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公房纠纷
说明: 导读:张甲与张乙系叔侄关系。1951年,张甲的父亲张大在分家析产时,将张大名下原位于A市B村八间平房中的四间分配给了张甲。1968年,张甲将其中一间拆除,尚存三间房屋。从1975年开始,张乙住进该三间房屋,一直持续到2010年房屋拆迁时,期间将原房屋拆除并重建。现张甲起诉张乙要求其归还属于自己的拆迁安置补偿款。案情介绍:张甲与张乙系叔侄关系。1951年,张甲的父亲张大在分家析产时,将张大名下原位于A市B村八间平房中的四间分配给了张甲。1968年,张甲将其中一间拆除,尚存三间房屋。张甲称:1975年,张乙的母亲陈某家中住房紧张,陈某遂向张甲提出借用其中三间的请求,并得到了张甲的同意。1983年至2005年间,张乙趁张甲在外地工作之际,未经张甲同意擅自将上述三间房屋陆续拆除并翻建了新房(从1983年开始,张乙采取‘蚕食’的手段逐步拆除了张甲的房屋,直到2005年全部拆除)。2002年7月间,经张甲与张乙多次交涉,张乙为其另建三间平房,但一直未办理新建房屋的有关凭证。2010年4月,上述房屋呼入拆迁范围,拆迁部门对张乙的三间新建房连同其他房屋采取了安置补偿措施。2010年6月1日,张乙出具房产说明一份,确认上述房屋为张甲所有、系张乙擅自拆除的侵权事实,并承诺要将房屋归还给张甲,房产说明上有张乙的亲笔签名和手印。而张乙与其妻子李某却称:1965年,张甲从部队转业到西藏工作,于是就将上述三间房屋作价600元卖给了张乙的母亲陈某。1977年陈某与张乙分家,将上述房屋分给了张乙。张乙认为其拆除的房屋是母亲向张甲购买后拆除的,无需赔偿。张乙从未为张甲建造过任何房屋。对于2010年6月签订的房产说明,完全是张甲将内容写好后诱骗已经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张乙签字、按手印的,张乙的该行为是无效的。由于争执不下,张甲将张乙与李某起诉至法院,要求张乙返还非法侵占其在昆山市东农村11组杭家堂的合法房产,在2...
说明: 导读:朱四先天智力障碍,但有基本意思和自控能力,但未经法院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朱四出售房产,监护人协助参与,其中监护人为受益人,所签房屋买卖合同效力如何?案情介绍:朱某和张某两夫妇,育有4个儿子,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某一家因农村动迁,分别安置于四套房。其中朱四与父母安置于系争房屋A。朱四先天智力障碍,但有自控能力。2000年4月张某去世后,朱家四个儿子在长辈和见证人见证下,关于系争房屋立下协议:今后兄弟三人谁负责照顾朱四,谁即有权处理系争房屋A的所有权。从2009年开始,朱三被确定为朱四的监护人,期间至2012年4月朱四去世,一直照顾朱四的生活、医疗等日常事务。朱大和朱二几乎没有关心和照料过朱四。朱四在世时,虽然是有智力残疾,但是神智一直很清楚,思维和表达能力都可以,周边邻居可证明。2009年9月朱四提出,今后养老送终只能靠朱三了,同意将系争房屋A出售给嫂子骆某(朱三妻子)。2009年12月,通过正规中介签订房产买卖协议,并到房产交易中心办理房屋转让手续。中心工作人员亦在多次询问朱四意见,完成转让手续。2012年7月,朱大和朱二为了处理系争房屋A的权属问题,查询系争房屋A的房产情况后得知,系争房屋A已于2009年12月12日经买卖过户至骆某名下。朱大和朱二便主张:①朱四先天智力障碍,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②朱三是朱四的监护人,擅自处置朱四的财产,侵害了朱四的财产利益的行为无效。朱四反驳:①朱三一直尽心照顾朱四,并未损害朱四的合法利益。而朱大和朱二与系争房屋并无利害关系,无权就系争房屋A主张权利。②朱三做为朱四的监护人,征得朱四同意的前提下,和朱四一起处分系争房屋A,既没有损害朱四权利,也没有违法相关规范。③系争房屋的买卖已支付合理对价,并已完成房屋转让手续,程序合法。双方就此事争执不下,诉至法院。法律解读: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朱四与骆某的房屋买...
