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个人房产
说明: 导读:婚姻的产生和破裂都会引发一系列法律关系的改变,从而会引起一系列的纠纷。在离婚案件中,最常出现的是关于财产和抚养权的纠纷,如何界定财产的归属?究竟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个人财产?孩子该有谁来抚养?抚养费用怎么算?这些都是离婚中常会遇到的问题。那么作为当事人,我们又该如何维护自己在婚姻中的合法权益,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李某和杨某于2005年登记结婚,两人相识仅有七个月,只是因为李某怀孕双方才登记结婚,因此两人感情基础并不稳定。婚后杨某整日游手好闲,两人的孩子也主要是李某的父母在照顾。在结婚之初,杨某没有固定工作,因为经常打牌,每月都要倒贴五、六千元,李某怀孕在家休息也未上班,家中支出主要是靠父母接济。李某曾先后在两家公司做驾驶员,月收入有两千,后还在宾馆和市办公厅做过服务员,也在公交巴士上做过售票员。虽然杨某工资收入比李某高,每月有将近三千元,但因为其中一千元是孩子的教育基金,剩下的都是杨某自己花销掉了,他常用来打麻将和斗地主,吸烟也要吸很好的烟,没钱了就刷信用卡,已经透支了将近十万元。家庭的日常开销,信用卡的还款都是李某在支付。杨某从来不关心孩子,也从不去看望李某父母,家务也从来不做,李某和杨某本就是因为孩子才结婚,两人之间婚姻基础薄弱,加上婚后交流越来越少,缺乏沟通,婚姻难以维持下去,因此李某诉至法院,希望可以离婚。另外,杨某有一套从其父亲那里继承来的房产,杨某有其中四分之一的份额,李某本想将其按夫妻共同财产处理,但由于经过调解,李某放弃对房屋产权份额的利益主张,对于孩子抚养费的确认,双方未达成共识,调解不成,因此法院主要对李某和杨某的孩子的抚养权及抚养费用进行了审理。法律解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在本...
说明: 导读:婚姻的开始总是伴随着幸福,但是当一段婚姻走到尽头,就不得不面对财产分割、抚养权纠纷这样残酷的现实。作为离婚的双方主体,总是想争得最大的利益,那么在离婚案件中,法律对于财产的分割又有着怎样的规定呢?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钱某和孙某是中专同学,两人于2005年登记结婚。女方孙某从结婚前至今一直无固定工作 ,婚前一直叫男方钱某购买新房作为结婚婚房,但由于男方没有能力购买新房,女方一直很介意。2005年3月,两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5月,在酒店举办了婚礼。由于孙某自从毕业以后就几乎不上班,所以所有结婚费用全部是男方及男方家长承担,婚后居住在男方父母以男方名义出资购买的房产A中。孙某在结婚后一直以身体不好为由几乎没有正常上班,家里就靠钱某一个人一千多元的工资支撑着。结婚后虽然未采取避孕措施,但是孙某一直没有怀孕。2007年孙某的父亲一直在出差,所以孙某提出回娘家居住,以便照顾母亲,并将房产A用于出租,租金每月三千元,都打入孙某的银行卡上,钱某和孙某从2007年起就一直在孙某娘家居住。2010年8月初,孙某被查出患白血病,经钱某托关系购买了格列卫药物。当时孙某刚刚通过试用期的单位组织了十万元左右的捐款,钱某父母也当即拿出了八万元为孙某治病,孙某父母为其投保的保险赔付十万元。钱某每周都坚持带孙某去看中医,为其调理身体,由于孙某在患病期间没有工作,医疗保险无法正常使用,至今所有检查治疗费用全部为钱某一人承担。2012年孙某为了了却自己的汽车梦提出来购买汽车,钱某虽然经济能力有限,但是考虑到孙某重病在身不易受刺激,就将父母所赠与的钱款及自身全部钱款都用于买车,且车主为孙某的名字。至今汽车的保养费用都是钱某在负担,因为钱某经济能力有限,在孙某病情得到控制,最终完全康复后,就提出将车卖出,但是孙某始终不肯答应。而且孙某在此期间多次催促钱某购买新房,钱某的父母见儿子为此事烦心,于是就将新...
