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和新闻
她认为在法律上,她是讲的过去的。她的理由是站得住脚的。她也知道,自她的爸爸与她的妈妈离婚以后,她的爸爸将会回到他自己的妈妈家里去了。她的爸爸已经没有以前的强壮了、她的爸爸有点发胖了、也有点驼背了、走路的脚步没有以前大了、也走的慢了。她的爸爸经常回到他的娘娘家里去。她的爸爸与她的娘娘走动比以前频繁了许多。她妈妈告诉她:“你爸爸经常到你娘娘家里去。”“你爸爸将来的财产都给你阿哥拿去了。”她与她的娘娘不常来往。虽然她小的时候,由她的爸爸搀着她的小手也去她的娘娘家里。但随着她的年龄的增大,她去娘娘家的次数相反的减少了。虽然与她的表哥有过电话联系,但见面的次数也是很少。她知道她的爸爸已经开始需要有人陪伴了、她爸爸经常去她娘娘家里去,实际就是去娘娘家找个陪伴的。她想,等她爸爸实在走不动了,她也会将她爸爸接过来也会照顾他的。但是她的爸爸与她的妈妈离婚,他们之间的那间在1999年买的房产,被一分为二。她爸爸拿房子;她爸爸东拼西凑给了她的妈妈120多万。还剩下那套她以前居住的房子,那房子里以及动拆迁款有她的份额在里边。如果她不去争取过来的话,以后这间房产的去向,她认为那是讲不清楚的。如果那间房子不受她控制,那房子以后将不知去向。(未完待续。。。)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现在长大了。她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她的妈妈。帮助她的妈妈也同时是在帮助她所在这间屋子。她希望她妈妈脸面会改善,她希望能够通过她的努力看到她妈妈脸色有笑容,而这时候也是她们家经济条件改观的时候。她现在长大了,她记住了她妈妈讲到的故事。他们家以前有过动拆迁的故事。那是她很小的时候,在她七岁或者八岁的时候,她爷爷在南市区外咸瓜街49号的房子,在1999年的时候有过动拆迁这件事情。那个房子是私房产权,是他爷爷的,当时动拆迁的时候,有六口人属于安置对象,其中就有她的爸爸,她的妈妈和她本人。那份动拆迁款属于他们一家三口人。动迁组给了她爸爸一张支票,由她的爸爸全权代表。这笔钱后来就被她的爸爸处理掉了。她知道这张支票里边也有她的一份。虽然他是她的爸爸;虽然在她的爸爸与她的妈妈分居的那么长时间里,每个月给她生活费用。不仅如此,还经常到学校的时候再给她额外的零花钱、给她买学习用品、给她买新的衣服。但是她随她妈妈,母女俩个人生活了十几年。她妈妈每次的叫穷,每次都在刺激她的心。她想让她的妈妈改变每日的那张哭脸。她每个月的工资收入都是上缴,但这还不够。她想要从她的爸爸那里,要回以前属于自己的那份动拆迁款。(未完待续。。。)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那一年她是24岁。她已经有了独立的思考能力、她也有了独立的经济收入能力。她不再需要别人在经济上资助她了,她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她妈妈与她爸爸在法庭离婚的时候,她已不需要任何人做她的监护人了。但是她却可以监督别人了。她监视着她的爸爸和她的妈妈等那场有关动拆迁房产的离婚诉讼。她的爸爸与她的妈妈离婚、不离婚已经不是她所特别关心的了。他们之间离婚、不离婚已经与她没有关系了。他们好怎么样。不好又怎么样。这些已经不会对她的生活有太的影响。但是她的妈妈在与她的爸爸分居的那么多年来,她的妈妈总是在她的面前哭穷。以前她妈妈与她两个人生活的时候她妈妈说穷;现在她长大了。她工作了。她有收入了。她将她的全部收入一分不留的交给她的妈妈。她的妈妈也还是经常说经济困难。她也不去研究她家穷在哪里。怎么个穷法。但是她总是相信她的妈妈的话。因为她的妈妈许多年来,那张脸没有看到过太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也没有在她妈妈脸上看到过晴朗的天空光芒四射的光彩。在她的记忆当中,好像看到过她的妈妈的脸,总是像天空将要下雨前太阳被云层、被房产遮挡着;那天空的样子有时云层是淡淡的;有时云层是厚厚的发黑。即便她的妈妈与她的爸爸办理了离婚手续以后,也没有看到她的妈妈的脸色阴转晴或者阴转多云。(未完待续。。。)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164页次10/17首页上一页...  567891011121314...下一页末页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