说明: 导言:人类作为自然万物中的一员,不可避免的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一自然流程。而每一个人都希望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时,为后代留下一笔遗产供其享用。而伴随着这份沉甸甸的遗产,各种纠纷亦扑面而来,这时我们应该怎么办?案情介绍:林四与林三系姐妹。上海市某某路128弄某房屋为林三、林四等四子女共有的财产。2008年4月下旬,林三、林四等共同协商将系争房屋出售。后通过中介居间介绍,林三、林四将系争房出售给案外人,刘某、李某,房屋出售价为73万元,其中33万元林三、林四已经作了分割,剩余40万元由林四领取,但其拒绝给付林三应得房款20万元。林四称,系争房产为父母林某,潘某的遗产。2002年,林氏夫妇立遗嘱,指定系争房屋由林三、林四等儿女共同继承。2008年12月21日,林三、林四及已故姐姐林二的丈夫三人签署一份名为《约定》的文件并经各方协商对如下内容进行约定:系争房应归林氏夫妇的四位子女或其后人共同继承;两位老人生病期间各子女在体恤照顾老人方面有所差别,故分割房产时应有所侧重平衡;根据系争房最终出让价,经各方协商作如下比例分割,即假设系争房屋总价为70万元,分配比例按林大10万元,林二10万元,林三17万元,林四33万元;如系争房屋最终出让价格不足70万元,则仍按此比例分割;如高于70万元,则多余部分归林三所有。但林四对此称系案外人在家中吵闹被迫所签,要求法院撤销该《约定》。父母生前及住院期间由林四照顾赡养、病故后丧葬事宜由林四料理,相关费用均由林四垫付。林三在父母生前并未尽到子女的职责,遗弃父母,其遗产分配份额应予减少。林四应获得系争房大部分产权份额,林三只能获得少部分份额,林四已经给付了林三应得的房款,其所垫付的父母生活费、医疗费、丧葬费、住院期间生活用品及营养费等共计20.5万元应从遗产中扣除。林三请求法院判令林四立即向其给付房价款20万元,林四拒绝支付。双方各执己见,为此诉至法院。法律解...
说明: 导读:遗产继承在有遗嘱的情况下按照遗嘱进行继承,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按照法定顺序继承遗产,遗嘱的真实性、合法性是最大的争议焦点,如何能确定一份遗嘱的效力,请看下面的案件。案情介绍:张某与王某系原配夫妻,婚后先后生育了六个子女,分别为张大姐、张二哥、张三哥、张四哥、张五哥、张六弟。张某于1981年1月5日去世,王某于1993年4月10日去世,张某过世后王某未再婚,张大姐于2003年6月5日去世,张五哥于2000年11月12日去世,被继承人张二哥于1958年于王女士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1963年10月11日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此后张二哥未再婚,也未收养、领养子女,张二哥于2013年9月3日死亡,张二哥的法定继承人是张二哥的兄弟姐妹。现由于张二哥已经去世,原告张小某表示愿意接受遗赠的意思,故诉至法院,请求确认遗赠效力,按照遗嘱将位于上海市闸北区某某路A室(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判原告所有,被告为张三哥、张四哥和张六弟,被告张四哥是原告张小某的父亲。原告出示张二哥于2012年6月15日在系争房屋所立自书遗嘱,见证人徐某是原告张小某的邻居,见证人章某是张二哥的邻居。被继承人没有其他遗嘱,该遗嘱也只有一份,立遗嘱时见证人在场。被告张三哥与张四哥表示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张六弟则认为遗嘱的字迹与张二哥的字迹相近,但是张二哥的签名和前面有点不同,同时在张二哥生前也没有表示过要立遗嘱,因此对遗嘱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但是相反的证据证明该遗嘱不是张二哥写的。法律解读:遗产是公民死亡后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或者遗赠办理。被继承人张二哥于2012年6月15日所立的遗嘱,由张二哥自书并签名、署期,有原告提供的遗嘱原件,并有案外人徐某及章某的证言印证,被告虽对遗嘱的效力不认可,但是不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反驳,因此遗嘱的真实性确定,同时遗嘱形式符合...