说明: 导读:婚前个人出资购房、婚后父母出资购房,登记在夫妻名下,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 案情介绍:孙某与何某于2008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一女。两人因无感情基础,且已长期分居,期间何某怀疑孙某与其同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并调取了开房记录加以证明。孙某辩称开房是为了看展单位团委工作需要,也收集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书面材料来证明不存在妻子何某所述与同事有不正常男女关系。因此事,夫妻争吵不断,夫妻关系确已破裂,故起诉离婚。离婚协商中,在财产分割上未达成一致意见。主要财产情况:2007年孙某个人出资购得价值55万元的房屋A(现金35万元,贷款20万元),房产证上登记为孙某和何某夫妻两人(何某要求登记为产权人才答应结婚),婚后两人共同偿还贷款。2010年为了生育二胎,将房屋A以87万元的价格卖出,所得款项的17.1万元用于还贷,用剩余款项另购得价值215万元的房屋B(现金132.5万元,贷款82.5万元),登记在夫妻两人名下。其中,何某提出所生女儿姓何,何某母亲便补贴100万元用于购房。离婚分割财产时孙某主张房屋A为其个人婚前财产,何某不能基于房屋A获得权益。即孙某要求:1.返还首套房的首付35万元及其增值部分20万元,共计55万元;2.对房屋B进行分割,房屋B市值295万元,扣除未还贷款65万元,两人可均分得115万元;3.分割在何某名下的股票、基金和共同存款。何某主张:1.房屋A应按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购买房屋B时何某母亲拿出的100万元是夫妻双方向何母的借款,应以夫妻共同债务处理;3.夫妻两人已没有共同存款,均已用于家庭生活和孩子抚养。案件结果:  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协议:1.原告孙某与被告何某离婚;2.离婚后,房屋B归何某所有,原告孙某放弃房屋B内属于孙某的份额,被告何某一次性给付原告孙某房屋B折价款80万元。3.其他在双方个人处及几人名下...
说明: 导读:房屋拆迁,周某分得动迁安置房,不在被安置人之列的周某儿子能否入住安置房内?案情介绍:周某与另外四名家属原本住在上海市某路系争房屋内,后因该房屋拆迁,便被安置到了宝山区某小区内居住。周小系周某儿子,但并未一同被安排到宝山区某小区,但其于2001年2月26日将自己的户籍迁入该宝山区系争房屋内。现周小强行居住进周某及其家属的房屋内,给周某及其家属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于是周某诉至法院,以排除妨碍为由要求周小搬离自己的房屋。法律解读:本案中的系争房屋是承租公房,指由国家以及国有企业、事业单位投资兴建、销售的住宅,在住宅未出售之前,住宅的产权(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归国家所有。目前居民租用的公有住房,按房改政策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可售公有住房,一类是不可售公有住房。上述两类房均为使用权房。根据《城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住宅用房承租人在租赁期限内死亡的,其共同居住两年以上的家庭成员可以继续承租。因此,本案中作为原告的当事人周某及其他当事人也并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及时办理更名手续,因此在发生公租房的居住纠纷时不能依据公房的承租权来主张自己的权利。所以法院以此为由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合理合法的。相关法条:建设部《城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住宅用房承租人在租赁期限内死亡的,其共同居住两年以上的家庭成员可以继续承租。《上海市公有房屋租赁管理办法(试行)实施细则》第六条规定,承租人外迁或死亡,同住亲属申请过户,处理原则如下:  1.同住亲属与原承租人共同生活,并有本处常住户口,他处确无住房,要求合理的,一般可同意过户继续承租,由房管所核定,如同住亲属成员有多人的,必立具书面协议,确定过户户名后办理。
