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和新闻
“丫头”既有奴婢之意,又有爱称之感,二者意思可以随时转换,位置可以随时移动,丫头也可以转换为“丫环”“丫鬟”,“丫环”“丫鬟”往往多用于书面语词,“丫头”多用于口头传唤,其类似于有钱人对奴婢的一种传呼,其中隐含着长辈对晚辈的传唤,有钱主人对佣人的传唤,也带有长辈对晚辈的爱称。这个词性最不好掌握,只有使用者、听者、被传唤者心知肚明。这个词最虚伪,使用它往往最会隐藏着使用者的内心思想,既是爱称,又是传唤,又是维持双方之间的距离,又是拉近彼此的关系,使用此词者内心最明白。张秀英现在不用“丫头”词了,张秀英用“Ta”了。全程谈话前后左右、上下里外,全部用“Ta”字,“Ta”是谁,“Ta”非我,“Ta”非亲,“Ta”非友。“Ta”甚至还隐含着仇恨。“Ta”还隐藏着报复。用“Ta”“Ta”词者至少彼此感情距离已经是十万八千里了,你我被称呼为“Ta”,你我要认清形势,自我反省,拿面镜子照照自己。你我被称呼为“Ta”者感情距离有多远。到底哪里犯了错误,被“Ta”拉的那么远,哪里得罪到伊了,张秀英在我面前没有也没有明确告诉我,张秀英用的是“他”还是“Ta'。帮我打这场官司要多少钱?你说个价钱,前面4场官司,你们律师吃亏了,我要补给你,还要你们那个老律师亲自帮我上去打官司。原来如此。打仗、打官司、打赌,当双方财力大量消耗的时候,物资战争、诉讼成本、赌本无限投入的时候。往往都将做最后一搏。非死即活。都杀红了眼。不是吗?张秀英亲自出马,张秀英亲自点将,张秀英太亲自调拨战斗物资。可以想见第5场官司对双方都是决战。都是而且只有“最后”。没有再次,没有再来,没有机会。所以张秀英不仅亲自点将,而且亲自上阵。
所以当事人打官司打的越多越可怕,正义、维权、赌博都是在消耗各自的战争资源,耗尽各自的战斗资本。代理律师要当心。让我们问一下张秀英,忽然在2009年8月16日在她的女儿女婿的陪同下来我律师事务所干啥?张秀英:律师啊,我又要请你帮我打官司了,“Ta”又起诉我了,又要分动拆迁款,而且要全部,“Ta”真的要我老命了,“Ta”疯掉了,“Ta”不让我多活几天了,“Ta”要让我早点死,“Ta”太贪心了,“Ta”忘记了“Ta”小时候我怎么带“Ta”早上进幼儿园,晚上接“Ta”回家的,“Ta”真的是忘恩负义,“Ta”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Ta”长大了从来不来看我。“Ta”到底不是亲生的,我一定要打赢这个官司。请注意,张秀英一直用“Ta”向我表示对孙女的称呼。刚开始接触张秀英太的两年之前,张秀英用的是“这个丫头”。翻翻词典,“丫头”词是长辈对晚辈女孩的一种爱称。它是带有一种怜惜怜爱之意,但又不同于“小囡头”。不要以为张秀英识字不多。但张秀英对其与孙女之前的情感,里外之别完全是有心理秤重的。“囡”——围女之意,再深入领会为子宫之女,为己出之意,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之感,为自己血脉传承之意。张秀英是江浙之人,“囡”也为江浙一带俚俗口语。人们常用口头词“囡”与“丫头”是有微妙深奥的区别。二者同样是对年轻女孩儿的亲切称呼,但深刻含义有细微不同,这只有使用人心理上情感上加以详细的区分,才能深谙这个文字使用者的内心思想,内心情感,内心感受。显然张秀英不会用“囡囡”去称呼她的孙女,如果张秀英用这个“囡囡”在别人面前称呼她这个孙女的话,那显然张秀英过于虚伪,不是亲生没有血脉传承生拉硬扯方法,不显得做作吗?不让人感到引起鸡皮疙瘩吗?听者内心不会感觉反感吗?厌恶吗?(未完待续...)
赌博,赌博这个玩意儿实际上是非常可怕的游戏,赌徒之间永远的目的就是将对方口袋里的钱想尽办法用尽手段挖到自己这边来。双方都想得到这样的结果,最后的结果就是非赢即输。赌博好像没有调解结案,好像没有停战协议吧。要么你口袋里的钱赌过来,要么我口袋里的钱输完。赌博为何可怕?赌博如果赌输,就会倾家荡产。当赌徒,为了反盘,为了赢回来,就会不断的押注,唯一追求的就是把前面输掉的翻过来。翻过来后还想再赢对方。赌家,都是这样去追求,最后总有一死,若输家死,死的结果就是卖儿卖女卖妻。赌徒为了不落此结果,怎么办?只有疯狂的不断的下注、下注、再下注直到死亡。打仗、打官司、打赌三者都是“打”,但打仗有正义和反动之分,打官司有维权和霸道之别,打赌永远就是贬义词。假如我们将王芳与张秀英之间分别与上面三个“打”去套。王芳与张秀英打仗。王芳与张秀英打官司,孙女与张秀英打赌,她们的行为应该归类到哪一个“打”呢?前面四场战斗虽然重要,但由于两军双方刚开战,伤的不多,断手断脚不严重,死人不多,双方一看不能马上战胜对方,可以马上停战或者签协议或者停战或者撤退,因为双方死亡不大,战争消耗不重,也就是摩擦摩擦而已,不会给双方产生伤筋动骨伤害。如果战斗双方长期消耗死亡惨重,双方处于战争的焦灼状态,唯一追求的就是要求敌方非死即伤,然后踩着对方的尸体收拾战场,清点物质,补偿自己在战争中的消耗。赌徒也一样,刚开始小试牛刀,小输小赢即可收手,不会对自己或对方产生重大的心理刺激,可能立即撤台罢赌。如果双方不断下注不断地输不断地赢,下注越多赌注越大,肾上腺分泌激素直线升高,双方杀红了眼,输家疯狂的想翻盘,赢着想守住,也不断的抬高赌资,双方唯一的目的就是赢,最后结果就是推上全部的家当,赌上一把,最后将儿子女儿老婆或丈夫全部押上,直至最后疯狂。杀人放火最后自戕。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我亲身经历过女的赌徒,疯狂赌博导致丈夫离婚,自己入狱,房屋变卖的惨状,以后有机会翻阅出来的示读者。(未完待续...)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