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和新闻
儿子与父亲的动拆迁房、动拆迁款、房屋征收纠纷。财产--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伯舅,姨婶、夫妻等等人间百态。在黄金白银前,形态各异。每个人在江湖里沉浮、逶迤。优美和丑陋、豪情和颓唐、贪婪和知足、疯狂和沉稳、欺诈和友善。这声“爸爸”称呼是一种呼唤,是儿子未成年时对其父亲的乞唤;是儿子对父亲的依托之唤,由于陈星母亲的过早的离世,离他与他姐姐和妹妹而去,只有爸爸孤独的身影伴随着他们,他们那个时候还小,还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所以内心自然由生一种恐惧感、忧虑感。因为他的爸爸只是他唯一的依靠,只有爸爸是他们领地里的守护者,养护着,也是他们食物来源的供应者,一旦他爸爸离他而去,他就没有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可能,所以这种恐惧油然从自己身体里发展,表现在他的行为语言里,所以那个时候他叫陈银祥为爸爸。与其他父母双全家庭的爸爸的感觉是全然不同的。他怕万一他爸爸找一个没有他母亲身上特有的气味和体温的,一个陌生女人进家门的时候,可能他的领地就被外族所侵占,这对他是绝对没有安全的,那个新加入的没有熟悉气味的,没有熟悉体温的女人进了自己家这个领地以后,会对他将会产生怎样的状况,生活状况将会产生怎样的改变?这带有陌生的恐惧的彷徨的看不到前途的生活对他来讲自然是可怕的,所以他自然的会伴随着他的爸爸,自觉的守护着自己的领地,但那个时候他还小他还弱,他还没有能力独立守护,所以他只有伴随着他的爸爸的身边不离左右,不脱半步时刻要紧随着爸爸,他那个时候叫他父亲总是拖着长音,不是短促而后总是拖带着余音,尽可能的在空中回荡的长些长些再长些。(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儿子与父亲的动拆迁房、动拆迁款、房屋征收纠纷。财产--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伯舅,姨婶、夫妻等等人间百态。在黄金白银前,形态各异。每个人在江湖里沉浮、逶迤。优美和丑陋、豪情和颓唐、贪婪和知足、疯狂和沉稳、欺诈和友善。老陈也会随之低声的“嗯“半秒都不到的回应一下,算作是父子之间的见面招呼。这个半秒的招呼是血与血的招呼;是血脉传承的招呼;是心灵的照顾;是父子情感的呼应。这个招呼是儿子内心天然对父亲的呼唤,也是儿子每天例行公事必须要做的招呼;这个半秒,没有任何“做作”之感夹杂在里边。也是儿子自从出娘胎第一声叫”爸爸”,到自己讨了老婆,在老婆面前叫”爸”;在自己儿子面前叫”爸”,是他对他爸爸的感情永远不会改变的感情流露。因为他永远是他的儿子。唯一有变化的情感是,儿子没有讨老婆前,是儿子依恋父亲的一种情感的独一的专一的排他的情感,他是对他父亲怀着无限的眷恋、无尽的依托,没有父亲就没有他,母亲的早死,父亲是他唯一的依靠的一种生死的情感的反应。很小的时候也就是大女儿陈莲娣14岁,儿子陈星13岁,小妹陈莲妹8岁的时候,当父亲因故晚回家了,家里只有兄妹三个人的时候,兄妹三人会油然而生一种恐惧,会不自觉的身体颤抖。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即便屋内开着灯,而且兄妹三人会将屋内的全部可以照亮的工具都打开的时候,仍然会感觉到一种无形的恐惧。兄妹三人即便团团围坐在家,但仍感到恐惧,当屋外有突然的响动,会触发出一阵惊恐。儿子虽然会表现出男子汉的气质来,但”外强中干”,心里也是瑟瑟发抖,希望爸爸早点回来。因为他们害怕母亲的冤魂会出现。当陈星结婚以后,在妻子面前叫爸,是一种情感留恋的反应,是一种怜惜的情感,他身体的一半已经被另一半占据了,他的身体也随着与另一个生活而被迫与他们父亲有了距离。(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儿子与父亲的动拆迁房、动拆迁款、房屋征收纠纷 财产--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伯舅,姨婶、夫妻等等人间百态。在黄金白银前,形态各异。每个人在江湖里沉浮、逶迤。优美和丑陋、豪情和颓唐、贪婪和知足、疯狂和沉稳、欺诈和友善。俗话说长子为父,长女为母,就是这个道理。老大也会谦让其下弟妹,老大家庭权威仅仅就是在家庭中做一个可以发话的人,但有时候并不能做决定决策的人。仅仅是家庭会议召集者,但没有抉择权,父母健在这个权利还在父母操控着。老大担当的义务多,利益相对少,因为父母去世留有遗产,还得多个儿子共同分配继承,也就是以前常说的“分家”。这是中国人农业文明的特产,与西欧民族长子继承先后不同,他们父母财产大多数归长子继承。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就是这个道理。父母辛苦积累的钱房都被分散掉了。陈银祥也没有脱离中国人自然繁衍的自然规律。就这样几十年的光阴逝去了。之前帮助父母,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弟弟妹妹之后各自成家立业,离开家庭以后,他还供养着父母,同时他也再娶妻生子,养了一子二女,当父母们仙逝,两个女儿嫁出去了。他自己也老了。这房子他带着儿子生活,儿子长大了,讨了老婆,媳妇生了孙子,他也随着儿子生活了。他也老了,也准备在这间房子里一天一天的过。过一天是一天。准备着直到最后一天,再投入他父母的怀抱里,重新寻找机会投胎转世。陈银祥就这样做好了过一天是一天的准备。    当陈银祥回到家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不会轻手捏脚地进屋了,因为这个时候儿子媳妇也已经起床了,他知道,他回家用钥匙插进锁孔时。 钥匙排齿与锁孔弹子的摩擦会碰出声音,不会惊动他们了,门打开的时候门的铰链“滋溜“声的也不会吵到他们了,因为他们已经起床了,所以这个时候该是回家的时候了,当他推房门进入自己的祖宅的时候,看到儿子,儿子会轻声的很短促的叫“爸”一声。(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