说明: 导读:以房屋买卖为担保的借款合同关系,到期后是否可以获得房屋的所有权,当事人之间的关于流押条款,我国法律是如何规定的呢?且看下文分解。案情介绍:原告张A及张B系父子状告被告杜某及其妻子金某及女儿杜C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2月15日经居间方签订房地产买卖协议,约定原告购买被告所有的上海市某区某房产,转让总价格为1148000.合同载明12月1日已付定金48000元,12月15日付1000000元,余款100000元在办理过户登记及水电煤等手续后付清。签约时,双方均明知该房系动迁安置新建房屋,存在限制交易期。同日,原告张A与被告杜某及其妻子金某另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合同载明被告向原告借款1048000元,借款利息为银行利息四倍,借款期限2013年12月15日至2015年12月5日,并约定被告杜某及其妻子金某若到期借款连本带利未还清,被告则把讼争房屋转让给原告张A。到期后,被告方一直隐匿不见,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杜某及其妻子金某及其女儿杜某恩继续履行与原告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协议,并协助原告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法律解读:本案涉及到原被告以房屋买卖为担保的借款合同关系,这也就涉及到流押条款禁止的规定。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六条对流押规定:“抵押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不得与抵押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转移为债权人所有。”违反了上述规定,导致抵押合同的部分无效,流押条款的无效不影响其他条款的效力。也违反了物权法定原则中内容法定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条规定:“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法律规定。”“不得”的时间,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前。也就是说,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后(进入抵押权实行期之后),双方当事人可以约定抵押财产归抵押权人。这种约定称为折价协议。再次,我国法律为什么禁止流押条款呢?一般认为,禁止流押条款,是为了防止债权人...
说明: 导读:遗产继承在有遗嘱的情况下按照遗嘱进行继承,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按照法定顺序继承遗产,遗嘱的真实性、合法性是最大的争议焦点,如何能确定一份遗嘱的效力,请看下面的案件。案情介绍:张某与王某系原配夫妻,婚后先后生育了六个子女,分别为张大姐、张二哥、张三哥、张四哥、张五哥、张六弟。张某于1981年1月5日去世,王某于1993年4月10日去世,张某过世后王某未再婚,张大姐于2003年6月5日去世,张五哥于2000年11月12日去世,被继承人张二哥于1958年于王女士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1963年10月11日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此后张二哥未再婚,也未收养、领养子女,张二哥于2013年9月3日死亡,张二哥的法定继承人是张二哥的兄弟姐妹。现由于张二哥已经去世,原告张小某表示愿意接受遗赠的意思,故诉至法院,请求确认遗赠效力,按照遗嘱将位于上海市闸北区某某路A室(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判原告所有,被告为张三哥、张四哥和张六弟,被告张四哥是原告张小某的父亲。原告出示张二哥于2012年6月15日在系争房屋所立自书遗嘱,见证人徐某是原告张小某的邻居,见证人章某是张二哥的邻居。被继承人没有其他遗嘱,该遗嘱也只有一份,立遗嘱时见证人在场。被告张三哥与张四哥表示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张六弟则认为遗嘱的字迹与张二哥的字迹相近,但是张二哥的签名和前面有点不同,同时在张二哥生前也没有表示过要立遗嘱,因此对遗嘱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但是相反的证据证明该遗嘱不是张二哥写的。法律解读:遗产是公民死亡后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或者遗赠办理。被继承人张二哥于2012年6月15日所立的遗嘱,由张二哥自书并签名、署期,有原告提供的遗嘱原件,并有案外人徐某及章某的证言印证,被告虽对遗嘱的效力不认可,但是不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反驳,因此遗嘱的真实性确定,同时遗嘱形式符合...
