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和新闻
然后她的爸爸起身拉开房门,什么也没有带,只带着换洗衣物以及脸上愤恨的表情,重重的反手关上大门。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上,他永远的消失在屋外,黑色的夜幕当中。此后许多个日子,她就再也没有看到他回来,她们就这样母女两个人在那间屋子里生活。从此,那间屋子出奇的安静。没有了争吵;没有了碗在空中飞翔;也没有了搪瓷砂锅砸在厨门上、摔在地板上,锅里的汤呕吐的场景。这样的安静,她有的时候并不希望这样。她有时候还在内心希望哪一天能重演锅碗瓢盆在空中飞舞的场面。虽然这种场面会让她幼小的心灵颤抖,但她能看到她的爸爸,因为她好长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的爸爸了。家里的电器坏了;家里的哪个重物需要搬动一下了。电器坏了,也只能让它坏下去了。而她的家就少了一样可以为她带来生活便利的物件。某一样重物需要搬动,如果不搬动,这会影响到她的生活,以前都是她的爸爸去做的,现在没有人去搬动了。她只能绕道而行了,她原来还不习惯,但慢慢的也逐渐的适应了。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忘不了她的爸爸,她多么想看到她的爸爸。(未完待续。。。)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讲;对他亲生女儿来讲,都是最悲的。这个悲伤的灵魂随着他的肉体入土。有谁能相信人死了灵魂还在,即便灵魂还在,那只是在空中飘荡,它无法与活人交流。活着的人,谁也不得知。但是那活着的人呢,她将是怎样想的呢。在她心灵深处,又是怎么涌动的呢?她还活着,她还有思想,她还会有语言表达能力,她还会有情感的外表的流露,她看到她的父亲在离开人世的前夕,立下字据将自己名下的房产片瓦不留给她,她将是怎么个感觉。她是他的血脉传承。她当年在襁褓的时候,他没有缺少对她的爱。他不会隐藏对她喜爱的外在表情。她在幼年的时候也得到他的极致的爱护。但她又看到了她的“他”与她的“她”怎么样的争吵、殴打、家具的被摔以及她幼年时在旁看到她的“他”和“她”的争斗。父母彼此的冷战和哭闹。她幼年时是那么的无助,她每当身临其境,那种声嘶力竭的女人的哭喊声和男人的咆哮声,在她的那间小屋子里,回响包围着的她的全身,她只有站在那边颤抖着,弱小的身子,眼泪肆流。恐惧地看着碗筷,从这边飞到那边。玻璃杯、瓷盘在空中飞快的划过,砸到墙上被撞得粉碎,飞溅的碎块掉落在地板上;那边的锅子又从那边翻滚着,像航空的炸弹一样,一下子飞向这边,砸在大橱衣柜上,虽然没有砸的粉碎,却将衣橱砸出一个大大的凹坑,然后那个铁锅又重重的跌落在地板上,敞开那张大口,从那大口里不断地呕吐出油滋滋的汤出来,污染着地板。这样的场景留在了她幼小的心灵深处,随着她的年龄数的增加,不断的陷入到她的内心深处。(未完待续。。。)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就好比一个罪犯杀了一个无辜的人,这个罪犯肯定要被判刑的,而且也会得到社会公众一致唾弃,都认为这个罪犯一定是罪有应得的。但是这个罪犯的至亲却是截然不希望他被处死的,而且这个人的至亲内心不会去同情那个无辜的被害人,虽然那个被害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但罪犯的至亲仍然不会希望罪犯以命偿命。在社会上去评判这对夫妻家庭解散的责任归咎于谁,则不能以其至亲的身份去看和评判,只能以社会公众的眼光去评判。只可惜,无论人们怎么去做出“科学”的评判,认定谁对谁错;谁无辜;谁有责。真正的事实除了这对夫妻,其他人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即便将解散的责任归咎于女方的话,那又怎么样呢?他难道还能复活吗,他难道还能站起来吗?那是不可能的。他在逝去之前立下遗嘱,要将自己名下的全部财产,当然也只有那半套房子中属于他的部分,全部归由他的外甥继承。这个男的,临去世之前,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可观的财产,只剩下那半间房产,他认为这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最值钱的东西,他要将这最有价值的东西留给他最亲近的人。那个最亲近的人是她姐姐的儿子,也就是外甥。他情愿要将他认为最值钱的东西,宁愿给外甥,他也不愿意给,姓他本姓的人,而那个姓他本姓的人,是他的女儿,是他的亲生女儿。女儿是随他的姓氏,流淌着他的血脉,承着他身上的基因。但是他宁愿舍弃,也不愿意把他留在这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给他的女儿。(未完待续。。。)该文章为原创。读者阅读后,就此可能产生的共鸣和感想,可以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电话:021-66600017微信号:13501605043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陈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