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房地征收与补偿

空挂户口是不是公共房屋的共同居住人?

日期: 2016-11-11
浏览次数: 450

导读:

继孙女一直空挂户口,常年居住在国外,现房屋被征收,孙女要求分配拆迁补偿款,一纸诉状将继祖母告上法庭,要求分割房屋征收补偿款。

案情介绍:

刘先生与刘太太系再婚夫妻,刘宝宝系刘先生孙女。1980年10月28日,上海纱布厂将上海市闸北区AB路C弄D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分配给刘先生户,承租人为刘先生,刘先生与刘太太共同居住在涉案房屋内。2002年7月4日刘宝宝的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内,2004年5月14日刘先生死亡,2004年11月28日,刘太太的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内。2005年1月6日,刘太太作为申请人申请变更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公有居住房屋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载明本处有户口的为刘先生与刘太太夫妻二人,共同居住人同意签章处签有刘先生与刘太太的名字,还加盖了上海市闸北区南站街道南高寿里居民委员会的公章。嗣后,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变更为刘太太。2015年5月8日,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发布房屋征收决定,涉案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围。刘太太已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并于同年8月办理了退房手续,涉案房屋内部已被拆除。

刘宝宝称涉案房屋是公房,承租人原为其祖父刘先生;刘先生于2004年5月11日去世后,涉案房屋内仅有刘宝宝自己作为户主户籍在册;刘太太与刘先生系再婚夫妇,其户籍原在上海市虹口区幸福路N弄M号房屋内;在享受幸福路房屋的拆迁安置后,刘太太于2004年11月28日将户籍迁回涉案房屋内;2015年3月,涉案房屋所在地块的旧改征收工作开始实施,刘宝宝发现刘太太作为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与征收单位协商签约;经了解,刘太太在未与刘宝宝协商的情况下于2005年1月6日擅自申请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的签名并不是刘宝宝自己本人所签;上海南站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没有尽审核义务,将涉案房屋的承租人变更为不符合同住人条件的刘太太,且刘太太已在其他处享受过动迁安置。刘宝宝称其从2001年工作开始在涉案房屋内,直至2005年出国,并提供了公有居住房屋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护照、户口薄、房屋征收决定、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租用公房凭证、退租单、常住人口信息摘抄、证人证言、电汇申请书等。

刘太太称其自从与刘先生结婚以后,共同抚养刘先生与前妻所生的三个儿子,大儿子14岁,二儿子7岁,小儿子5岁。后因为二儿子学习不好,经常与自己吵架,甚至打骂自己,把她赶出家门,处处为难。刘太太最后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求助于单位(原上海纱布厂),希望单位能够分一间房子给其居住,当时单位的领导不同意。在万般无奈时,刚好单位有一同事搬家,于是刘太太在趁其同事搬家时就直接抢住进去,单位领导要求其搬出去,不然就对其进行处分。于是刘太太就写信给其在新疆的女儿陈小妹,将自己的情况告知女儿。陈小妹立即写信给母亲单位说明情况,请求纱布厂领导帮母亲解决居住问题。领导收到陈小妹的信后经过研究协商,同意把涉案房屋(8.3平米)分配给刘太太居住。刘太太和刘先生从虹口区幸福路N弄M号迁入了涉案房屋。当时刘太太并没有多想,认为夫妻二人无论谁当户主都可以,于是刘先生作为户主。后来刘先生的二儿子和小儿子为了得到虹口区幸福路的拆迁好处,于是动其了分户的想法,把刘太太的户口从AB路C弄D号迁到小儿子(幸福路N弄M号)的户口上面。后刘先生生病在2004年5月11日去世。同年6月份小儿子又让刘太太把户口从幸福路迁回到AB路,在这期间兄弟二人分到多少拆迁费和房子刘太太本人一概不知。考虑到虹口区的房子并不是单位分配给自己的,并且与继子们关系相处的不太和谐,于是刘太太并没有争吵,又把自己的户口从小儿子那里迁回了单位分配给自己的房子里。丈夫刘先生去世后,刘太太就把户主改为自己。刘宝宝自从户口迁入涉案房屋内就去了澳大利亚,从来没有在房屋内居住过一天,户口空挂了十几年。现刘宝宝称刘太太享受了虹口区幸福路N弄M号拆迁的好处,拿了钱又分了房子,认为刘太太变更为房屋的承租人的行为是无效的。

法律解读:

公民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的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侵犯。涉案房屋原属于上海纱布厂所有,后来为了解决刘太太居住困难,纱布厂将该房屋分配给刘太太。刘太太受旧家庭观念的影响,把丈夫刘先生登记为户主。在本质上该房屋来源于刘太太。刘太太对于自己的户口曾迁入幸福路N弄M号一事并不知晓,因其是文盲,并不知如何迁户口,且在幸福路房屋拆迁中,刘太太并没有拿到款项。从1980年上海纱布厂向刘太太分房至拆迁之日,刘太太一直实际居住在该房屋中。刘宝宝的户口虽然在该房屋中,但并没有在该房屋中居住过,属于空挂户口,所以刘宝宝并不是该房屋的共同居住人。因此上海市AB路C弄D号公有居住房屋户主名的变更申请无需其同意。至于刘宝宝在公有住房户主名变更申请书上的名字,属于工作人员的失误,不影响刘太太的实体权利。根据刘宝宝、刘太太以及上海南站物业有限公司的陈述,公有住房房屋(涉案房屋)承租户名变更申请书上并不是刘宝宝本人的签名,因此刘太太变更为涉案房屋的承租人的相关申请手续确有瑕疵。但是,刘太太户已经办理了涉案房屋的退房手续,涉案房屋已经被征收单位拆除,客观上已经灭失,刘宝宝主张撤销变更行为的请求已经没有实际上的任何意义。所以刘宝宝的这一请求得不到实现,现涉案房屋已被征收,刘太太户可获得相应的征收补偿款,刘宝宝与刘太太二人争议的性质实际上是征收补偿款的分配问题。二人可以另行协商解决。 

案件结果:

 刘宝宝要求撤销上海南站物业有限公司变更刘太太为涉案房屋承租人的行为无效的请求不予支持。

 相关法条:

 《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度五条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的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