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房地征收与补偿

确认动迁额纠纷

日期: 2016-12-07
浏览次数: 322

案情介绍:

徐某一、徐某二与徐某三系兄妹关系,杨某系三兄妹的母亲,徐某系三兄妹的父亲。赵某曾是三兄妹的继父。1999年3月15日,赵某与杨某结婚。2010年3月23日,赵某与杨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内容为双方婚后无子女、无共同财产、无债务。上海市杨浦区某路A房屋的承租人原先是赵某。

2002年8月26日,上海市某区房屋土地管理局颁发了上述房屋所在地块的房屋拆迁许可证。2003年1月19日,上海某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甲方、拆迁人)、XX公司(代理人、房屋拆迁实施单位)与赵某户(乙方、房屋承租人)签订《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载明:乙方承租的房屋是坐落于杨浦区某路的A房屋,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公房,建筑面积14.78平方米;乙方选择货币补偿的补偿安置方式;甲方应当支付给乙方货币补偿款计55,425元,其中价格补贴11,085元;甲方按规定付给乙方搬家补助费500元;双方另约定:……本协议货币安置款归房屋承租人和房屋同住人共有。

《基地动迁费用结算单》显示,拆迁户姓名赵某,地址杨浦区某路A房屋,应发放费用:搬场费500元,货币安置款55,425元;一次性补偿122,075元。结算单右下角处由“赵某”签名确认。

另外,1996年12月30日,上海某海运公司(甲方)与李某(乙方)签订《分房协议》,载明甲乙双方同意,就甲方分配乙方住房,特签订如下协议:1、乙方李某,因符合分房条件,甲方分配乙方住房至杨浦区某路A房屋,居住面积为24.4平方米,换算建筑面积37.57平方米……。

1999年12月15日,李某与赵某签署《分户申请书》,载明租赁户名李某,房屋地址杨浦区某路A房屋,独用部位底层南前厢,面积24.4平方米,分户原因为离婚分户。

2001年1月9日,徐某二、徐某三的户籍从某路607弄B室迁入上述房屋,2003年3月19日从上述房屋迁回某路607弄B室。2002年1月8日,徐某一的户籍从某路607弄B室迁入上述房屋。2003年6月28日,赵某的户籍从上述房屋迁至某路607弄B室。

徐某三曾就有关情况进行书面说明:1、徐某一户口迁入上述房屋时间不满一年,徐某二户口迁入上述房屋时间一年多点,她们两人的实际居住地是在某路607弄B室;2、上述房屋拆迁时按照面积计算补偿的,没有按人口计算;3、2013年4月19日的情况说明中,“徐某三”的签名是其亲笔所写,当时赵某把拆迁款12万元给予其兄妹三人,各4万元,其那份没有拿,她们两人各拿了4万元。

徐帮建曾表示,其是三兄妹的生父。徐某一、徐某二的户口原来在某路607弄B室,该房屋是自己的房子,徐某一、徐某二的户口曾迁出不到一年,但两姐妹还是实际居住在B室,B室有三个房间,两姐妹住小房间,自己住在大房间。大约在2003年下半年,杨某曾将赵某给的钱款同一时间给予两姐妹,其进房间拿东西的时候看见外面有两叠钱,(面值100元,目测很厚,但不能确定具体金额),是分别给两姐妹的。赵某给杨某钱的时候 ,其也在场。

杨某曾陈述了有关情况表示,其是徐某一、徐某二的生母,赵某是其前夫。当时徐某一、徐某二提出结婚需要钱,就想要把户口迁入到上述房屋,拿到动迁款后,用以结婚。徐某一、徐某二就迁入户籍的事情多次做其工作,后来其也与赵某商谈多次,赵某终于同意将徐某一、徐某二户口迁入上述房屋。后来动迁组明确告知自己,房屋是数砖头的,其和徐某一、徐某二、徐某三是没有份额的。当时为了动迁的事情,还开过家庭会议,徐某一、徐某二当时就知道上述房屋要动迁的事情。但是赵某考虑到与自己的关系及希望动迁后把户口迁至某路607弄B室房屋等因素,就自愿拿出12万元。2003年3月,在某路607弄B室,赵某将上述房屋动迁安置费中的12万元分成了3份,每份4万元,徐某三表态他的一份不要,用于补贴家用,徐某一、徐某二当时很开心的收下了她们的2份。那天,全家还达成协议,将赵某的户口也迁到某路607弄B室。

徐某一、徐某二表示,当时赵某让其二人把户口迁到上述房屋是为了享受拆迁利益,其二人也实际上随母亲住到了上述房屋,当时其二人都是听母亲的。一直住到动迁组来了,房屋要拆迁了,其二人就搬了出去。之前其二人都不知道有动迁款,2013年母亲杨某在某区法院起诉赡养费案件的时候,其二人才知道上述房屋已经动迁,自己也有动迁份额,其二人没有从赵某及杨某处拿过任何动迁款。徐某一2009年结婚,徐某二2010年结婚,结婚后就从某路607弄B室房屋搬出,户口也迁走了。

法律解读: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明或者证明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原告认为,从未收到过被告赵某或杨某给付的拆迁款,但被告方的证人徐某、案外人杨某及第三人均陈述被告已于2003年将动迁款给予两原告,而且从身份关系来看,徐某系两原告生父,杨某系两原告生母,第三人系两原告之兄,均系与两原告身份关系最为紧密之人,因此被告关于已人拆迁款中拿出8万元给予两原告的抗辩意见更具有高度盖然性。而且,根据原告在庭审中的陈述可知,当时原告迁入户口就是为了享受动拆迁利益,也在系争房屋居住至动迁组进驻、房屋即将拆迁时,但原告又陈述2013年才知道系争房屋已经拆迁,原告的陈述前后矛盾,故原告认为对于房屋拆迁不知情的意见不能成立,被告认为原告诉讼时效已过的抗辩意见可以支持。

案件结果:

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徐某一、徐某二的全部诉讼请求。

相关法条: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一百三十五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