说明: 案情介绍:2008年1月11日,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陈明律师接受杨某某(残疾人)委托,作为当事人薛某某与林某关于《撤销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的一审原告诉讼代理人。原告薛某某系80多岁的老年人,是被告林某的外婆、委托人杨某某的岳母。薛某某早年丧偶,系独居生活;而林某幼年父母离婚,一直缺乏父母管教。根据杨某某陈诉,2007年某月某日,薛某某被林某欺骗至某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在薛某某不识字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所居住房屋A路某号某室过户给了林某某。2007年1月11日中午,女婿杨某某急匆匆的驾着残疾车来事务所向陈明主任求助,说家里为了这事已经吵的不可开交,岳母已经到了寻死寻活的地步。接到求助后,陈明律师立马放下手中的业务,迅速赶往薛某某住处,当时老太太想不开要跳楼,惊动了周围的许多邻居,正是陈明律师在危机时刻一起和家属把当事人从五楼的阳台劝了下来,避免了危险事件的发生。接着通过委托人,陈律师深入了解了事发当日的整个经过,并对该房屋的基本信息进行了调查。随后走访了A路街道、房地产交易中心、A派出所等当日与薛某某有过接触的机构,还向法院申请向相关证人调查取证。陈明律师认真细致的工作取得了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林某有意利用薛某某不识字的弱点,欺骗薛某某将系争房屋已过户到自己名下的事实,可以说诉前原告方已占据了明显优势。案件解读:陈明律师认为,本案系家庭成员之间的内部矛盾,为了维护当事人正当利益的同时,又要能保障老年人有个安详的晚年,本着创建和谐社会的宗旨,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不使家庭关系因为诉讼完全破裂。所以陈明律师一方面对当事人展开了思想工作,苦口婆心劝导家属,亲戚间的官司,无论哪方胜败,双方必然输了人情。不如坐下来协商,达成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大家皆大欢喜,即保住了房子又保住了亲情。另一方面与承办法官积极沟通,争取促使双方采用调解方式解决纠纷,得到了法官的支持。在坚持原则问题不让步的基础...
案例名称: 续租该如何约定
说明: 导读:房屋租赁期间,对方将系争房屋在内的整个房屋租赁给第三方,对方有无侵权行为,自己又能否以享有优先承租权为由继续承租呢?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上海市某某区某某路X弄1-37号房屋产权登记在甲公司名下。2009年8月30日,甲公司将上海市某某区某某路5号全部和1-5号2楼及一楼部分面积(以下简称“系争房屋”)交付给王先生使用,王先生支付保证金10万元。2009年9月25日,甲公司(甲方)与王先生(乙方)签订《某某晶品生活广场物业租赁合同》,约定甲方将系争房屋出租给乙方,合同第三条约定租赁期限为5年,自2009年9月1日至2014年8月31日,同时约定因乙方需对该物业进行必要的装修和布置,故甲方同意提供乙方9个月免租期,该免租期分为两期,第一期从2009年9月1日至2010年2月28日,第二期从2011年6月1日至2011年8月31日。2011年11月10日,甲公司以王先生欠付租金为由起诉王先生,要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并支付租金。2011年12月16日,上海市某某区人民法院出具调解书,双方达成如下协议:甲公司与王先生之间的《某某晶品生活广场物业租赁合同》继续履行;王先生于2011年12月31日之前支付甲公司2011年9月1日至2011年11月30日期间的租金差额5144元及2011年12月1日至2012年2月29日期间的租金10万元。2012年5月25日,甲公司(甲方)与王先生(乙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甲方将系争房屋出租给乙方,甲方于2012年6月1日向乙方交付系争房屋,租赁期自2012年6月1日至2014年8月31日。同时约定在租赁期届满后,乙方如约续租,须在租赁期限届满前1个月以书面形式向甲方提出续租意向并只能整体续租系争房屋的全部。甲方有完全自主决定是否同意续租,但乙方享有同等条件下的优先承租权。王先生在之后的时间按时交租。2014年7月1日,王先生向甲公司发送...