说明: 导读:日常生活中,你有没有碰见过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签”了一份合同?有没有因为这份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合同被坑了一大笔钱财或者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本篇文章就来告诉你如何在“被签”合同的情况下,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案情介绍:贾二系贾大、谢某的儿子,诉争房屋系公有住房,贾二,贾大、谢某及贾二女儿贾三四人的户口均在诉争房屋且贾二四人长期居住在内。2003年8月23日,贾大在贾二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伪造贾二签名的手段,出具了一份《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并凭借该《协议书》欺骗不知事实真相的上海市某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并与其签订了一份《公有住房出售合同》。该合同确定的产权人仅有贾大一人。2013年7月14日,贾大又将谢某列为了诉争房产的共有人,并办理了配偶间产权变更登记。对此,贾二均不知悉,直至2014年1月,贾大、谢某以排除妨害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贾二搬离诉争房屋时,贾二才得知诉争房屋已由贾大购得。现贾二因贾大伪造其签名,与不知情的上海市某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签订《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从而骗取本应由贾二所有的房屋产权份额的行为,严重侵害了贾二的合法权益,给贾二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贾二诉至法院,维护自己的权利。法律解读:本案中贾大、谢某以排除妨害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贾二搬离诉争房屋,那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妨害排除?它的构成要件是什么?根据《物权法》35条规定,“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其构成要件主要有以下几点:1、存在妨碍他人民事权益的状态。排除妨碍的主要构成要件是存在妨碍他人行使民事权利或者享有民事权益的状态。2、妨碍状态具有不正当性:妨碍状态具有不正当性是指没有法律根据,没有合同约定,缺乏合理性。本案中,贾二与贾大、谢某及其女儿长期居住在诉争房屋内,并不存在妨碍贾大、谢某行使民事权利,享有民事...
说明: 导读:李某有四个子女甲、乙、丙、丁,名下有一套房产。李某去世后,按道理来说,四个子女应当为继承权人,房屋应为四人共同共有。然而甲乙丙却发现房屋的权利人已经变更为丁,三人寻至丁理论时,发现丁有李某与其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与李某的一份遗嘱……真相究竟是何,且看本文解读。案情介绍:2006年2月1日李某与上海某集团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由李某购买系争房屋的产权,2006年2月26日,李某经核准登记为房屋的权利人。甲乙丙丁四人系李某的子女,李某于2007年4月过世。2009年甲乙丙发现房屋的权利人已经变更为丁,于是三人将丁告到法院,称四人都为房屋的权利人,而非丁一人。然而丁在庭审中却拿出了一份遗嘱,一份《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以及一份《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申请书》,该买卖该合同的卖方为李某,买方为丁;登记申请书上的受让人为丁,转让人为李某,签字的日期都为2008年3月2日。案件结果:法院经过审理后判决如下:一、李某与丁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不成立;二、丁应于判决生效后30内将房屋的权利人变更为甲乙丙丁四人;三、诉讼费用由丁承担。法律解读:在本案中,存在两个房屋买卖合同,前面一个是李某和上海某集团的买卖合同,这个合同是有效的,毋庸置疑。此时涉讼房屋的权利人开始变更为李某。然而在李某和丁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否成立存在质疑。在庭审的过程中被告丁拿出一份遗嘱,遗嘱的内容为李某明确表示在自己百年以后房屋的继承权归丁所有。然而该遗嘱是打印的,并没有李某的签字或手印,子女的签名处也只有丁一个人的签字。所以遗嘱是无效的。而关于买卖合同的问题,合同法规定当事人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字或者盖章合同才能成立,而本案中李某和丁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以及《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申请书》上显示的签订时间为2008年3月2日,此时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李某已经去世,显然是不能签订合同的,虽然丁在庭审中抗...
