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情愁——孙女与奶奶争夺动拆迁款(三十一)

日期: 2020-04-03
浏览次数: 39

让我们将镜头拉回来,还是拉进法庭里边吧。刚才的法庭休息时间已过,重新进入法庭。轮椅上,奶奶说Ta从未在我这个房子里住过。注意奶奶说的是Ta——“从来没有”之词。王芳说我自小就住在这个房子里,与奶奶一同住过。奶奶嘴角奸笑、不屑一顾、目不斜视看着法官;孙女一脸认真,沉着冷静、表情严肃。白净的手臂有时在法庭席上优雅的挥动着,有时双臂交叉重叠按压在座位席上,语言不快不慢。

张秀英没有那么深奥的学文,也不会用“Ta'“它”的区别,张秀英跟我读的是'ta'音,用的不是“这个丫头”。我暂且用“Ta'来标号孙女在奶奶心目当中的尺寸吧,因为奶奶尚未用这个死丫头在我面前叫“Ta'。人将老至,可能对死字有忌惮,花花世界灿烂纷呈、太多诱惑、太多精彩,太多留恋、人老可能惜用此词。但张秀英心目中的到底已对孙女落实到怎样的情感,只可惜当时我未在此这个方面深入的探究。只是我对本次故事的一个小的遗憾。能不能请朋友们给予分析剖析解答。当时我太专注于她由女儿女婿陪同亲自来律师事务所为何事正在疑惑着。

奶奶抢到这个钱能够干啥用呢?80多岁了周游世界腿脚不灵;大鱼大肉肠胃功能不全、拿着现金当枕头,硬邦邦头颈压不住;抱着现金睡觉提心吊胆;这么多钱老太能用得了多少呢?这些都是问号?唯一的去向,只有给的亲生女儿。一句话,自己用不到、自己也用不完了。

孙女抢到这个钱干啥用呢?腿脚灵活,可以周游世界;可以大鱼大肉可以豪吃海喝;可以买豪车;可以买高档衣服;为了养大屋。

双方谁都不愿意给对方享受人间的美事。

奶奶为了养女儿,孙女为了养荣耀。是不是太累了?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