说明: 导读:协议约定以货币补偿的方式分割房屋,因房价上涨,一方要求重新计算分割份额。法律是否支持?案情介绍:李某和张某是夫妻,育有李大、李二、李三、李四、李五,五个女儿。位于上海市某区某路40号105室的系争房屋A为夫妻双方共同财产。2007年张某去世,其余五人按法定继承规则继承了张某的房产份额(按当时的市价计算,房屋总价42万元,每人分得3.5万元)。2010年1月,为了妥善安排父亲李某的晚年生活,李大等五个女儿协商一致,协议约定: 1.女儿李大承担父亲李某今后的生活、医疗等所有日常起居和丧葬等一切费用;2.其余四个女儿在父亲去世后,协助李英将系争房屋过户至李英名下;3.李珍和李凤同意将母亲去世后分得的3.5万元份额赠与父亲看病所用;4.四个女儿明确表示在李英不违反协议,精心照顾父亲的,同意放弃父亲的财产份额;5.李大保管父母的财产余额21576元和工资卡。2013年6月李某去世,李大在全面履行赡养等约定事宜后,要求将房屋过户,但遭其余四个女儿的反对,不将相关证件交给李大,未配合李大办理相关手续,导致李大不能实现应有权益。其他四个女儿要求:1.按照市价(父亲李某去世后房屋总价90万元)计算母亲去世时所应分得的份额;2.要求分割协议签订时李大保管的父母亲财产余额21576元;3.分割父亲名下的工资财产。李大与其余四个女儿争执不下,故诉至法院,请求确定房屋产权归属和遗产处理。法律解读:本案案情较简单,争议焦点在于①原被告于2010年1月签订的协议书是否真实有效?②遗产的界定问题。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对合同无效情形的规定,结合案情分析如下:1.《协议》是在原被告双方意思表示真实、自愿的情况下签订的,不存在欺诈、胁迫等违背当事人真实意思的情形;2.原被告协商一致由李大照顾父亲李某的生老病死等一切事宜,在此期间,李某亦未提出异议(虽李某年高欠缺思维能力,但有基本的反应能力),能够证明...
说明: 导读:做工程的小老板何先生因病猝死,一家人尚未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却惊闻家中一套住房已被丈夫生前朋友洪某卖掉。何先生的妻子赵女士将买房人马某作为被告、洪某作为第三人一同告上法庭,要求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A区法院查证发现,马某及洪某之间的交易行为存有大量与常理不符之处,最终认定该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案情介绍:何先生曾因资金紧张向洪某借款90万元,后因无力还款而将一套住房委托洪某出售,并办理了委托公证,双方约定所卖房款先由洪某扣除90万元。没想到,公证办理不久,何先生突然因病去世。何先生的丧事尚未办妥,洪某便以何先生名义与马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将何先生名下的房屋出售给马某,房屋总价90万元。何先生的遗孀赵女士发现房屋被售后诉至法庭,认为她已将丈夫去世一事告知过洪某,洪某仍出售房屋属于无权代理,同时洪某和马某的成交价仅为90万元,远低于市场价格,因此二者显然存在恶意串通行为,故主张房屋买卖合同无效。马某和洪某却辨称,订立合同之时并不知道何先生去世,还拿出一份购房补充协议。协议约定,马某同意就现有装潢等设施、设备另行补偿何先生40万元。由此一来,房屋价格从90万元陡增至130万元,接近市场平均价格,从房屋价款上难以认定存在恶意。马某还声称洪某出具的委托书是经过公证的,自己是善意取得该房屋,另一方面洪某也主张自己的售房行为在何先生生前已与其进行过多次沟通,是合乎何先生的利益和意愿的。为查清事实,主审法官采取隔离审查,从购房目的、看房经过、付款细节、房款来源、售房及收款资格审查、房款交付、房价确定等七个方面询问马某、洪某及相关证人。最终认为本案存在诸多不合情理之处:如对90万元房款的来源,洪某的陈述先后不一致;对看房经过,何先生和洪某的陈述更是存在矛盾;对90万元的交付方式,两人均称是现金交付,有违常理;虽然马某、洪某在庭审之时拿出40万元房款的补充协议,但是落款时间显与...
