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婚姻房产

离婚已分房,拆迁怎么赔?

日期: 2016-11-08
浏览次数: 235

导读:

夫妻二人离婚,判决书中对房产进行了划分。但双方并未办理更正,产权证上仍只有前夫一人。而后房屋拆迁,前夫欲隐瞒前妻与动迁组签约,却被前妻察觉。前妻究竟能在此次房屋征收中获得何种补偿?且看下文叙述。

案情介绍:

金某和江某1992年相识恋爱,三年后二人领证结婚,婚后二人育有一子江小某。2004年,二人因感情不合,开始分居。两年后,二人在法院主持下签订了民事调解书,正式离婚。双方在调解书中约定:儿子江小某随江某生活,金某按月支付抚养费至江小某18周岁止,并补付江小某抚育费2000元;双方个人处的财产归个人所有;江某名下位于上海市某路A房屋中的三分之二产权归江某所有,三分之一产权归金某所有。

2007年为造X路,房地局颁发9号许可证,将某路A房屋予以动迁。2008年12月25日,X路项目部在未与金某进行任何沟通及谈判下,将房屋强行拆除,使其无家可归。

2009年2月,金某写了一封书信寄至上海市B区市政工程管理局和上海B动迁实业有限公司进行申诉。金某认为A房屋是独立产权且是分户居住,该房屋的动拆迁及安置补偿,其个人属于独立被安置对象,不应与其前夫在同一安置补偿协议里进行安置补偿。即便与其前夫在同一安置补偿协议中进行安置补偿,也应当安排与其一齐沟通协商。并请求B区市政工程管理局和B动迁实业有限公司暂缓与江某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同月,B区动迁实业有限公司和X路道路新建工程基寄给金某一封回信。信中言明,某路A的产权人为江某,但B区人民法院离婚调解书中确认了金某三分之一产权,因此就将二人一并安置,后根据实际情况,可以考虑对其另行安置。

这封回信,让一个月薪一千多块,既要支付不菲房租,又要承担儿子抚养费的离婚母亲,看到了希望。因房屋拆迁后,金某曾多次找拆迁人协商,拆迁人要么欺瞒,要么蛮横拒绝。有了这封回信,金某信心满满的再次去找动迁组协商。可动迁组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直到2009年“五一”前,金某、江某、拆迁组才第一次进行三方协商。然而此次协商不欢而散,拆迁组不肯满足金某的诉求,并且未提出可供探讨的解决方案。

然而,2009年初,江某已和拆迁组进行过协商,手里已有两套房子的钥匙。但其并未告知金某,想一人侵占。后迫于压力,告知金某动迁组曾言明其中一把钥匙是金某的。但这两套房子属于过渡房,不属于安置房。以后进行何种补偿,还要进行谈判。此时,江某还未与拆迁组签订安置协议。

法律解读:

本案中,拆迁行为人与产权证上的登记人江某进行过协商谈判,却未与房屋产权人之一的金某进行过协商谈判。因金某在与江某的离婚调解书中载明,金某分得某路A房屋的三分之一产权,因此金某是该房屋的产权人之一。该调解书合法有效,拆迁组未与金某进行谈判却强行拆处该房屋,显然侵犯了金某的合法权益。面对拆迁组的拒绝配合、消极协商,金某通过书写申请书的方式维护合法权益,并成功得到回复。后经过大半年的不断协商谈判,最终圆满解决。可见,走诉讼程序并不是解决此类案件的有效方法。协商谈判虽然耗费时间,但是获得的收益确是可观的。

案件结果:

经过多方协商谈判,2009年9月5日,金某与拆迁组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获得了一套53.3平方米的安置房。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四十二条 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

  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补偿费等费用。

《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

第二十八条 拆迁人应当对被拆除房屋及其附属物的所有人,依照本细则规定给予补偿。

  拆迁补偿实行产权调换、作价补偿、或者产权调换和作价补偿相结合的形式。

  产权调换的面积按照所拆房屋的建筑面积计算。

  作价补偿的金额按照所拆房屋建筑面积计算。具体估价标准由市建委会同市物价局等部门按重置价格结合成新的原则制定。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