说明: 导言:每个人都要有步入衰老的一天,而中国人更是秉信落叶归根这一传统观念。那么假如有一天,你从奋斗多年的岗位上退休,准备回老家的房屋安享晚年,却发现老屋被你的亲人以你本人的名义卖掉了,那么这个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呢?案情介绍:张某与妻子黄某婚后在A村依法取得宅基地。此后,张某于1985年因经营所需到B地经营谋生,以上房产一直空闲,期间张某从其岳父母处得知该空闲房产已出租于李某使用。2010年张某返乡养老,要求李某搬离该处房产。1994年张某的岳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上盖有张某的印章,并经所在村委同意。李某遂主张该一房产地已转让为其所有。黄某虽知自己父亲将房产转让给李某这一事实却一直未向张某说明。张某于其父亲2009年病逝送丧时才知房屋已卖掉。张某遂以从未签署或委托他人签署该《契约》为由否定其真实性,认为自己1990年从A村离开后至岳父死后出葬期间从未回过A村,且买卖契约上张某的印章与本人所持印章不一致,且房屋买卖契约签订时李某尚有宅基地,不能买卖他人的宅基地。双方各执己见,协商未果,遂诉至法院。张某要求李某立即排除妨碍,迁出系争房屋;在庭审中,张某增加诉讼请求,要求确认张某岳父与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无效。法律解读:本案争议的焦点系张某与李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张某称妻子一直未对自己讲起房屋买卖一事,直至事发时方才知道。但即使由张某岳父签订涉案协议,作为张某的岳父,持有张某的印章,并以张某的名义与李某签订协议,张某岳父虽未向李某出示委托手续,但其与张某的特殊身份关系,按照一般人的社会经验,足以使作为交易相对人的李某作出张某岳父具有代理权的判断。此外,协议签订的过程中,双方邀请了张某、李某所在地村民委员会书记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盖双方村民委员会的公章,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涉案协议的签订及履行过程中,李某已尽合理注意义务,有理由相信张...
说明: 导读:孙甲不幸去世,生前留有一笔财产,但并未立遗嘱。作为唯一的子女孙乙,由于荒唐继母的阻挠,不仅无法尽孝,而且自身的继承权也受到侵害。弱女子孙乙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看下文解读。案情介绍:孙乙系孙甲(2014年10月10死亡)与前妻所生之女,孙甲与黄某(孙乙的继母)系再婚夫妻,二人未育有子女。孙甲的父亲于1996年死亡,母亲于1999年死亡。故孙甲的法定继承人为孙乙与黄某。孙甲离世前的财产情况如下:上海市某路A室房屋一套,钱款人民币24万元,丧葬补助金3万元,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余额人民币9万元,企业年金个人账户余额88000元,职工补医待遇金额人民币8000元,公积金个人账户余额人民币21000元。另,据女儿孙乙陈述,其与父亲孙甲的关系非常好,孙甲生前一直与一个遗愿,要求女儿的户口能迁入上海市某路A室,但遭到继母的极力反对,孙甲只得与黄某协调,共同承诺买车给女儿并且在其结婚时给予20万元的补偿。继母黄某在与孙甲共同生活期间,并未尽到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黄某没有任何收入,每月的社保金额都是父亲孙甲代付。但黄某却整日与孙甲争吵不休。孙甲患有脑梗,单位考虑到其具体情况,再三要求其回家静养,而黄某知道后大脑孙甲的办公室,要求其继续上班,只是为了不扣除每个月300元的收入。孙甲无奈只得带着重病缠身的身体坚持上班。孙甲不进得不到家庭的温暖,而且终日郁郁寡欢,导致最后一次脑中风加心肌梗塞,不幸离世。黄某在孙某生前不仅对其苛刻,去世后的行为更不像一个正常妻子的所为。孙某去世后办事,所有的一切事宜黄某都不允许任何人参加,包括女儿孙乙,将亲朋好友及单位的礼金都强揽腰中,甚至不让孙乙捧父亲的遗像。不仅如此,黄某虽控制着孙甲的所有财产,但连孙甲的坟墓费用都不愿意出。种种行为让作为女儿的孙乙无法忍受,遂将继母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法律解读:本案系财产继承纠纷,争议的焦点在于孙...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