说明: 导读:日常生活中,你有没有碰见过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签”了一份合同?有没有因为这份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合同被坑了一大笔钱财或者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本篇文章就来告诉你如何在“被签”合同的情况下,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案情介绍:贾二系贾大、谢某的儿子,诉争房屋系公有住房,贾二,贾大、谢某及贾二女儿贾三四人的户口均在诉争房屋且贾二四人长期居住在内。2003年8月23日,贾大在贾二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伪造贾二签名的手段,出具了一份《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并凭借该《协议书》欺骗不知事实真相的上海市某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并与其签订了一份《公有住房出售合同》。该合同确定的产权人仅有贾大一人。2013年7月14日,贾大又将谢某列为了诉争房产的共有人,并办理了配偶间产权变更登记。对此,贾二均不知悉,直至2014年1月,贾大、谢某以排除妨害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贾二搬离诉争房屋时,贾二才得知诉争房屋已由贾大购得。现贾二因贾大伪造其签名,与不知情的上海市某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签订《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从而骗取本应由贾二所有的房屋产权份额的行为,严重侵害了贾二的合法权益,给贾二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贾二诉至法院,维护自己的权利。法律解读:本案中贾大、谢某以排除妨害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贾二搬离诉争房屋,那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妨害排除?它的构成要件是什么?根据《物权法》35条规定,“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其构成要件主要有以下几点:1、存在妨碍他人民事权益的状态。排除妨碍的主要构成要件是存在妨碍他人行使民事权利或者享有民事权益的状态。2、妨碍状态具有不正当性:妨碍状态具有不正当性是指没有法律根据,没有合同约定,缺乏合理性。本案中,贾二与贾大、谢某及其女儿长期居住在诉争房屋内,并不存在妨碍贾大、谢某行使民事权利,享有民事...
说明: 导读:李某有四个子女甲、乙、丙、丁,名下有一套房产。李某去世后,按道理来说,四个子女应当为继承权人,房屋应为四人共同共有。然而甲乙丙却发现房屋的权利人已经变更为丁,三人寻至丁理论时,发现丁有李某与其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与李某的一份遗嘱……真相究竟是何,且看本文解读。案情介绍:2006年2月1日李某与上海某集团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由李某购买系争房屋的产权,2006年2月26日,李某经核准登记为房屋的权利人。甲乙丙丁四人系李某的子女,李某于2007年4月过世。2009年甲乙丙发现房屋的权利人已经变更为丁,于是三人将丁告到法院,称四人都为房屋的权利人,而非丁一人。然而丁在庭审中却拿出了一份遗嘱,一份《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以及一份《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申请书》,该买卖该合同的卖方为李某,买方为丁;登记申请书上的受让人为丁,转让人为李某,签字的日期都为2008年3月2日。案件结果:法院经过审理后判决如下:一、李某与丁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不成立;二、丁应于判决生效后30内将房屋的权利人变更为甲乙丙丁四人;三、诉讼费用由丁承担。法律解读:在本案中,存在两个房屋买卖合同,前面一个是李某和上海某集团的买卖合同,这个合同是有效的,毋庸置疑。此时涉讼房屋的权利人开始变更为李某。然而在李某和丁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否成立存在质疑。在庭审的过程中被告丁拿出一份遗嘱,遗嘱的内容为李某明确表示在自己百年以后房屋的继承权归丁所有。然而该遗嘱是打印的,并没有李某的签字或手印,子女的签名处也只有丁一个人的签字。所以遗嘱是无效的。而关于买卖合同的问题,合同法规定当事人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字或者盖章合同才能成立,而本案中李某和丁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以及《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申请书》上显示的签订时间为2008年3月2日,此时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李某已经去世,显然是不能签订合同的,虽然丁在庭审中抗...
137页次9/14首页上一页...  45678910111213...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