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和新闻
关于证人:嘴有两种功能,一个是吃、啃、咬就是咀嚼,其功能用于动物对食物中的营养摄取得以维系生命的延续。还有一种功能就是信息的传递。人与其他动物之间的区别在于人有健全的思维,其他动物则没有,人创造了文字,将动物的嗷嗷叫进化成语言功能。当人心向善的时候,人传递的内容是正能量的信息;当人心为恶时,其发出的声音都是恶毒的内容,都是伤害别人的思想。但要仔细辨别某个人说的话是好话还是坏话、是真话还是假话、是人话还是鬼话,那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我们有句俗话,听其言观其行,也就是我们一般性不太会去听某人的表白,而是看其行动。所以双方在法院打官司,一个成熟的法官,因为现在的官司着实多,人与人之间因为感情的丢失太多一旦感情受损,动辄就是官司,所以现在法官也着实压力很大。是没有那么多优雅的时间和精力去辨别,所以法官对攻守双方的证人证言一般性不会轻易的去相信。双方支战队员作为证人,在法庭上手舞足蹈或胡说八道演讲的时候,法官对一切行动都是心知肚明。谁知道哪个人说的是真的,哪个人说的是假的。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句话有着深厚的生活哲理,要知道后面的战斗更加残酷。初战的胜利还是给张秀英的心理上带来了力量,也给王芳造成了心理阴影,后面会说到这一点,但让我们感到惊奇的是张秀英居然可以下床了,张秀英深萻机会对任何人都是均等的,机会不会欺负任何人,只要这个人努力聪明,勤于思考,不懒惰,而且机会往往是爱更努力更勤奋的人,张秀英想的太多了,张秀英把这个人生哲理用到了每个人的身上了,张秀英知道这个关于她的机会已经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了,她将尽全力带领她的部队进入决战战场,你看张秀英居然还能出门走动了,她带领的女儿女婿亲临我律师事务所,这是何等的让我感到惊讶!这个行动说明了什么呢?她的行为语言又能告诉我什么呢?我一时不能解释。
我们首先不去武断下辩论,他的话是真是假,地府里的讲话我们听不见,除非他托梦给奶奶、继子继孙女。我们首先分析一下2006年15平方米的房子动拆迁款是10.8万这个数字,在2016年,对价多少呢?根据物价上涨的比率浙江路9平方米的房子,2016年动拆迁价为180万,然后奶奶占有6成,也就是奶奶可以从中拿到150万左右,双方分割明显是倒挂,这种分配结果继子们会答应吗?我们认为继子们不会轻易答应吧,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并有落地的话。那双方应该有一场生死决斗,双方难道没有留下任何战斗的痕迹吗?其二,我们今天不能用现在的物价指数的标准去衡量10年前的物价指数,6万元现在看上去可能很小,在当时确实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以现在物价对比,奶奶当时拿到的动拆迁款应该是150万,双方给付全款,是不是太麻烦、太显眼、太不安全了吧。150万用麻袋盛放现金,70多岁的张秀英怎么背?背的动吗?拿得了吗?1万元为1块纸砖有150块,以10万元为一捆就有15捆,150块砖要用什么样的容器装,要用十只麻袋装现钞!即便张秀英背得动拿得了,为何不去银行方便安全?为何要那么繁琐?即便是现金给付,为何又不让张秀英写收据呢?“今收到继子老二动拆迁款150万”的字据呢,如此巨款的动拆迁款难道双方不订立分割协议吗?老二临死前做的证据可靠吗?让我们学一下福尔摩斯分析一下案情吧,假设真有其事,那奶奶拿了150万重量巨款,说明继子老二办事大气豪爽。继子未让继母(奶奶)写收据继子未让继母(奶奶)订立动拆迁款分割协议的做法,给旁观者感觉双方异常和气,拥抱、亲吻额头、两眼泪汪汪,激动场面让旁观者看了泪奔。根据双方子女和老太的仇恨的历史记录看。这个证词合理吗?可能吗?会存在吗?再假设上面激动人心的场面就确实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过那能说明什么呢?那难道说明双方历史上关系和睦,尊老爱幼,一团和气,相敬如宾,团结进取?反正这个世界上全部的褒义词都用上,既然双方这么和好,那么还会存在,今天双方连打5场官司,争吵将如此激烈而面红耳赤,双方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拼抢180万只动拆迁钱款,双方如此打的,遍体鳞伤,尸横遍野,如此惨状还会出现吗?有这个基础吗?纵观双方历史双方是好的基础还是恶的基础?福尔摩斯们怎么去分析,读者朋友们怎么去分析?(未完待续...)
《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规定: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共同居住人,是指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不要认为曾享受过动拆迁利益,就不可以享受第二次动拆迁利益。公房承租人享受过动拆迁分配,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也是有权利再拿一次或者多次动拆迁款。这种情况公房共同居住人要引起注意,公房承租人也不能过于乐观。王芳前四场官司想将张秀英承租人身份消失掉,其实不乏这方面的考虑,可谓其战略眼光远大,战斗水平高超,如果那个战略目标达到了,那张秀英将被彻底打入地府,张秀英就不能够享受两次动拆迁款了。第5场官司是双方决战,这场决战将决定双方“机会”的最终归宿,往往会因为一点疏忽或遗漏,可能导致全盘皆输。嗯,有必要将她们全部的战器陈列一下,一一点数看看有没有缺少或者遗漏。还记得继子老二在见其父亲去之前,临出门时写的一份证词吗?让我们请他的灵魂从墓穴里飘出来,先让他读一下他的黑话吧。然后再让他回去躺下吧。他是这样读的,“武进路的房屋承租人是我,房屋建筑面积是15个平方,动迁货币补偿款总额为10.8万元,政府核定同住人为五人。经张秀英向我讨要说她户口在内,她也是同住人,她有权分得这笔动拆迁款。还说她要求不高,还坚持要求现金人民币6万元整作为货币安置补偿款,我认为她不值这个价,但也没有办法,我也只得同意拿现金给她。”好,讲完了,回去吧,躺在你父亲旁边,问一下他老人家,你讲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人话还是鬼话?(未完待续...)
120页次12/12首页上一页...  3456789101112下一页末页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