21平方米,二层后间8.9平方米,底层灶间共用,承租人为李某。李某的户籍于1997年1月14日从系争房屋迁往B区某室。2000年3月,李某分得的B区某室被拆迁。2000年3月,李某与拆迁单位签订《上海市房屋拆迁后就得货币安置补偿款共计132624元。此后,李某要求将其户籍迁回系争房屋中,但由于王某不同意而未果。1995年5月24日,王某丈夫李某大死亡。双方确认,李某大生前未留书面遗嘱。2010年8月3日,李某向法院提交书面材料,提出如李某为系争房屋产权共有人,保证在王某有生之年,不要求对该房屋进行析产,并自愿负担办理...
案例名称: 物业管理
说明: 物业管理作为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对客户整个交易项目的扩展性服务,同时也作为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一项单独的房地产法律服务业务,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从事各种类型的房地产物业管理法律服务。陈明律师事务所与A物业公司订立常年法律顾问合同,为该物业公司的法律问题提供咨询意见;代为草拟并审查各项法律事务文件、出具法律意见书、发表声明、办理见证等;代理该物业公司与各种项目谈判及其他非诉法律事务。同时,代理该物业公司参加诉讼、调解和仲裁活动。
说明: 导读:  外孙突献殷勤,搬至老人家陪伴老人,先是变卖家具,后在老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了房产过户手续,引发家庭纠纷。案情介绍:年近八旬的老人李某(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家中儿女早就已经成家立业。老人独居在上海市A房屋。由于女儿平日工作繁忙,小女儿的儿子刘某从两岁起就由老人帮忙照顾,直到外孙上中学,因此老人对这个外孙疼爱有加。如今刘某已经考上大学,现在就读于吉林省某学院一年级,因此他平日就很少在家,寒暑假回家后更多的是陪伴父母和约见同学,却很少回去看望从小照顾自己的外祖母。2007年的这个寒假,刘某却一反常态,在放假后的一天,拿着行李来到外祖母家,说是要在外祖母这儿住上一段时间。外祖母在感到欣喜之余又担心说这房子是大女儿的,需要征得大女儿的同意,而刘某却不以为然地说房子是可以办手续的,老人显然没有听出外孙的弦外之音。外孙搬进来后,又是装修,又是卖家具,其中前后将家里的家具大厨和五斗橱搬出去卖掉。李某欲加阻止却不能,外孙只是不理会,继续我行我素。2007年12月18日,老人在家休息的时候,被外孙带到了一个地方,糊里糊涂摁了几个手印,老人根本不知摁了手印的这些文件是作何所用。外孙的反常举动终于引起老人的怀疑。老人将摁手印的事情告诉了大女儿,大女儿心想不妙,立即到闸北区房产交易中心咨询,房产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老太太,你的房子前几天不是已经卖了吗?买主叫作刘某,这是你摁的手印呀。”老人一听,当场就蒙了,口里念到:“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我的房子没有了!”想到平日自己如此疼爱的外孙居然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事情,老人真是十分心寒,不禁老泪纵横。在大女儿及女婿的陪同下,老人找到小女儿及女婿商量无果之后,只能求助于律师,诉诸于法律。2008年1月的一天,老人在大女婿的陪同下来到陈明律师事务所,讲述了事情的始末。同年1月11日,陈明律师正式接受老人大女婿杨伟明的委托,为...
说明: 导读:王大一与母亲郭某住在现有房屋前后长达60年之久,期间对房屋进行占有、使用、维护,并无任何人对此提出异议。但在2010年房屋拆迁时,王二突然提出房屋属于自己所有,王大一系非法侵占其房产。事实究竟是什么,且看下文解读。案情介绍:王某有三个儿子,分别是王大、王二、王三,女儿王甲、王乙、王丙。王大在成年后承嗣给了王季氏家,后与郭某结婚,育有一子叫王大一。约1957年,王大去世;1970年,王大一与钱某结婚。王二于1951年将户口从老家迁往上海。王三在1961年参军离家。1950年8月10日,王某名下登记有八间瓦房,现位于张家港市某街道22组,当时家庭成员有10人。该房东邻为王季氏名下的两件半房屋,该房中当时家庭成员为一人。八间房屋的分布情况为:朝南正房三间、正房北朝东厢房三间、正房南朝南厢房两间。约1949年左右,王某对上述八间房屋进行了分割。1960年,王某去世。因没有书面分割协议,王某的子孙们对房产分割发生了争议。王二与王三认为:八间房屋中王二分得了东面两件朝南正房及正房南朝东厢房两间;王三分得了西面一间朝南正房及正房北朝东厢房三间,王大因已经承嗣给王季氏,因此王大没有分得王某名下的房屋。王某的孙子即王大一认为:八间房屋中,王大分得了东面两间朝南正房、王二分得了西面一间朝南正房及正房南朝东厢房两间、王三分得了正房北朝东厢房三间。分割八间房屋后,王某在1959年拆除了正房南朝东厢房两间。之后西面正房一间、正房北朝东三间厢房均被陆续拆除。东面的两间朝南正房(以下简称争议房屋)则一直由王大家的妻子郭某、儿子王大一使用。郭某居住在争议房屋中至2008年去世。90年代初郭某取得的争议房屋所涉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1998年王大一取得了争议房屋的村镇房屋所有权证,其中登记为平房两间。2010年3月20日因争议房屋拆迁,王大一作为争议房屋的所有人与拆迁部门签订了拆迁协议,根据拆迁协议王大...
说明: 导言:每个人都要有步入衰老的一天,而中国人更是秉信落叶归根这一传统观念。那么假如有一天,你从奋斗多年的岗位上退休,准备回老家的房屋安享晚年,却发现老屋被你的亲人以你本人的名义卖掉了,那么这个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呢?案情介绍:张某与妻子黄某婚后在A村依法取得宅基地。此后,张某于1985年因经营所需到B地经营谋生,以上房产一直空闲,期间张某从其岳父母处得知该空闲房产已出租于李某使用。2010年张某返乡养老,要求李某搬离该处房产。1994年张某的岳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上盖有张某的印章,并经所在村委同意。李某遂主张该一房产地已转让为其所有。黄某虽知自己父亲将房产转让给李某这一事实却一直未向张某说明。张某于其父亲2009年病逝送丧时才知房屋已卖掉。张某遂以从未签署或委托他人签署该《契约》为由否定其真实性,认为自己1990年从A村离开后至岳父死后出葬期间从未回过A村,且买卖契约上张某的印章与本人所持印章不一致,且房屋买卖契约签订时李某尚有宅基地,不能买卖他人的宅基地。双方各执己见,协商未果,遂诉至法院。张某要求李某立即排除妨碍,迁出系争房屋;在庭审中,张某增加诉讼请求,要求确认张某岳父与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无效。法律解读:本案争议的焦点系张某与李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张某称妻子一直未对自己讲起房屋买卖一事,直至事发时方才知道。但即使由张某岳父签订涉案协议,作为张某的岳父,持有张某的印章,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协议,张某岳父虽未向李某出示委托手续,但其与张某的特殊身份关系,按照一般人的社会经验,足以使作为交易相对人的李某作出张某岳父具有代理权的判断。此外,协议签订的过程中,双方邀请了张某、李某所在地村民委员会书记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盖双方村民委员会的公章,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涉案协议的签订及履行过程中,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有理由相信张...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