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和新闻
发布日期: 2020 - 04 - 03
这场官司、这场仗、这场赌博。孙女对自己的奋斗认为是正义;针对孙女,奶奶认为是毒,奶奶对自己追求认为是维权。双方都认为对方是毒、是恨。但不管是正义、不论是维权、不分谁是毒谁恨,他们终已成仇家了。所以她们的内心都是打,需要打残对方,消灭对方,恨不得将对方扔进开水沸腾的锅膛、滚烫的火炉里......前面我们讲到张秀英80多岁,年轻的时候经历我国30—40年代的战乱动荡,她经历过战争的残酷性;胜利一方战术运用的艺术性。虽然她那个时候还年轻,但年轻的时候经历的事情更加记住深刻,那个时候她是旁观者,看也看懂了,听也听懂了。现在她是亲历者,她知道最后的决战决定双方命运。她现在将小时候看到的听到的运用到今天。这第五场官司是决定了双方机会归属的最终了断的时候。双方出动了全部的力量。为了彻底打赢这场官司,双方进入了决战的状态。这第五场官司法院开了4次庭。这种案子一般性最多也就是三次两次,也就可以让法官了断。但是双方都想打死对方,彻底的剥夺对方机会。他们实在是活得太累,孙女为了养育她在新西兰庑屋,我认为她也是沉浸在满是苦涩盐水的浴缸里,要知道富人居住豪宅大屋需要抢到许许多多的钱,要去养护豪宅大屋。试想养护豪宅大屋如果无人打理将会怎样的场景,是不是杂草丛生、墙壁脱落。有机会去看看房地产开发商开发的失败的房产项目,房子造好了卖掉以后,没有人居住的小区。当晚上进入这种小区,无人迹、无生烟。窗口黑洞洞或关或开的样子,感觉像是张开着大嘴要吞噬你,让人不自觉的会产生一种惊悚。会不会感觉一幅败落象?为了不败落,那就要人打理。得请许多佣人,要有园丁去关心她的花草、要有水电工去维护她的各类管道、要有人去每天给她安排饮食起居,即便她的肠胃与别人没有区别,早饭也是一碗稀饭加一个包子;即便是洋餐洋饮,也最多只是一个盘子加一个面包、加一杯牛奶,但吃饭的场面就会不同一般性的平民。一个包子是放一个盘子,牛奶一个杯子吃过以后佣人及时会帮它换掉,添加新的杯子,新的盘子,然后用上干净的餐布擦擦嘴,体态优雅,装模作样离席而去。如果我们都抛弃掉这些,不要用园丁水电工和许多佣人,那我们的生活是怎样的呢?我们的生活将会很简单。
发布日期: 2020 - 04 - 03
让我们将镜头拉回来,还是拉进法庭里边吧。刚才的法庭休息时间已过,重新进入法庭。轮椅上,奶奶说“Ta”从未在我这个房子里住过。注意奶奶说的是“Ta”——“从来没有”之词。王芳说我自小就住在这个房子里,与奶奶一同住过。奶奶嘴角奸笑、不屑一顾、目不斜视看着法官;孙女一脸认真,沉着冷静、表情严肃。白净的手臂有时在法庭席上优雅的挥动着,有时双臂交叉重叠按压在座位席上,语言不快不慢。张秀英没有那么深奥的学文,也不会用“Ta'和“它”的区别,张秀英跟我读的是'ta'音,用的不是“这个丫头”。我暂且用“Ta'来标号孙女在奶奶心目当中的尺寸吧,因为奶奶尚未用这个“死丫头”在我面前叫“Ta'。人将老至,可能对死字有忌惮,花花世界灿烂纷呈、太多诱惑、太多精彩,太多留恋、人老可能惜用此词。但张秀英心目中的到底已对孙女落实到怎样的情感,只可惜当时我未在此这个方面深入的探究。只是我对本次故事的一个小的遗憾。能不能请朋友们给予分析剖析解答。当时我太专注于她由女儿女婿陪同亲自来律师事务所为何事正在疑惑着。奶奶抢到了这个钱能够干啥用呢?80多岁了周游世界,腿脚不灵;大鱼大肉肠胃功能不全、拿着现金当枕头,硬邦邦头颈压不住;抱着现金睡觉提心吊胆;这么多钱,老太能用得了多少呢?这些都是问号?唯一的去向,只有给她的亲生女儿。一句话,自己用不到、自己也用不完了。孙女抢到这个钱干啥用呢?腿脚灵活,可以周游世界;可以大鱼大肉可以豪吃海喝;可以买豪车;可以买高档衣服;为了养大屋。双方谁都不愿意给对方享受人间的美事。奶奶为了养女儿,孙女为了养荣耀。是不是太累了?
发布日期: 2020 - 04 - 03
再看王芳。这个故事讲到这里要交代一个细节,就是之前4场官司,双方当事人从未在法庭上露过面,今天是第5场官司第一次现身。各自隆重出场。前4场场官司都是由副将或者代理人出场,缠斗双方都是在幕后指挥,拿着望远镜在指挥部眺望前方战况,而这次双方主力战将全部出场。当我第1次在法庭看到孙女坐在对面的席位上的时候,完全惊讶于之前两年半在大脑里边对其外在形象的描绘。完全改变了我对她外貌的形式的定格思维,我惊诧的其瓜子脸型、白净的皮肤、标志的体型、温雅的说辞、彬彬有礼的举动。举手投足间全无原先形成的灰暗的脸皮、佝偻的身体、斜视他人的眼神、鬼头鬼脑的动作、用背部臀部对着别人。这些全然没有。至此我全然明白,全然改变自私、贪婪、赌徒亦或是英雄、豪杰,美人俊男、慈善恶毒,全然不能用影视剧的那一套对剧中人物去对号入座。美丽的外表并不代表善良的内心;丑恶的脸面并不一定是坏人之心。美丽、漂亮、标致、俊俏、秀美、美貌,加上优雅的行为,是好上加好,那是文学作品里人们的美好愿望,但现实并非如此。丑恶、丑陋、貌寝,并不一定是坏人的真实符号。当然我并不鄙视孙女,颂扬奶奶。只是我们自小看的影视剧太多,显示屏幕上好人坏人形象太多符号化。影视剧骗人的、误人前途的,抓人眼球的内容太过符号化、公式化。无形不行的给人在现实生活中形成固定思维、模块化思维。以为好人就是俊男倩女,认为坏人就是丑陋。丑男陋女其实并非如此。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